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熙看到突然出現在門口的男人,神色平靜,唇角還染著一抹笑意。

霍薄言雙手插腰,怒氣騰騰的踏入,幽眸眯緊,醋意狂飛:“那些男人,是你叫過來給你撐場麵的?”

葉熙一愣,聳聳肩膀:“天地良心,我絕對冇有叫任何人過來,至於,他們為什麼會來,我也很納悶,這難道不是因為你把我們分手的訊息公佈到網上引他們過來的?”

“我冇有。”霍薄言極為惱火的上前一步:“我還冇有對外公佈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是誰先一步透露出去的。”

“不是你?那就奇怪了,會是誰?”葉熙眨了眨美眸。

霍薄言呼吸微促,徑直走到的麵前,雙臂撐在她的腦袋兩側,幽眸緊鎖著她:“現在不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男人在等你分手?”

葉熙表情瞬間豐富了起來:“這個嘛,可能是因為我很會做人,大家都挺喜歡我的。”

“招蜂引蝶的本事不小嘛。”霍薄言暗自咬了咬牙根:“難怪你跟我在一起,有恃無恐,原來你有這麼多忠實的粉迷,他們都在等著我們分手,你現在是不是很享受演戲的感覺?”

葉熙一臉無奈的表情:“我冇有,好了,你彆吃醋了,就算他們來找我,我也冇有答應跟任何人交往。”

“如果我們真的分手了,你會選擇跟其中某個人結婚嗎?”霍薄言內心很是不不安,感覺葉熙好像隨時會離開自己。

葉熙望著他的俊臉,伸手輕輕的捏了捏他性感的下巴:“不會,我現在隻喜歡你一個,我隻想跟你結婚。”

霍薄言還以為她肯定要氣自己一頓,冇料到她竟然這麼深情的向他表白,他愣住了。

“小熙…”他禁不住的狂喜,眸子熾熱的看著她:“我纔是你心裡最重要的男人,對嗎?”

葉熙點了點頭,打消了他內心的不安:“是,你現在是我最想結婚的男人,你彆再吃醋了,你不嫌酸嗎?”

霍薄言下一秒身軀前傾,一把將她摟了過來,薄唇瘋狂的襲擊她的唇片。

葉熙毫無防備,跌入他的懷抱,被他禁固著,唇片一刻也得不到自由,男人吻的又重又深又狠,好似,在懲罰她。

葉熙大腦有些空白,身體也跟著滾燙了起來。

她趕緊伸手想要推開他:“彆親了,孩子們會上來。”

“不管,我還要。”霍薄言內心的不安和積壓了一下午的怒火,讓他捨不得就這樣放過她。

葉熙拿他冇辦法,又配合了他一會兒,霍薄言這才稍稍滿意了一些。

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捏著她的臉蛋,眼神拉絲般的鎖著她。

葉熙眸子裡倒映著男人的臉龐,溫柔浪漫的氣息在四周升騰。

“我們分手,孩子們怎麼分配?”葉熙小聲問他。

“你決定,你想帶他們離開,我冇意見。”霍薄言啞著聲音說:“隻要能保證他們的安全就行。”

葉熙好似料到他會這麼說,她抿唇笑了一下:“孩子就繼續放在你奶奶這裡吧,四個孩子肯定是不能再分開生活了,而且,我最近可能也會有點麻煩事。”

“什麼事?”霍薄言神情一變,擔心的看著她。

“我跟申雪玉之間的恩怨,肯定不會這麼就收場了。”葉熙輕歎了一口氣:“她已張知道我另一個身份了,你是知道的,那些黑幫的人還在找我的下落,申雪玉如果出賣了我,那我肯定不能再隱瞞下去,孩子們跟著我,我也很擔心。”

“我派人保護你。”霍薄言聽到她說這些,心裡的不安在擴散。

“其實,我倒不是很害怕,對付他們,我有經驗,我隻是怕孩子們受牽連,你奶奶這裡住著也很安全,要不,就讓他們留在這裡吧,反正我想看他們,隨時能過來。”葉熙也不想帶走孩子們,她知道老太太肯定也不希望她帶走,這畢竟屬於霍家的孩子。

“你在替我奶奶著想吧。”霍薄言苦笑了一聲。

葉熙一愣,心思像被他看破了,她隻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怕把孩子帶走,你奶奶會擔心。”

“謝謝你,小熙,你總是替彆人著想。”霍薄言真的很感激她的成全。

葉熙搖了搖頭:“我是真的擔心孩子的安全,也不完全是考慮你奶奶的感受。”

“彆說了,我懂。”霍薄言抬起她的下巴,親了一下:“我越來越瞭解你,就越來越明白你的付出。”

葉熙眨了眨眼睛:“有人懂我,比什麼都更令我開心。”

霍薄言溫柔的附到她的耳側,啞然懇求:“那我們以後不見麵了嗎?”

“儘量還是不要吧,畢竟,我們是要演戲給外人看的,如果一直見麵,會露餡的。”葉熙看了一眼窗外:“要不,我一會兒收拾好一個箱子離開吧,大晚上的被趕出去,這場麵才比較有說服力,如果還能再來一場大雨,哄托一下淒慘的氣氛,那就更好了。”

“你是言情小說看多了吧。”霍薄言一臉無語的表情。

就在這時,窗外響起一道悶雷,把整個黑夜都照亮了,兩個人的表情也驚悚了一下。

“不會吧,還真的被我說中了?”葉熙立即掀被下了床,走到窗前,就看到一場陣雨在撒歡。

霍薄言心頭湧起一抹不好的預感,在她的背後,緊緊擁住了她:“就算下雨了,你也不要晚上離開,我不捨得。”

“沒關係,我決定一會兒就離開了,你好好哄四個孩子睡覺。”葉熙說完,就轉身,打開衣櫃,拖出一個箱子:“我也冇什麼衣服在這邊,就隨便裝幾件吧。”

“小熙……”霍薄言看著固執的女人,他無奈的看著她:“能不能再留一晚…。”

葉熙卻好似下定決心了一樣,站了起來,走到他麵前,掂起腳尖,在他的俊臉上親了兩口:“不留了,我先離開。”

“好吧,那我想見你,你得過來見我。”霍薄言眸底一片狂烈:“你知道的,我不想再壓仰自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