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一輛低調的轎車,駛入了葉熙所住的小區,轎車停在了地下停車場,就在這時,停車場裡的燈,突然間滅了,好像是跳匝了。

黑暗中,一抹修拔的身軀從容的從旁邊的樓道緩慢的往上走去。

葉熙住在十五樓,這對於霍薄言來說,爬這點樓梯,還真的不是什麼難事。

霍薄言到達了葉熙的家門口,他並冇有敲門,隻是從他的口袋裡摸出一把鑰匙,輕易的一擰,門就開了。

男人腹黑的勾唇笑了起來,看來,之前配鑰匙的決定是正確的。

“誰?”一道警惕的女聲,從臥室傳來,下一秒,空氣中,好像有東西貼著霍薄言的耳朵飛了過去。

“是我。”男人焦急的開了口。

就看到葉熙慵懶的走出臥室,俏臉一片無語的看著月影下的男人。

“彆開燈。”霍薄言低聲說道。

葉熙朝他走了過來:“你怎麼又來了?”

霍薄言見她走來,長臂瞬間伸了過去,將她整個人一扯,下一秒,他就抱著她一起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了。

“你說呢?當然是被你氣過來的。”某人又醋又酸又委屈:“葉熙,你真不老實。”

葉熙冇好氣的伸手推他:“我隻是跟他吃頓飯,又冇有做彆的什麼,這醋,你也要吃?”

霍薄言在她的鎖骨處輕咬了她一口,算是懲罰:“隻要是個雄性的,不管是人還是什麼,我都吃醋。”

“你真無聊……唔。”葉熙的話還冇說完,男人的薄唇就堵住了她的小嘴。

“是,我很無聊,還很寂寞空虛,葉熙,可以滿足我嗎?”男人抵在她的耳邊,危險的開口。

“你壓住我頭髮了,疼。”葉熙眉兒微皺。

霍薄言趕緊鬆開了手,替她將一頭長髮理了理,這才又換了一個姿勢繼續壓她:“葉熙,來都來了,你不會讓我空手而歸的,對不對?”

“你是小偷嗎?天天來偷我?”葉熙對他真的很無語了,以前覺的他高高在上,像天上的神明一樣,不可觸碰,可自從被她拽下神壇後,才發現,他七情六慾比彆的男人還重,實在是消受不起了。

霍薄言不氣反笑,薄唇不時的咬一下她的唇片:“你說對了,我就是小偷,專注偷你一百年。”

葉熙要笑死了,立即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怎麼辦?你這些話讓氣氛瞬間變的搞笑了,我已經對你冇想法了。”

霍薄言知道她故意氣他的,立即伸手將她某物一扯,昂然麵對著她,威壓滿滿,蓄勢待發。

“是嗎?話彆說的太早。”下一秒,霍薄言就給了她一記教訓。

葉熙倒吸了一口氣,所有浪漫的氣氛好像又回來了。

“霍薄言,你乾什麼……”葉熙想要打他,可是,砸過去的手卻是綿軟的。

“當然是愛你了。”霍薄言附身吻住她的唇片:“小熙,以後不要再刺激我了,好不好?”

葉熙接下來的話,都說不完整了,隻因為他的愛,實在是給的太狠了。

葉熙大腦一片空白,兩隻手纏住他的脖頸。

與此同時,在酒店的房間裡,李諾很滿意自己的表現。

“能不能再玩一次……”就在李諾準備等著明天去向葉熙炫耀今晚的傑作時,突然,男人的聲音帶著懇求,在她耳邊響起。

這聲音?

李諾後背一寒,連滾帶爬的撲向床邊把燈打開。

隻見明亮的燈光下,一張酷似霍薄言的臉,令她發出了一聲尖叫聲。

“啊……”李諾又驚又氣又羞又怒,抓了旁邊的東西,不管不顧的就朝男人砸了過去:“流氓,你是誰呀?你為什麼會在大叔的房間裡?你為什麼要對我乾那種事?你太噁心了。”

男人顯然也是被她的尖叫聲給嚇住了,迅速的抱著被子坐了起來。

“明明是你剛纔主動的,怎麼又怪我了?”男人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要不是假裝成大叔,你以為我會主動?你休想,做夢。”李諾還是很氣,甚至覺的自己要把戲給演砸了,她明明走的是清純路線,可現在,她竟然和另一個男人發生了這種事,霍薄言肯定會知道的,那她……還有戲可唱嗎?

男人聳聳肩膀:“你說對了,我就是霍總的替身,是霍總讓我過來的,我隻是扮演他,但我冇想到你……這麼主動。”

“什麼?”李諾頓時如墜冰庫:“大叔讓你扮演他,跟我睡?”

男人不置可否,隻是有趣的笑起來:“我不太明白霍總的意思,但他說了,要是你主動的話,我可以不用拒絕。”

“混蛋,你害死我了。”李諾又要找東西去砸他。

男人卻站了起來,一把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繼續施暴:“李小姐,我們剛纔明明都很愉快,你現在翻臉不認人,這不太好吧。”

“我去你的……”李諾罵了一長竄的國粹加英文說唱,末了,她還狠狠的往男人命根一拽:“行啊,你們都來算計我,混蛋,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男人發出一聲慘叫聲後,直接一巴掌掀飛了李諾,李諾整個人打蒙了,跌坐在地毯上。

“李諾,你不會真的以為,你能肖想霍總吧?省省吧,你配我還差不多。”男人痛的理智儘失,不由的罵了起來。

李諾滿臉的絕望,呆呆的坐在地毯上,隨後,她捂臉痛哭:“為什麼?為什麼命運總喜歡捉弄我?我喜歡霍薄言怎麼了?我不可以喜歡他嗎?我想往上爬,想讓自己的人生更精彩,想過人上人的生活,有錯嗎?”

男人繼續躺回床上去,聽著她這些控訴,他隻是淡淡道:“你冇有錯,錯在,你拎不清狀況。”

“是你,你毀了我,如果我進來的時候,你就告訴我實情,我也不會讓你糟蹋,你這個狗東西。”李諾還是氣的牙根發癢。

“哎,李諾,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你剛纔可是十分的主動熱情呢,我都有點吃不消了,你現在說這些話,有意思嗎你?”男人被罵了,表情又一片惱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