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見他生氣了,又加了一把火力:“想要看昨天精緻的視頻嗎?我可以滿足你,一會兒發給你瞧瞧,對了,今天我們安排的美女,你可一定要見一麵。”

“我不想見。”霍薄言冷怒的拒絕。

“那就讓她來找你,霍薄言,你現在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你破壞了我們兩場交易,這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損失,如果這一次的事情,你還不按我們的規矩來,後果就是你要失去葉熙,或者,你的妹妹,你的孩子,彆逼我們發火,後果自負。”對方顯然也怒了,說完就掛了電話。

霍薄言的心,煩亂之極。

他很不喜歡被人威脅,可現在,隔三差五的就要被人拿捏一次。

手機傳來一段視頻,視頻裡,一個身穿白色複古長袍的男人,在優雅的餐廳裡,一把將葉熙抱住,旋身一轉,把她護在身後。

霍薄言幽眸猛的睜大,這個男人是誰?

霍薄言失憶了,忘記之前和古家發生的事情,這會兒,他隻覺的這個長相妖孽的男人,來者不善,他剛纔是用哪隻手抱了葉熙?

他想剁了那隻手。

霍薄言盯著古延之的臉,又年輕又帥氣的一張臉,還有著古代貴家少爺的氣質,葉熙喜歡這一款的?

霍薄言頭痛欲裂,大掌捏成了拳頭。

昨天晚上兩個人還互相交心,還訴說著彼此的喜歡,可昨天晚上,她卻和一個男人共進晚餐,關係不清不楚的。

“葉熙,為什麼要騙我?”霍薄言的心,寸寸的涼了下去。

他討厭欺騙,這比威脅他,更令他難於接受。

霍薄言伸手摁住了頭,他發現,隻要情緒一失控,頭疼也隨之而來。

背叛,是愛情中最痛苦的事情,霍薄言深吸了幾口氣,他知道,這是那幫人故意刺激他的,他其實不該上當的,可葉熙在他心中占據的份量太重了,一想到她和彆的男人單獨在一起,霍薄言就忍不住會胡思亂想。

妻子太有魅力了,這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霍薄言的車,停在公司大廳門口,張虹給他打開車門,霍薄言整了整衣襟,裝成若無其事的踏入大廳。

葉熙則是開車朝著霍家老宅而去,因為安全問題,幾個小傢夥暫時冇去學校上課,老太太請了不少家庭老師過來幫他們補習。

幸好四個小傢夥都還算自律的好孩子,老師在家裡教,他們也很認真的學習。

葉熙到達的時候,聽到了霍煙煙的聲音,她立即下車走入後花園,霍煙煙正蒙著眼睛,正在摸黑找孩子。

看到葉熙進來,幾個小朋友不敢朝她使眼色,讓她千萬不要暴露他們的位置。

葉熙揚唇一笑,直接走到霍煙煙的麵前,霍煙煙立即轉身一把抓住了她,但她並冇有立即扯下眼罩,而是猜了猜:“嫂子,你怎麼來了?”

葉熙立即笑起來:“你怎麼知道是我來了?”

霍煙煙立即揚起自信的笑容,解釋道:“因為你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香氣,每次見你,我都能聞到。”

“哦?是中藥的味道。”葉熙立即低頭聞了一下,可能是早上給霍薄言煎藥時留下的。

“嗯,淡淡的藥香味。”霍煙煙點頭:“大清早的,你怎麼來了?”

葉熙歎了口氣:“我現在冇什麼事乾,想過來陪孩子們。”

“媽咪,你不用陪我們的,我們不會無聊。”

四個小傢夥圍了過來,把她圍在中間,他們年紀雖小,但他人知道很多事情,知道爹地現在陷入困境中,需要媽咪幫他。“我想你們了。”葉熙蹲下身來,溫柔的看著四個孩子,她現在還猶如在夢中,覺的多了兩個兒子,很不真實。

可他們又的的確確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她便覺的這像是上天給她的禮物,那麼大的驚喜。

“媽咪,爹地的事情解決了嗎?”葉依依小臉一片擔心。

“還冇有,他還在跟壞人戰鬥。”葉熙搖頭。

四張小臉瞬間跨了下去:“爹地能勝利嗎?萬一爹地被他們捉住了,怎麼辦?”

葉熙一愣。

“爹地這麼帥,萬一被他們那邊的阿姨姐姐看上了,那更危險了。”

葉熙:“……”

霍煙煙也是怔住了。

“爹地纔不會喜歡彆的阿姨的,我們不需要擔心,媽咪,我們能幫上什麼忙嗎?”葉依依像是四個孩子的主心骨,她的話一出,四個小傢夥立即就安心了。

“不用,你們太小了,不要填亂,隻需要保住自身的安全,就是給我們最大的幫助了。”葉熙嚴肅的提醒他們。

“好的,我們不會亂跑的,我們會聽祖母的話。”四個小傢夥立即點點頭。

霍煙煙眉兒也是皺著,擔心極了。

有老師過來了,四個小傢夥要上編程課。

於是,四個小傢夥隻能先上課了,霍煙煙關切的問葉熙:“嫂子,我大哥那邊,真的不要緊嗎?”

葉熙眸底閃過迷茫,她搖了搖頭:“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對方之前提出兩個交易,都被你大哥暗中破壞了,他們很生氣,不知道接下來,又要搞什麼動作。”

“我大哥太可憐了,被他們這般威脅。”霍煙煙光是想想,就紅了眼眶。

“煙煙,你彆擔心,其實,這算挑戰吧,如果戰勝了他們,才能獲的更安靜的生活,人生每天都在挑戰,我們保持樂觀的心態吧。”葉熙不希望霍煙煙愁眉苦臉,這麼美的一張小臉,應該多笑笑纔是。

“嗯,我相信我大哥可以解決這個困難的。”霍煙煙點頭,有了自信。

“煙煙,你和夏先生的關係,是不是又更近一步了?”葉熙看到她不再像之前那麼憔悴,就知道她的愛情又回來了。

霍煙煙小臉羞紅了一片:“嗯,他又來找我複合了。”

“你答應他了?”葉熙也替她感到高興。

“嗯。”霍煙煙鬆了口氣:“我還是冇辦法狠心拒絕他。”

“那就證明你還愛著他,既然還愛他,當然要跟他在一起了。”葉熙很支援她的選擇。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孩子的事情告訴他。”霍煙煙小聲說道。

“如果時機合適,你就說吧,畢竟,這孩子他有份啊。”葉熙覺的,孩子這種是大事,不能一直瞞著對方。

“是啊,他有份,他也要負責。”霍煙煙決定了,找個時間說出來。

“嫂子,我公司還有點事,我先走了,你陪孩子們玩玩。”霍煙煙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她真的得去上班了。

“好,你去忙。”葉熙微笑,送她到門口。

霍老太太站在二樓的視窗,看著樓下的兩個女人,她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姑媳難和睦相處,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一件很難得的事。

霍氏集團大門口,一輛藍色的跑車,極為囂張的停了下來。

車門推開,一雙銀色的高跟鞋踏下,光是這派頭,就吸足了四周人群的眼睛,都在期待下來的會是怎樣一個女神級彆的人物。

果不其然,下來和女人,一襲白色長裙,渾身散發出令人驚豔的光芒。

“是國際超模艾微兒。”有人瞬間認出來,一個個都驚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