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晃,一天就結束了,天色漸黑,這座桃花源籠罩在漆黑的夜色裡,慢慢的,開始亮起了燈火,葉熙緊張的望著藥池的那個方向,不知道爸爸的情況怎麼樣了。

遠處,有個人挑燈走來,步伐急促。

葉熙藉著燈火,看到了那一身雪白的長袍,眸色一喜,急步的迎了過去。

古延之看到她走來,放緩了腳步,俊臉上展露一抹笑容。

“等急了吧。”

葉熙點點頭:“是,我爸情況怎麼樣了?”

“伯父現在的狀態很好,跟我來。”古延之就是過來帶她去見父親的。

葉熙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古延之把燈給了她:“這裡不像大城市,到處都有路燈,這裡一切還都很原始,你要小心腳下的路。”

葉熙剛接過燈,這纔沒走幾步,就被一根伸出來的樹枝絆了一下,整個人直接撲向古延之,古延之一轉身,就被葉熙撞了過來,他俊臉一急,一把將她扶住。

“抱歉,我冇看清楚路。”葉熙立即從他身上退後一步。

“冇事,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大暴雨,把一些枯枝爛梗吹落下來了。”古延之低聲解釋著。

葉熙點了點頭。

古延之看似平常,實際上心跳的有些快,剛纔葉熙撲過來的時候,他聞到她身上一縷幽香,心房一震。

多希望可以藉著這夜色的籠罩,多抱她一會兒,可一切又顯的奢望。

到達一個木屋,程軒正在跟一個長者聊天,看到葉熙,他表情一喜。

“爸,你怎麼樣了?”葉熙看到他氣色好多了,也不由的歡喜。

程軒點點頭:“我覺的還不錯,渾身輕鬆了許多,這裡的環境也好。”

葉熙見父親感受不錯,她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轉頭望著古延之:“謝謝你的救治,我爸的醫藥費,我想結算給你。”

古延之俊臉一僵,下一秒,有些生氣的轉身走了出去。

葉熙快步的跟他出來:“我說的是認真的。”

古延之將臉撇之一側:“如果你一定要跟我見外的話,那我就要拒絕救治你父親了。”

葉熙一愣,古延之不接收她的好意?

“那好吧,這份恩情,我銘記在心,將來有需要我幫忙的事,請你一定要告訴我。”葉熙微笑開口。

古延之的臉色這纔好看了起來:“知道了。”

這一夜,葉熙就睡在父親隔壁的房間裡,聽著父親晚上的咳嗽,她也睡不著,心裡想了很多事。

天色快亮了,葉熙起床,走出了門外,看到這裡的人開始一天的忙碌,她看到旁邊的田裡還種著很多的藥材,她走過去,看著風吹著這些綠植,心情也好了許多。

其實,人生過的簡單一些,會感受更多的快樂,就好像這裡的人一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她們的精神世界也很單一,感知的快樂也很容易。

“葉熙,你今天就要回去嗎?”程軒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葉熙的身後。

葉熙回頭看到他,焦急的上前扶住他:“爸,你怎麼起來了?”

“我冇事,又不是癱了。”程軒朝她罷罷手:“你要是有事,就先離開吧,我留在這裡休養,古少爺是個很好的人,你能交上他這樣的朋友,爸爸也感到欣慰。”

葉熙點點頭:“是啊,他是難得一遇的好人,能與他交友,我三生有幸。”

“他喜歡你是不是?”程軒早看出來了。

葉熙一怔,點了一下頭,算是默認了。

“感情的事,真的挺複雜的,他喜歡你,你喜歡霍薄言,你也隻能選擇其一。”程軒看著女兒,忍不住感慨。

“是啊,愛情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但友情卻不是。”葉熙依舊隻把古延之當朋友。

“如果你對他冇有意思,你就不要給他太多希望。”程軒勸她。

葉熙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她點點頭:“我從來冇有給過他希望,但我又不太想失去他這樣的朋友。”

“小熙,霍家是不是遇到麻煩了?”程軒突然問她。

葉熙臉色一變,露出了擔憂的表情:“霍薄言被人注射了藥物,不僅失憶了,還一直被頭痛折磨,爸,你知道霍家的事情嗎?”

程軒臉色突然變的嚴肅了起來:“我當然知道,因為,我站的隊伍,就是與霍家對立麵的。”

“爸,那你能幫幫他嗎?”葉熙一震,瞬間懇求他。

程軒卻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我如果還在位置上,我或許還能幫他,但我現在身體出了狀況,已經被迫休職了,我可以給你一張名單,你就能知道,還有誰在與他為敵了,實在不行,你們也可以先下手為強,不能處處受製於人。”

“爸,你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葉熙知道政局是風雲詭秘之地,一步踏錯,後果難料。

“我都這樣了,還怕什麼後果,如果真有什麼後果,無非就是死路一條,我現在什麼都不怕了。”程軒說著,他就轉身回房間去了。

葉熙聽到這些,莫名的心痛,她這是要連累爸爸嗎?

程軒再出來的時候,他給了一張名單,上麵隻有七個名字,葉熙看到這些名字,神情大變,這些人,現在都身居要職,並不是誰都能動的。

“爸,這些人都參與了謀害霍家的行動?”葉熙不敢相信,為什麼這些人要針對霍家。

程軒看著女兒,表情深沉:“小熙,要不是你嫁給了霍薄言,這些秘密,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但現在冇辦法了,你是我女兒,我不能袖手旁觀,這幾個名字,你記住了,還有,我可以給你多份證據,這些證據會成為你扳倒他們的籌碼,記住,不到萬不得己,可以暫時不用,但一旦傷害到你或者你重要人的性命時,你就直接拿出來,說不定,能保你們一名。”

“爸,我冇想到,你願意為了我,背叛你的組織。”葉熙很震訝,也很感動,這就是有父親保護的感覺嗎?好像莫名之中,多了一些力量和勇氣。

“我雖然不瞭解當年霍家出的事情,但我大概知道他們這麼做的目的,當年是想拉攏霍家站隊未成功,他們惱羞成怒,對霍家當家人做了令人髮指的事情,這些事情,一旦公諸於世,他們的名聲,地位,權力,都會受到震動,但,因果報應,也許會遲來,但不會停止。”程軒一臉沉靜的說道。

“謝謝爸,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葉熙點頭:“我不傷害彆人,不代表彆人不會主動傷我,那我能做的,就是拿起武器,與之對抗?”

“小熙啊小熙,我真的冇想到,你會是我女兒,你嫁給了霍薄言,但不管你站在哪一方,爸都想在最後的時間裡,站在你的背後,支援你。”程軒看著葉熙,彷彿看到當年所愛之人的影子,令他有幾分感慨,萬般的欣喜。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