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父聽了妻子的一番話,越發覺的霍薄言有點不知好歹了。

“我還會再聯絡他的,放心,一定讓宴七的衛星升空。”霍父還是挺驕傲的,他和林英在他結婚前就有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僅比霍薄言大了三個月,當年兩個女人同時為他懷孕,生下了兩個兒子,而林英卻甘願獨自帶著兒子離開,他也被迫娶了霍薄言的母親為妻,後來,他知道另一個兒子的存在時,他真的很心疼林英,於是,他向她保證,一定會給她和兒子一個家的。

可老爺子知道後,拿公司的權位威脅他不準離婚,於是,這婚姻一拖,就拖了十多年,這其間,妻子又設計跟他生下了第二個女兒,林英帶著兒子悲傷出國,在這其中,她也再一次懷孕,成功為霍父生下了一個女兒,這個女兒也隻是比霍煙煙小一歲左右,霍父眼看著兩個女人都被自己拖累,他心狠,直接就放棄了霍氏集團的繼承權,死也要跟前妻離婚,娶他心愛的女人,給她一個完整的家。

冇想到,前妻得知他要離婚再娶,就設計了一場殺局。

霍父早就看出她心懷怨恨,早做了防備,在海上,設局者慘遇反殺,霍父也趁機假死和林英出國生活去了。

“老公,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小時候,宴七跟著我,真的吃了不少的苦,我們母子捱了多少人的白眼,才盼來我們一家團聚,老公,我們不能再讓宴七失望了。”林英說著說著,眼淚就掉落下來,委屈之極。

“對不起,小英,是我冇有及時陪在你們身邊,纔會讓你們母子受那些委屈,我不會讓宴七失望的。”霍父一看到妻子掉眼淚,就又想到以前對不住她的那些事情,加備的心疼了起來。

林英點點頭,難受道:“好,宴七一直很開心有你這個父親,我們一定要給他足夠的愛和安全感,他現在也成為一個優秀的孩子了,他一定會讓你驕傲的。”

“我知道。”霍父又何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事業發展的更好呢?

國際機場,黑色的轎車,停在一架灰色龐大的飛機旁邊。

霍薄言冷著俊臉下了車,登上了飛機。

這一趟旅行,讓他的心更寒了,血液更冷了。

灰色的飛機,快速的升空。

霍薄言緊捏著拳頭,以後,他更加清楚,誰纔是他重要的家人,而他,一定不會像父親一樣,傷害自己的孩子。

在霍薄言出國的時間段時,葉熙也終於等來了一個電話。

“你不是想見陸澤寧嗎?下午三點,你到皇門國際會所來找我吧。”一道冰冷的女聲傳來。

葉熙立即應道:“好的,我準時過來,希望你能讓陸大哥也過來跟我見上一麵。”

“他會來的。”女人說完,陰側側的笑了兩聲:“聽你的聲音,你就一定是個美人,說不定能賣一個好價錢。”

葉熙淡淡自嘲:“可能要令你失望了,我隻有心靈美,容貌很一般。”

“你很幽默,希望我們見麵後,你還這麼能說會道。”女人懶洋洋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葉熙俏臉繃緊,她下午又要請假了。

她在家裡,打開了自己的包,開始準備下午見麵的事情了,葉熙把有用的東西一件一件往裡裝,又在自己的身上弄了一些名堂,她故意在自己的臉上貼了一些疤痕,古書拓本上,還有幾頁是教人易容術的內容,雖然這是古代的手法,但借用現代的技術,葉熙也撐握的更加成熟了,她之前就用過易容術躲避惡人的追殺,這一次,她更是有把握,讓自己逃過一劫。

葉熙對著鏡子就開始易容了,不一會兒,她就好似變了一個人,本來很美的一張臉,有了傷疤,而且,麵部也做了調整,就顯的冇有那麼漂亮了,甚至,很普通的一張臉,眼瞼下垂,顯的眼睛也失了神彩,透著三角眼凶狠的光芒。

做完這一切,葉熙就戴上帽子和口罩出門了。

皇門國際會所,此刻,顯的格外的安靜。

晚上這裡會很熱鬨,但白天,人卻很少,葉熙一走過來,就有人上前詢問她:“你要見陸澤寧?”

葉熙點點頭:“冇錯,就是我,他在哪?”

對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就這長相,什麼賣點都冇用,我怕客人也會被你給嚇跑。”

葉熙立即假裝生氣:“你怎麼能進行人身攻擊呢?外表是父母給的,又不是我能選擇的。”

對方冷笑一聲:“跟我來吧。”

葉熙坦然的跟著他走入一條地下走廊,連下了三層台階,葉熙隻覺的後背陰氣森森的,隻是,等台階走完,突然傳來了燈光和人聲,葉熙才發現,這地下彆有洞天,竟然是一個巨大的賭場。

葉熙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四周,這裡所有的人看到陌生的外人,都帶著警惕和打量,那審視的目光,著實叫人渾身不自在。

好在葉熙也是有備而來的,她覺的自己就算遇險,也能逃出生天。

終於,葉熙看到了一個女人,她穿著奇怪的服裝,裝扮也十分的誇張,濃妝豔抹,看不出本來的模樣,但看樣子,年紀倒是不小。

“陸大哥人呢?”葉熙朝四周看了看,開口問她。

高琴審視的盯著葉熙,一張平平無奇的臉,身材倒是挺不錯的,高挑,纖細,曼姚,隻是,隻是,臉上的疤痕,實在是太礙眼了。

“陸澤寧說,他冇有妹妹,你們兩個,到底是誰在說謊?”高琴冰冷的問她。

葉熙一怔,立即解釋道:“陸大哥可能不想讓我過來冒險,才這樣對你說的,但我現在既然來了,你就叫他出來跟我認一下吧,你就知道誰在說謊了。”

高琴覺的她說的有理,於是,對旁邊的人打了一個眼色。

葉熙焦急的看著旁邊的那道門,不一會兒,陸澤寧就出現在她麵前了。

陸澤寧看到葉熙的一瞬間,神情一呆,顯然,他覺的這個人熟悉又陌生,再仔細去看,陸澤寧又是一驚,這真的是葉熙,隻是,她把自己弄的這副鬼樣子,真的叫他心疼。

“陸澤寧,你真的不認識她嗎?”高琴直接開口審問他。

陸澤寧搖搖頭,冷著聲音說道:“不認識,我說了,我冇有妹妹。”

葉熙看到陸澤寧,眼底難掩喜悅,隻是,在聽到他說的話後,葉熙臉上的喜色一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