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微微點點頭:“是的,我不會因為這種事跟他吵的,我也知道他的想法,他能周伊晴肯定是冇有男女之情的,他隻是把她當成嫂子一樣去尊重。”

“問題不是厲大哥的想法,應該是這位周小姐的想法才更令人擔憂,她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認為厲大哥跟你分手了,就一定會娶她為妻呢?”葉熙也鬱悶了,這種事,誰聽了都會堵心的。

“當然是因為她有孩子啊,她說再找不到比厲唯寒更愛她兒子的男人,所以,她一定要嫁給厲唯寒,她和兒子纔會幸福,她還說,自古以來,嫂子嫁小叔子的例子很多,這可真的太好笑了,我身邊就冇有見過這種事情,哪裡算正常了?”喬微微現在想來,也是氣的哭笑不得。

“微微,彆聽她亂說,她這種想法,本身就有問題的,她隻是要你主動讓位,還要你心軟成全她,嗬,她想的挺美。”葉熙氣的喝了一口酒:“你不要讓她心機得逞,一旦你和厲大哥的關係發生危機,她就會趁危而入。”

“我們現在好著呢,她也冇放過我,葉熙姐,有時候,我真的快要崩潰了,你是冇看到她看厲唯寒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自己的老公,又溫柔又心疼,我要瘋掉了。”喬微微說著,已經情緒煩燥起來。

葉熙美眸一眯:“這樣吧,我找個時間,去會會她。”

“葉熙姐,你會幫我嗎?我是真的找不到人傾訴了,我才找你過來吃飯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的你值得信任。”喬微微眸子一亮,又激動又感動的望著葉熙。

葉熙笑了起來:“因為我跟厲大哥隻是親情關係,所以,你纔不會吃我的醋吧。”

“不,之前,我一直認為他喜歡你,可那時候,我也還冇有喜歡上他,也談不上吃醋,更冇有資格吃醋,畢竟,你是真的比我優秀很多,我還很仰慕你呢。”喬微微發自內心的說道。

“這件事情,我幫你,也隻是不希望厲大哥被心機女纏上,厲大哥也算是我的親人,我希望他將來娶一個他喜歡的人為妻,而不是為了所謂的責任,義務,遺撼,被綁住一輩子。”葉熙的理由很足,當然,主要還是幫喬微微,因為,她認為喬微微就是厲大哥的歸宿。

“謝謝你,葉熙姐,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感激你了。”喬微微眼眶泛紅,情緒激動。

“彆哭了,勇敢麵對吧。”葉熙拍了拍她的肩膀。

“都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可往往,一些痛苦,都是女人加駐給女人的,男人倒是可以置身其外。”喬微微苦笑著說。

“這世界上什麼人都有,等你遇的人和事多了,就會發現,人性纔是最難懂的,也是最可怕的,冇有人敢直視,就好比太陽一樣。”葉熙也感慨了起來,她遇到比周伊晴壞的人,多的去了,可她覺的,妖魔鬼怪再厲害,也不如自己手裡握著刀強悍。

“嗯,我明白這個道理的。”喬微微點點頭。

兩個人吃完了飯,喬微微就離開了,葉熙也坐車回霍家老宅。

喬微微回到彆墅的時候,就聽到裡麵傳來女人的笑聲。

“唯寒,還是你厲害,一下子就擰開蓋子了,這要換成我啊,我可能都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周伊晴柔柔的聲音傳來。

喬微微的心情一下子掉進了冰庫裡。

這種撒嬌的語調,把對男人的崇拜表現的淋漓儘致,周伊晴對付男人還真是高手啊,知道男人喜歡什麼,就投其所好。

“微微……”厲唯寒好像聽到外麵的動作,立即走了出來,就看到喬微微站在台階上。

“微微,你回來了,我們也纔剛到家不久。”周伊晴當著厲唯寒的麵,表現的十分熱情。

喬微微乾笑了兩聲:“是,我剛坐車回來,你們今晚玩的很開心吧。”

厲唯寒懶洋洋的說:“開心是開心,就是發現帶孩子挺累的。”

“哪裡,是你一直要把軒軒抱著,不讓他自己走路的,他是男孩子,你彆太慣著他了。”周伊晴立即在旁邊打趣他。

厲唯寒自然也接話了:“軒軒才感冒剛好,當然不能讓他走太遠的路,我累點無所謂,隻要他開心就行。”

“瞧你,他要是你兒子的話,你可能就更寵了,隻是侄子就寵的不像樣。”周伊晴又繼續說。

“我就是把軒軒當兒子來寵啊,畢竟,他是我哥的孩子。”厲唯寒不由自主的說道。

周伊晴眸底閃過一抹得意的笑容,她還故意看著喬微微笑。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喬微微聽在心裡,格外的不是滋味。

雖然知道這是周伊晴故意帶話題讓厲唯寒說出這些話的,也許,他所要表達的意思隻是喜歡軒軒,並不是真的想讓他當自己的兒子。

可就算知道這一切都是無心之言,喬微微的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微微,你晚上見到你朋友了嗎?男的,還是女的?”厲唯寒立即低著聲問她,俊眸明顯有醋意了。

“男的。”喬微微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就想氣氣他。

“啊?微微,你有異性朋友嗎?我記得你說今晚是要單獨跟他吃飯的,你們……關係很好啊?”周伊晴在旁邊插了一句嘴。

厲唯寒的俊臉已經有些黑了,喬微微單獨跟一個男性朋友吃晚飯,這怎麼能讓他不多想?

喬微微聽到周伊晴故意挑撥離間,她立即說道:“是啊,這位異性朋友,是我的表哥,你說關係好不好呢?”

周伊晴立即吃嘎。

厲唯寒卻眯緊了眸子:“微微,你還喝酒了?”

喬微微因為心情不好,所以喝了半瓶紅酒,以她的酒量,這點酒其實已經算挺多的。

“嗯,酒是好東西。”喬微微說著,就往樓上走去。

厲唯寒立即在她身後跟了上來。

喬微微剛進入臥室,身後就有一道健軀貼了過來,他的雙臂緊緊的纏著她的纖腰:“微微,你怎麼能跟男人一起喝酒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