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場麵有些失控,葉熙立即站出來阻止。

“好了,各位,一個巴掌拍不響,分手這件事情,我想要體麵一點,也許,我真的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吧,我會檢討自己的,並且,在下一段感情中,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一些。”葉熙美麗的臉蛋上,出現了憂傷的情緒,她幽怨的看了一眼霍薄言後,轉身就繼續往門外走去。

肖凜言快步的走了過去,一把搶了她手裡抱著的箱子:“熙姐,給我吧,這不是你們女人該乾的活。”

葉熙一愕,回頭看了一眼霍薄言。

某人氣的快要當場爆炸了,他最不喜歡肖凜言這個小白臉,偏偏就他最熱心,最主動。

“熙熙……”

“葉小姐……”

剩下的追求者,臉上都不同程度的閃過失落感。

葉熙感激的看著他們,開口說道:“諸位,你們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們過來為我送行,我真的很感動。”

眾人歎息,葉熙的魅力,並不耀眼,但隻要跟她相處過的男人,都會對她身上那股溫暖和善良所吸引,總覺的,隻要走入她的內心,就會有一種很舒適的相處模式。

霍薄言眼睜睜的看著葉熙坐上了肖凜言的車,看著那輛車從他的眼前駛去。

張虹站在旁邊,渾身打了一個抖。

葉小姐就這樣被彆的男人接走了?霍總這臉色,看上去好像要殺人一樣。

霍薄言捏緊了拳頭,惱火的盯著這群男人:“看什麼?怎麼?想問我的罪?”

這些男人一個個搖頭歎氣,霍薄言到底知不知道他失去了什麼?

葉熙那麼好的女人,他竟然不知珍惜,他一定會後悔的。

不過,可能人渣是不會反省自己的錯誤的,何況,霍薄言還這麼有錢,想要什麼新鮮的女人冇有?

隻是可憐了葉熙,她肯定為這段感情付出過真情,結果卻還是冇有逃過悲慘的收場。

葉熙坐在車裡,肖凜言心疼的看著她:“熙姐,他為什麼要跟你分手?”

葉熙苦笑了一聲:“還能因為什麼啊,你是男人,你應該清楚。”

“為了另一個女人?”肖凜言氣的直接捶了一下方向盤:“他眼睛是不是瞎了,你長的這麼美,有能力,人也溫柔……”

“對於不愛你的男人來說,你呼吸都是錯的,他又哪裡會有閒情來關注你美不美,溫不溫柔呢?”葉熙繼續自嘲:“我又有兩個女兒,而且,他的新歡才十九歲,花一樣的年紀。”

肖凜言一聽,更氣炸了:“熙姐,你彆傷心了,好男人多的是,他找十九歲的女人,你找個二十二歲的,氣死他。”

“二十二歲?”葉熙一愣,美眸落在他的身上。

“對啊,我就二十二歲啊,年輕有活力,最重要的是,我永遠不會背叛你。”肖凜言朝她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熙姐,你要不,考慮一下我吧。”

葉熙有些哭笑不得,肖凜言怎麼還冇有放棄呢?她之前已經讓他死心過了。

“我纔剛分手,不想再沾染感情的事了,你容我緩緩。”葉熙纔不想禍害這個弟弟呢。

“沒關係,我等你,我有時間。”肖凜言知道她肯還很難受,就不逼迫她了。

“凜言,你不要把希望寄在我的身上了,你冇聽說過一句嗎?有些花,遠看才美,近看了,其實也是破碎不堪。”葉熙還在試圖讓他死心。

“熙姐,命都是你給的,我管你這朵花是殘了還是敗了,或者枯萎了,我都不管,隻要你能答應跟我在一起,我立即退出娛樂圈,反正我錢也賺夠了,我跟你過和和美美的小日子,去哪生活都行。”肖凜言在經曆生死過後,其實也看淡了很多的事呢,名利,金錢,這些都不是他追求的終級目標,他隻想健康的,和自己覺的舒服的人相處,過好每一天。

葉熙一呆,肖凜言竟然一點也不嫌棄自己。

可是,她不能給他任何的希望啊。

“凜言,你彆衝動,你現在才二十二歲,你顏值又高,演技又好,娛樂圈不能欠缺你這樣的人才,你彆為我息影,如果你喜歡我,可以常來找我聊聊天,解解悶。”葉熙纔不能禍害他。

“熙姐,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那個穿古風的男人,你看他的眼神,有點不一樣。”肖凜言突然失落了起來,一個完美的飄移後,他把跑車停在了馬路邊上,目光認真的看著葉熙:“說實話,我這個人挺自信的,但也不得不承認,那個男人氣質好,長的也好看,你喜歡她,我覺的無可厚非,可是…我不甘心。”

葉熙愣了一下,他所說的是古延之嗎?

“不不不,你彆誤會,我冇有喜歡他,我隻是把他當朋友。”葉熙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她真的冇想過要招惹這麼多的男人,可今天的那場麵,也令她很吃驚。

她分手的訊息一爆出,竟然來了這麼多的追求者,看來,她是真的不用愁嫁了,那其中隨便挑一個,都妥妥的人生贏家。

“真的?”肖凜言幽眸一亮:“你不喜歡她,可他好像很喜歡你。”

“他是一個古老家族的傳人,我們在醫術上有交流,算是同類吧,他喜歡我,可能也是因為我性格古怪,但我們隻是在醫術上惺惺相惜,並冇有男女之情。”葉熙立即解釋了起來。

“好吧,那另一個人呢?那個穿西裝的,很年輕的男人,他說要等你的那個。”肖凜言立即又提了另一個,因為,他覺的這兩個是最強的勁敵。

“是你是陸澤清嗎?”葉熙表情又是一呆:“我跟他其實認識也不是很久,但他說小時候見過我,對我小時候印象比較深刻,然後長大了,想多瞭解一些我,我也不知道他會喜歡我,真的很意外。”

“熙姐,不用意外,我覺的今天來接你的人,都很有誠意,他們是真心喜歡你的。”肖凜言備受打擊了,他以為葉熙分手了,他肯定就是最有機會的人,看來,還是他太天真了。

“凜言,你彆這樣,你已經很優秀了,我很感激你們的真誠喜歡,但這世界上有很多種感情,愛情並不是唯一的一種。”葉熙真的不想當渣女,可太受歡迎了,這其實也是渣的一種,隻是渣的更溫柔一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