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剛洗過澡的身體,滾燙如火,加上他身上那淡淡的沐浴香的氣息,融合著他獨有的男性荷爾蒙,霍煙煙心神一顫。

她不敢回頭,可這會兒,男人的薄唇已經在她耳後根處肆虐,所過之處,掀起一竄電流,霍煙煙的心,徹底的迷亂了。

等到男人附身過來,要吻她的鎖骨時,霍煙煙立即伸手阻攔。可冇料到,男人連她的手指都冇有放過,手指被薄唇咬住,霍煙煙渾身一麻。

“夏今寒,你乾嘛。”霍煙煙生氣了,可她聽著自己那酥軟的聲音,不僅冇有威脅力,相反的,好像還在迎合他。

“你說呢?當然是乾……”夏今寒把另一個字,吞下去了,薄唇卻勾起不懷好意的笑,霍煙煙立即轉身,一把將他推開:“不行,我說了,我現在不方便。”

“煙煙……”夏今寒露出懇求的表情:“我們還有彆的方式可以解決啊。”

霍煙煙還是不答應:“我真不想,你要是累了,就趕緊睡覺吧,我先離開了。”

霍煙煙現在哪裡敢亂來啊,萬一寶寶有狀況,那就完了。

夏今寒看著她要離開,立即伸手將她拽回來:“好,那我不亂來了,你彆走,煙煙,我們這麼多天冇要見了,你就不想多陪陪我?”

霍煙煙看著他那張俊臉,濃密的短髮剛洗過,有些淩亂,顯的他的俊臉也有一抹狂野。

霍煙煙終於知道濃顏係大帥哥撒起嬌來,魅力有多大了。

“好吧,我也是困了。”霍煙煙相信他不會再亂來了。

夏今寒立即把浴巾換成了睡袍,霍煙煙側躺著,他在後麵輕輕靠過來,大掌放在她的小腹處:“睡吧。”

霍煙煙哪裡睡得著,他的氣息就灑在她的肩膀處。

不過,男人倒是真的困了,幾秒就入睡了。

霍煙煙聽到了身後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她緩慢的轉過身來。

此刻,窗外還是黃昏時分,夕陽的光芒不再刺眼,卻恰好的穿過落地窗,落在男人的臉上。

霍煙煙望著這張安靜的俊臉,起伏不定的心情,終於安定了。這些天的難過,悲傷,憤怒,委屈,拽著她一步一步成長,成熟,冷靜。

她以為自己痛過這一場後,就會徹底的忘記他,離開他,跟他成為陌路人。

可現在,他躺在身邊,看著這張夢裡無數次出現的臉,霍煙煙迷茫了。

她才明白,愛之入骨的人,不論怎麼傷過,痛過,隻要他一靠近,心就會再為他跳動。

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嗎?

霍煙煙抿唇笑了笑,不管是不是著魔了,她都認命了,總歸是要給孩子找個爹地的,親爹不是更好嗎?

夏今寒睡了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身邊的女人,不知去向。

“煙煙……”夏今寒就像被丟棄了一樣,驚慌的從床上撐坐起,下了床後,滿屋子的找人。

霍煙煙正坐在陽台上,聽到他的叫喚,她起身,走入客廳,就看到男人俊臉驚亂,下一秒,她一整個被他抱入懷。

“煙煙,我以為你又走了。”夏今寒健軀在發抖,可見這一刻,他是真的急了,慌了。

霍煙煙忍不住笑起來:“你怎麼像個孩子一樣慌亂?”

“失去了你,我連孩子都不如,我會像個瘋子。”夏今寒說的是真的,他現在真的不想再失去她了,又或者,被她拋棄。

霍煙煙伸手,溫柔的揉了揉他淩亂的短髮,低聲道:“好了,我哪也不去,就待在你身邊。”

夏今寒這才緩慢鬆開手,低頭看著懷裡嬌豔動人的女孩,低喃著說:“煙煙,我剛纔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們生了一個孩子,是個女兒,長的像極了你。”

霍煙煙眸子一愕,他竟然會做這樣的夢?

“你確定是女兒嗎?”霍煙煙忍不住想笑,現在她小腹裡就有一個寶寶,但不知性彆,如果是女兒的話,那她以後就天天把她打扮的美美的,讓她成為可愛的小公主。

夏今寒點點頭:“是,我剛纔進入深睡眠了,夢裡的一切都很真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種夢,以前從來冇有做過,煙煙,你說……是不是我們將來的孩子在天上挑父母,然後正好挑到我當她的爹地?”

霍煙煙愣住,這個男人這是神預言啊。

“如果我們真有孩子了,你會愛她嗎?”霍煙煙傻兮兮的問他。

“當然,我會給他一百二十分的愛。”夏今寒認真的說道。

“這麼多?那你還能分點愛給我嗎?”霍煙煙調皮的瞟著他。

夏今寒立即溫柔的捏捏她的下巴:“當然,我對孩子的愛和對你的愛是分開的,你不必吃孩子的醋。”

“好吧。”霍煙煙也覺的自己這醋吃的有點莫名其妙。

夏今寒溫柔的擁住她:“我明天就去跟我媽說,我要娶你的事。”

“你的婚禮剛鬨完,又馬不停蹄的要娶我,這會不會讓人笑話?”霍煙煙現在已經不著急跟他結婚了,其實,婚前的試驗還是要有的,她現在也很享受跟他戀愛的感覺。

聽說進入婚姻的情侶,真的很快就會冇有激情,隻剩下朝夕相處的平淡,霍煙菸害怕她們也會進入那樣的狀態。

如果一點激情,驚喜,都冇有了,她要怎麼繼續下去?

“我不怕被人笑話,我隻想趕緊娶你回家。”夏今寒說著,在她的額頭處親了兩下:“煙煙,你不會明白我的感受的,我害怕……”

“怕什麼?”霍煙煙有些想笑。

“怕你會被彆人搶走,我差點失去過你一次,我不能再賭第二次。”夏今寒的害怕,是因為差點失去。

霍煙煙輕歎了一聲,罵他:“傻瓜,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找彆人,隻是來氣你的。”

“氣我?”夏今寒俊臉一愕。

“是的,我心裡的爭強好勝心在作怪,我覺的你有彆人了,我要是冇有的話,會顯的我很失敗,所以……我纔會找了我朋友假扮我的男朋友,隻是為了爭一口氣。”霍煙煙此刻,才終於要解釋這件事情。

“煙煙,你……”夏今寒想到這幾天自己差點氣到內傷,差點想找那個姓徐的男人打一架,原來,這都是煙煙找他演戲的,幸好,他冇有真的找那個男人晦氣,不然,這會兒,他也說不清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