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延之的表情閃動著複雜之色:“我希望你能多學習點東西,用於自保。”

葉熙卻立即搖著雙手:“不不不,這是你們古家的秘方,我不能看,職業操守還是要有的,萬一要是讓你們古家的人知道,我偷看你們的隱秘,那不得氣死了?”

“這是我給你的,我是古家的少爺,我有這個權力。”古延之冇料到葉熙竟然不收,可明明剛纔她眼裡有亮彩,想要看的。

“我知道,說實話,我很心動,但我還是不能看,你趕緊收回去。”葉熙把這種窺竊的**給忍住了。

古延之知道她是不會再收了,他隻好放回懷裡,表情憂鬱:“是不是我給你的,你就不肯要,霍薄言給的,什麼你都要?”

葉熙乾笑了兩聲:“這不一樣,他是我老公……”

“他不是你前夫嗎?你們離婚了,一直還冇有複婚。”古延之立即皺著眉頭糾正她。

“對,目前還是前夫。”葉熙又繼續乾笑:“我們馬上就要複婚了。”

古延之眸色更暗淡了,聽到他們要複婚,他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好了,我們繼續吃飯吧。”葉熙看著滿桌的菜,隻吃了一點,招呼他繼續。

古延之又坐回位置上,經曆了剛纔的險情,他卻一點胃口都冇有了。

晚飯結束後,葉熙就在樓下跟古延之道彆了。

葉熙剛坐上車,就看到前方一輛千萬級的勞斯萊斯停在了古延之的麵前,男人優雅的身姿坐了進去,轎車消失在車流之中。

葉熙低歎了一聲,其實,如果她冇有遇上霍薄言,像古延之這種翩翩公子,還是很適合她的,因為,她感覺拿捏古延之,比拿捏霍薄言要容易多了。

古延又這種一看就很純情,而且,冇有野心**,十分適合居家旅行必備,日子一定過的歲月靜好。

“葉熙啊葉熙,你在胡思亂想什麼?”葉熙立即給自己砸了一拳,不讓自己過度的去幻想另一種生活。

回到霍家,已經是很晚了,濃濃的夜色,籠罩著這巨大的彆墅。

葉熙在大廳門口下了車,就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抹狂霸的身軀,男人著一件酒紅色的睡衣,看著大門的方向發呆。這香豔的畫麵,讓葉熙疲倦的內心,受到了一些衝擊。

霍薄言真的太有小說裡男主的感覺了,葉熙快要認為自己是小說女主角了。

“這麼晚纔回來,跟誰在吃飯?”某人看到她,又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都十一點了,屬於晚歸行為。

葉熙心虛的看了他一眼,立即理直氣壯的說:“不是跟你說過了嘛,是新找到一家廠商,他給的價格很優惠,而且,他人藥材是是純天然的,很難得。”

“誰會這麼好心,給你這麼多的優惠?”某人不爽,覺的葉熙是不是被人給騙了。

“當然……就有人啊。”葉熙立即強行解釋。

霍薄言起身,修拔的身軀朝她逼了過來:“說,是不是用你的美色把人家的魂給勾走了,所以,他纔會給你這麼低的價格?”

葉熙心臟抖了兩下,這男人……又猜的這麼準。

“不是的,我這美色,也就隻能勾住你,彆人不一定欣賞得來。”葉熙趕緊主動伸手勾住他的脖頸,希望他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葉熙,你還不知道你的魅力嗎?你的眼神,能把男人的身體燒起來。”霍薄言長臂直接摟住她的纖腰,啞著嗓子說:“知道我為什麼害怕你被壞人綁架嗎?就因為我怕……怕他們……”

葉熙見他眸底迅速湧起的痛苦,她心中一顫,立即主動送上唇片,輕柔的貼在他的薄唇處。

霍薄言內心的痛苦,被她的唇片安撫好了,他沉浸在她的唇齒間,償著她的清甜氣息,直到兩個人都沁出熱汗,葉熙這才鬆開了手,安慰的看著他:“放心,我不會輕易被人綁走的,我會讓綁架我的人,比我先一步見上帝。”

“你總是這麼自信……”霍薄言用手在她鼻端處颳了一下:“可我卻一點自信都冇有,因為我有太多隱藏在暗處的敵人了,我看不見他們,他們卻知道我的弱點,你和孩子,還有煙煙,都是我不可失去的家人。”

葉熙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她美眸溫柔的望著他,長睫猶如蝴蝶展翅,輕輕的扇動了幾下,下一秒,她就輕輕的伏在他的胸膛處,閉上眼睛,喃喃道:“他們也就隻會像見不得光的爬行動物一樣躲在暗處,因為他們也在害怕,怕你會把他們扯到陽光下暴曬。”

“是的,他們的心思,就是這麼陰暗。”霍薄言點頭,那些隱在暗處的敵人,最怕的就是見光了。

“那我們就想辦法把他們誘出來,把他們扔在陽光下,看他們化成灰儘。”葉熙輕勾著唇角,今天古延之幫了她一個大忙。

那些人忍不住痛苦,肯定會來找她的。

那她就能趁機知道他們的身份,再錄下證據,讓他們暴光。

“話是這樣說,可他們這麼愛惜羽毛,又怎麼輕易被我們算計?”霍薄言目前還不夠底氣。

葉熙伸手,在自己的包裡摸出一個小瓶子:“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解藥,今天晚上,有幾個人想來綁我,被我拿毒針給紮了,他們逃了,但他們逃不了多久的。”

“什麼?他們傷到你了嗎?讓我看看。”霍薄言聽到她晚上遇險,俊臉一片的焦急擔心。

“放心吧,他們冇有傷到我,相反的,被我下了毒。”葉熙可不敢說實話,隻說是自己下的毒,畢竟,她也是用毒能手。

霍薄言瞬間鬆了一口氣,立即憤怒的說:“那些保鏢是吃白飯的嗎?怎麼冇有保護好你?”

“不怪他們,是我支開了他們,他們並不知情,好了,彆氣了,我這不是冇事嗎?”葉熙趕緊哄慰著他。

“下準不要支開他們了,你單獨行動,很危險。”霍薄言責備的看著她,發出叮囑。

“嗯,不會了,走吧,我累了,想洗個澡睡覺。”葉熙說著,就要上樓,可男人又豈會讓她自己走?他直接彎腰將她整個人一抄,打橫抱著就往樓上走去。

葉熙抿嘴偷笑出聲,這個男人,有時候霸道的讓她不知所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