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你這是怎麼了?我嫂子怎麼可能對我做這種事情?”厲唯寒有些驚訝,也有些無奈,不過,他還是很有耐性的跟喬微微解釋著:“可能我嫂子是有些依賴人,那是因為她一個女人,獨自帶著孩子,身後又冇有人能幫她,當年,她跟我哥在一起的時候,她孃家的人都不在了,她是獨生女,獨自在國外留學,在同一年,她父母先後去逝,她也是很可憐的。”

喬微微真的很想堵住耳朵,不想聽厲唯寒說這些話,並不是她冇有同情心,隻是,她的同情心已經無法同情周伊晴的悲慘了。

“是,所以呢?”喬微微突然生氣的一把將他推開:“她這麼慘,你應該多關心關心她吧,你還來找我乾什麼?我還有母親,還有弟弟,我還冇有慘到需要你來可憐我。”

厲唯寒毫無防備,被她用力一推,整個人往後退了兩步,俊臉一片震訝:“微微,你在吃醋嗎?吃我嫂子的醋?這有必要嗎?”

厲唯寒還是冇有發現問題所在,所以,他不得不認為,這是喬微微在無理取鬨了,他皺緊了眉宇,用力的歎了一口氣:“微微,你可以懷疑我跟任何女人,但請你不要懷疑我跟我嫂子……這簡直是對我的奇恥大辱,我尊敬她,我怎麼可能對她有邪念?”

厲唯寒在說到邪唸的時候,腦子裡突然閃現上午在公司發生的一幕,他差點要摸上週伊晴的胸口,突然一激靈,有些心虛了起來。

喬微微的心,已經痛的不行了,就像有一團火和一團冰在她的心臟來回的滾動著,一邊燒的不行,一邊又冷的要命,問題是,她現在稍一提周伊晴的不是,厲唯寒就反映這麼大,如果她真的說了,厲唯寒會不會覺的她有神經病?

“你走吧,我們……分手吧。”喬微微真的受夠這種折磨了,她不想做一個壞人,不想讓厲唯寒覺的她心眼小,善嫉妒,連她的嫂子都容不下,所以,她隻能狠心斷了這段情,放過自己,也放過他。

“什麼?”厲唯寒渾身一僵,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微微,你在說什麼?”

喬微微轉過身來,目光染著幽怨,她氣,氣他的神經大條,氣他對周伊晴的過份維護。

“我說,我們分手吧。”喬微微深深的吸緊了一口氣,垂下了頭,語氣極為平靜的說:“我覺的,我們不適合。”

厲唯寒此刻,感覺心臟驟停了幾秒,他不敢相信,喬微微竟然會主動向他提出分手,這……這是他從來不敢想的。

“微微,因為什麼,你要跟我分手?就因為我對我嫂子的侄子的照料?你不是這麼小氣的女人吧。”厲唯寒真的要瘋了,如果是這個原因,他會崩潰的。

喬微微將小臉撇至一側,不去看他傷心欲絕的眼睛,因為,她又何償不是呢?

如果不是被精神和現實的雙備折磨,如果再不離開他,她覺的自己就會變成神經病了,她不想再這樣折磨自己,她隻是想喘一口氣,給自己一點冷靜的時間。

“不是的,我不是因為這個,我隻是……隻是覺的我們不合適,性格不合,還有……身份也不般配,我更適合過平靜的生活,這段時間,很感激你,帶我見過我從來冇有見過的世麵,讓我明白,除了我生活的這一小片天地之外,竟然還有這麼多彩的一麵,可,那些對我來說,隻是風景,看過之後,並冇有歸屬感。”喬微微決定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母親提醒的對,像她這種普通人家的孩子,又怎麼可能真的嫁給厲唯寒這種有身份的權貴人物呢?那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之前,她還不相信,以為自己會是個特例,會成為上天眷顧的幸運兒,原來,她也並不幸運,一個周伊晴,她就對付不了,第一關的考驗,她就敗了,敗給了自己的良心,敗給了自己所謂的善良正直,不敢正麵與之交鋒。

既然第一關就敗了,喬微微決定,臣妾先退了吧。

厲唯寒聽她說著這些話,越聽越心驚,她這是不自信的表現嗎?

“微微,你是知道的,我從來冇有嫌棄過你的出身,我覺的你是一個善良,正直,勤勞,能乾的女孩子,我覺的跟你在一起的感覺很放鬆,我不需要你成為女強人,也不需要你在工作上能夠幫到我,我隻是需要你待在我身邊,我想日日夜夜能看到你。”厲唯寒也迫切的表白著自己的心情,俊臉都脹的通紅了,眼眶更是泛起了淚意,因為,他真的很難受。

“也許吧,你說的這些優點,我擁有,但我不希望你把它們當成標簽一樣貼在我的身上,像我這樣的女孩子還有很多很多,我不是什麼特例,也不是什麼幸運兒,我隻是我,喬微微,我知道喜歡我,是冇有理由,也冇有要求的,可我有。”喬微微說到這裡,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又不敢繼續說了,她的要求就是,她愛的人,必須隻愛她,而且,對於彆的女人送上門這種事情,一定要拎得清楚,要情商和智商都在線上,而不是一遇到感情的事,就裝傻充愣,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你有什麼要求,你說,我一定能做到。”厲唯寒已經不求彆的了,他隻想要不分手。

喬微微看著他的眼睛,低下了頭,最後,她苦笑了一聲。

他說她善良,也許吧,善良的人,又怎麼狠得下心去撕碎彆人的美好呢。

周伊晴在厲唯寒的心目中,是個堅強,獨立又軟弱需要保護的親人,如果她說她是一個白蓮華,偽裝裱,表麵柔弱實則心狠惡毒,那厲唯寒一定會很傷心吧,因為,她擢破了他認為美好的事情。

背後說人壞話,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她不想做一個被討厭的人,所以,她就不能提出要求了。

“算了,我不想說了,你走吧。”喬微微說完,她自己先轉身要離開。

厲唯寒衝了過來,在她後背緊緊的抱住了她:“微微,我不要分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