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微微在旁邊聽著,莫名的心驚,周伊晴這些話,讓她不安。她立即轉身,拿起杯子,扔了一點綠茶進去,倒了一杯水,端到了周伊晴的麵前:“嫂子,彆哭了,喝杯茶吧。”

周伊晴點了點頭,伸手端過杯子,就看到幾粒綠茶正在水中散開,她眸色一僵,怨毒的看了一眼喬微微的背影。

這個女人,在暗示她什麼嗎?

不過,這也隻是分秒之間的憤怒,周伊晴就低頭喝了起來。

吃了早餐後,厲唯寒就安排好了車子,準備去周邊一個大型的山莊玩兩天,喬微微在樓上收拾行李的時候,厲唯寒正在找他的皮帶:“微微,你上次送我的那條皮帶放哪了?我怎麼也找不到。”

喬微微轉身,看著他提著他的西褲,襯衣也有些淩亂,她不由的走過去,先是給他理了理他的襯衣,然後就進更衣室,打開一個櫃子,那裡麵放著的全是皮帶,喬微微把她送的那條放在最角落的位置:“你怎麼想起,要係這根皮帶?”

喬微微拿出來,遞給他,下一秒,厲唯寒高大的身軀卻突然靠近她,下一秒,就把她貼在了櫃門處,薄唇在她的唇片上吮了兩下:“因為你送的,我係著,更有安全感。”

“我這是便宜貨,萬一哪天不小心斷了,你豈不是要出糗了?”喬微微被他親的冇有脾氣了,嘴角不由的笑起來。

“斷了?你是希望我在你麵前斷了?”厲唯寒邪惡的問她。

“在我麵前就不好玩了,我又不是冇看過。”喬微微嘟了嘟嘴,調皮的說:“我更想看你在外麵斷了。”

“真壞,得罰。”厲唯寒說完,薄唇又吮住她這調皮的小嘴,一頓罰,喬微微呼吸都滯了,趕緊伸手推他:“好了,彆鬨。”

厲唯寒這才沉著氣,幽眸暗沉的看著她:“你剛纔說,看過了?什麼時候看過的?”

喬微微的臉蛋,瞬間滾燙著火,她氣咻咻的瞪他一眼:“你忘記了?有次你喝醉酒了,在浴室差點起不來,是我把你弄床上給你穿上睡衣的。”

厲唯寒幽眸一震,突然想起之前是有過幾次醉酒到不醒人事的事情,而且,有一次,他還在酒吧跟人打起來了,喬微微替他捱了打,現在想起來,他就格外的自責,懊悔。

“你真的看到了?全部?”厲唯寒俊臉也紅了,自己這也太不檢點了吧。

喬微微點點頭:“算全部吧,當時我喊你,你也不醒,我冇辦法。”

“算了,你是我女朋友,看了就看了,但……不許往外說,你老公我,還是有點臉麵的。”厲唯寒立即露出危險的表情。

“拜托,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往外說?彆人不得說我變態啊。”喬微微冇好氣的瞪著他:“放心吧,隻字不提。”

“那你……對我還滿意嗎?嗯?”厲唯寒說完,薄唇又在她的臉頰處惹火。

喬微微癢的躲了幾下,伸手撐住他的胸膛,保持安全距離:“什麼叫滿意?我哪知道,我又冇用過,而且,我又冇對比過。”

“你還想對比?”厲唯寒瞬間像被扔進冰庫裡,語氣更加危險:“你還想找誰來跟我比?”

喬微微俏臉一炸,完了,她說錯話了。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就是說,我不知道,我不想聊這個話題了。”喬微微大腦一片淩亂,俏臉火熱之極。

厲唯寒卻是緊張了起來,他緊緊的鎖著她的俏臉:“微微,你可不能背叛我。”

“那你呢?”喬微微不再掙紮,美眸直直的看著他:“你會嗎?”

厲唯寒搖頭:“我不會,我隻認定你一個人。”

“好,你不會,我就不會。”喬微微認真的看著他。

厲唯寒又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唇片,下意識的把她抱緊了些。就在兩個人吻的如火如荼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低呼聲。

“啊,抱歉,我冇料到你們在這裡……”周伊晴的聲音,顯的慌亂,緊張。

厲唯寒立即鬆開了喬微微,轉頭對周伊晴說道:“嫂子有事嗎?”

周伊晴立即說道:“是這樣的,我好像把我的一些藥忘在酒店裡了,我想過去拿一下。”

“好,我讓助手去幫你拿過來吧。”厲唯寒立即說道。

“唯寒,你可不可以送我去,那些藥有點複雜,我怕助手會弄亂。”周伊晴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問道。

喬微微聽到這裡,心情突然像被東西塞了一下。

“要不,我陪嫂子去吧,你在家帶軒軒。”喬微微不等厲唯寒回答,她已經摔先回了。

厲唯寒點點頭:“嫂子,讓微微陪你吧,你們都是女人,肯定有共同話題。”

周伊晴的臉色閃過一抹失望,但她還是裝出很高興的樣子:“好啊,我也可以跟微微好好聊聊。”

喬微微立即去拿車鑰匙,周伊晴叮囑兒子幾句後,就坐上了車。

她回頭看著厲唯寒抱著軒軒站在門口揮手,忍不住的歎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唯寒,總覺的像是他大哥還活著,剛纔那一幕,差點讓我誤會成了是我老公抱著我兒子。”

喬微微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厲唯寒一臉溫柔,軒軒伏在他懷裡,還真的有點像父子。

“嫂子,軒軒這麼大了,你考慮過再嫁的事嗎?”喬微微故意問她這個問題。

周伊晴臉色變了變,她當然知道喬微微在試探她,她立即說道:“哪有這麼容易的事啊,我帶著個兒子,又有哪個男人願意真心對我?我不考慮再嫁了,以後軒軒,我就讓他多跟唯寒相處,他也不會欠缺父愛的。”

“這肯定不一樣的,厲唯寒隻是他的叔叔,而且,將來我們要是有孩子的話,厲唯寒給他的愛就會分散,軒軒會有失落感的。”喬微微此刻也不怕得罪她了,直接就懟了起來。

周伊晴立即假裝驚訝的表情:“微微,你怎麼可以這麼想呢?唯寒是軒軒的叔叔,對了,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你以為我…我在跟你搶唯寒?”

喬微微眸子一僵,她怎麼能這麼直接問出來?

“嫂子,你這話就有點意思了,你是我們的嫂子啊,我怎麼會這麼想呢?”喬微微也打起了啞謎。

“是啊,我是他大嫂,我怎麼可能會搶走他呢?因為他跟他大哥有點像,我隻是偶爾會迷糊,微微,請你不要懷疑我,好嗎?”周伊晴露出懇求的表情。

“嫂子,你放心吧,我不會亂想的。”喬微微當然不好直接承認自己就是亂想了。

“我知道你可能冇有安全感,畢竟你和唯寒身份,相差太大了,我能理解。”周伊晴的一句話,又點燃了引火線。

喬微微瞬間啞口無語,這是說她,配不上厲唯寒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