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其實早就看出了葉寧瑤和程家棟的婚姻名存實亡了,如果一個家庭,一段感情,隻有一個人在苦苦支撐的話,那肯定是不會再幸福了。

“他冇有來找過我,你們可以走了。”葉熙不想背鍋,實話實說。

“他冇有來找你?那他去哪了?”葉寧瑤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我給他懷著孩子呢,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張琴也六神無主,以前的葉家,實力還能和程家相比,可近幾年來,葉家的家運好像越來越不好了,幾次投資失敗,加上老太太一走,幾兄弟之間更是爭的不可開交的,葉家就遠遠被程家甩掉了,葉寧瑤冇有了孃家的靠山,程家棟自然也不會再給她好臉色看。

葉熙看著葉寧瑤痛哭失聲,要說她心裡不得意,那是假的,這就是葉寧瑤當年陷害她也要嫁的男人,現在不幸福,那也是她自己選擇的路。

“你們還有彆的事嗎?”葉熙淡漠的詢問。

“我……我肚子疼。”葉寧瑤突然伸手捂住了下腹:“我小腹很痛。”

葉熙神情一震,立即站了起來:“你躺下來,我幫你看看。”

葉寧瑤也顧不得彆的了,葉熙戴好了手套,幫她做了一些檢查,最後確定是葉寧瑤腸胃出了問題,又拿了儀器監測了胎心,胎兒冇事。

“葉熙,你是不是想說,我活該?”葉寧瑤終於承認,自己嫁了一個渣男。

葉熙一邊洗手一邊淡聲回答:“不在得意時嘲笑他人,不再失意時眼紅他人,這是我做人的準則。”

“葉熙,我們葉家已經不如從前了,這可能也是一種報應吧。”張琴站在女兒的身邊,十分的緊張她的情緒。

葉熙神色僵了一下:“葉家的一切,早就跟我無關了。”

葉熙開了一些藥給葉寧瑤:“你現在最重要的是關心你自己。”

葉寧瑤接過藥,低落的說:“我知道,葉熙,我之前過來找你,故意在你麵前炫耀,我在這裡要深刻的反省自己,你被霍薄言拋棄了,你一定也很難過,我還在你傷口上撒鹽,我真的做錯了。”

葉熙驚訝的看著她:“我以為你從不反省。”

葉寧瑤苦笑自嘲:“自己都過的不如意,卻還見不得彆人過的好,我其實什麼都懂,就是有時候管不住自己這張嘴,言多必失,禍從口出,看來,我以後也該學會閉嘴了。”

葉熙聽完了,隻是輕笑了一聲:“做事先做人,把人做好了,事情也會跟著好的,我覺的,話可以少說,多讀點書,纔是修身養性的根本。”

葉寧瑤愣了兩秒,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回去就多讀點書吧,看看能不能讓我這紛亂的心情平靜下來。”

張琴和葉寧瑤離開了,葉熙怔愣良久。

第一次,她冇有和這對母女爭吵,還能心平氣和的聊上幾句。

人真的會變嗎?也許吧,在看透人性後,就會悟得一些道理。

就在張琴母女離去不久後,葉熙也準備收拾東西離開了。

可當她打開辦公室的門要走時,一束鮮紅的玫瑰花就送到了她的麵前。

葉熙表情一怔,就看到玫瑰花的主人,正笑眯眯的看著她。

“葉醫生,還冇到五點半呢,還可以再幫我治治病吧。”程家棟一臉真誠的看著她:“我最近身體不太好,我看你上麵的介紹,你可是專家啊,正好,你幫我看看唄。”

葉熙看著這個男人一臉油膩的樣子,又想到剛離開不久的葉寧瑤,一段失敗的婚姻中,男人和女人各自承受的痛苦,真的不是對等的。

“程先生,不好意思,我真的得下班了,明天請早。”葉熙不想理會他,這種有家室還跑過來諂媚的男人,她真心覺的噁心。

“彆這樣嘛,熙熙,我以前就是這麼稱呼你的,以後,還想這樣喊你。”程家棟完全不顧她的意願,直接伸出手,撐住牆壁不讓她走:“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霍薄言太不是人了,他竟然把你甩了,我早看出他不是一個專一的男人,他玩膩了你,肯定是要把你拋棄的,冇事,以後,我來疼你。”

“你還是疼疼你老婆吧,她可懷著孕呢。”葉熙聽到他說這些話,更是反胃,這樣的男人,天底下還有多少呢?老婆懷孕也不顧,還在外麵拈花惹草,還自以為心懷天下,博愛眾女。

“熙熙,你是不知道,我跟我老婆早就冇有感情了,我們雖然是夫妻,可我們基本上冇有任何的共同語言,我一回家,就看到她一張怨婦臉,我真的是煩透她了,我肯定遲早要跟她離的,熙熙,不像你,既是職業女性,還是有名的醫生,你這樣完美的女人,才更適合我。”程家棟為了哄騙葉熙,油膩膩的情話,張嘴就來了。

葉熙冷笑起來:“就算我跟霍薄言分手了,你又怎麼覺的,我會看得上你?”

程家棟瞬間像被打擊到了,表情一變再變,最後,他直接打開玫瑰花上的一張賀卡,隻見裡麵還有一張銀行副卡:“熙熙,我早就打算好了,冇錯,我也早不再是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男人了,現在我雖然算步入中年了,可我事業有成,霍薄言能給你的,我也都能滿足你,這張卡每個月有一百萬的額度,你隨便刷,不要心疼……”

葉熙聽完後,直接冷笑,打斷他的話:“一百萬?你當我是要飯的?你知道我在霍氏每個月有多少分紅嗎?你知道我藥廠每月淨收入有多少嗎?你知道我被聘請來這裡坐診,診費有多少嗎?我不缺錢,你彆想拿錢來收賣我。”

程家棟一愣,立即臉紅了起來:“是是是,葉醫生一看就是女中豪傑,不是錢財能收賣的高尚女人,是我錯了,我市俗了。”

葉熙翻了個白眼,準備從他身邊繞過,程家棟卻突然又閃身過來,攔住了她:“熙熙,你給我一個機會吧,讓我來照顧你,我一定會做的比霍薄言更好的。”

“看來,你是真的有病。”葉熙徹底的冷下了臉:“你一個己婚男人跑到我這裡來求交往,你害不害臊?我這麼有錢,我為什麼還選擇一個己婚的老男人?那些小鮮肉不香嗎?滾開,彆攔路。”

程家棟渾身一僵,眼睜睜看著葉熙離開,他眼裡湧起濃濃的不甘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