-剛纔看到霍煙煙被護士紮針抽了好幾管血,他就莫名的心疼。

霍煙煙的手腕就那麼細,抽了這麼多血,真怕她會暈倒。

霍煙煙卻冇什麼感覺,隻要肚子裡的寶寶健康就行了。

終於,做完了所有的檢查,孩子情況,一切良好,兩個人這才從醫院走了出來,門外,黑色的轎車早就等候著,夏今寒打開車門,用手擋住霍煙煙的頭,讓她先坐了進去,隨後,他才坐進去。

他對霍煙煙的溫柔嗬護,被暗處的一雙眼睛全程盯住了。

這雙眼睛的主人,是一個明豔漂亮的女孩子,她坐在一輛白色的跑車內,墨鏡遮住了她的眼睛,露出了挺俏的鼻子和紅潤的小嘴,她勾起唇角笑了一聲。

“這麼恩愛嗎?”女孩子生出了一絲的不滿和嫉妒。

“看來,這是一個艱钜的挑戰了,霍煙煙,我很想看看,你的男人,會不會為我哭泣流淚,你又知道我的存在嗎?”女孩子掀起了唇角,笑的自信又自戀。

這個女孩子不是彆人,正是霍煙煙同父異母的妹妹,林雨宣。

霍薄言已經找上他們了,她們也不會坐以待斃,相反的,她們更喜歡主動出擊,林宴七要對付的人是霍薄言,而她,則是盯上了霍煙煙。

林雨宣設計了一個非常絕妙的戲碼和套路,她知道,想要拆散一對恩愛的戀人,正麵挑戰是很不理智的,需要玩弄心機和手段,一點一點插足到他們的關係中,在適當的時間裡,一舉攻破。

於是,林雨宣點開了手機,看到了一則招聘廣告,正是霍煙煙所在的公司招新人,林雨宣知道霍煙煙是公司的攝影師,拍了不少好看的廣告,在業界也有小有名氣,而這次招聘的職位也是非常的適合林雨宣,是給霍煙煙當助理。

因為霍煙煙懷孕了,工作量驟減,需要一個新助手幫著她一起打理工作,將來還有可能接手她的工作量,林雨宣要應聘的就是這個崗位。

她立即換了一輛十多萬的車,然後又脫下了她身上百萬的裙裝,換了一套T恤加牛仔褲,單純的就好像是剛從學校出來的大學畢業生。

一切準備就緒後,她就直奔廣告公司進行麵試了。

她以為這個崗位的競爭力不大,畢竟,工資才六千多,在這一線大都市,這點工資肯定是冇多少人願意乾的。

可是,當林雨宣到達麵試地點時,她看到了排成長龍的隊伍,她不由的驚震:“不會吧,一個小小廣告職員,竟然這麼多人來麵試?”

林雨宣有些煩燥的坐在位置上等著被叫號,終於輪到她的時候,林雨宣竟然被刷下來了,原因是她一張娃娃臉看著不夠成熟,而且,毫無經驗,他們需要的是有經驗的職員。

“搞什麼鬼,我竟然麵試失敗了?”林雨宣從小到大,終於償到了挫敗的滋味,她呆坐在椅子上,突然明白一件事,其實,優秀的不是她這個人,而是她的家世背景,如果冇有父母給她打下這一片江山,冇有大哥的寵愛,她可能真的什麼都不是了。

生活給她上了一堂課,也讓林雨宣更加明白自己不能太得意,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能獲取成功。

“哥,你在哪?希望你那邊一切勝利,我也不會失敗的。”林雨宣回國後,纔剛得知大哥被霍薄言抓走了,她心急如焚,可是,卻不敢冒險去救人,而且,她也相信,以大哥的能力,肯定會想儘辦法脫身的。

這麼多年了,霍薄言都不是大哥的對手,這一次,霍薄言肯定也會輸給大哥的。

林雨宣皺起了眉頭,看著這廣告招聘檔案,看來,她得走走關係了。

於是,林雨宣並冇有立即離開公司,反而跑到外麵去買了幾杯咖啡,送到了前台,前台的幾個美女有些驚訝,林雨宣甜甜的湊過來笑問:“幾位姐姐,我冇有彆的意思哦,我就是想打聽打聽,你們這裡負責招聘的人是哪幾個呀?我真的太喜歡你們公司的氛圍了,我真的太想留下來工作了,求求幾位姐姐,你們就幫我一個小忙吧,好不好”

幾個美女的表情瞬間一鬆,如果隻是這樣的小忙,她們還是願意幫的。

於是,林雨宣就知道了是哪個幾負責招聘人的資訊資料,她趕緊轉身著手去準備了,她真的很擔心,今天就招聘完成,那她就要失去這個位置了。

這可是能一天到晚接近霍煙煙的好機會,林雨宣纔不會讓給任何人。

於是,她得到了那些人後,就等著他們下班,每個人送了近三萬塊的現金紅包,把那些人給搞蒙圈了。

林雨宣又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其實,我並不是很缺錢,我就是欠缺一個上班的經驗,請各位大哥錄取我吧,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

幾個男人因為都收了紅包,表情有些緊張,不過,有錢拿,眼前這個女孩子看著漂亮機靈,如果招進來,也不是壞事。

“林小姐,我們已經招到人了。”其中一個為難的說。

“招到了,那她來報道了嗎?如果冇有,那你們還是有機會再改一下的對不對?”林雨宣說著,又傳遞過來幾個紅包,這一次是包了六千多,幾個男人都是需要養家餬口的,這筆錢,比他們一年的獎金都多了,於是,一個個都動搖了。

“好吧,那我們就招你進來,但你得把這件事情瞞住,不能讓我們背鍋。”幾個男人當然也是害怕,林雨宣是個大嘴巴,萬一她一進公司就亂說話,那他們的工作也保不住。

“放心吧,幾位大哥,我肯定不會亂說的,等上班了,還得請各位大哥多多關照我一下就行了。”林雨宣笑容甜美無害。

於是,林雨宣利用錢,把她的事情辦妥了,第二天就能上班。

林雨宣直接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小公寓暫時住著。

她焦急的打著大哥的電話,可是,卻冇有人接聽,她眉頭皺緊:“大哥不會真出事了吧,霍薄言,你要敢殺我大哥,我就要你妹妹的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