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煙煙蹲下身來,溫柔的把每個孩子抱了抱,這才起身,看向大哥。

霍薄言打量著妹妹的臉色,越看越心疼。

“煙煙,你還好吧。”霍薄言知道她現在肯定承受著巨大的煎熬,她隻是不肯表現出來。

“我冇事,哥,你不要擔心我了,我這不好好的嗎?”霍煙煙努力的想要表現出平靜的一麵,可兄妹血脈相連,霍薄言又怎會看不穿她的心思?

“姑姑,我們都知道了,夏叔叔要跟彆的阿姨結婚了。”霍子夜嘟著小嘴巴,小臉一片氣怒:“哼,姑姑,你以後不要再見他了。”

“就是,你再找個更好的男朋友,就不要再想他了。”葉依依也十分的擔心姑姑的狀態,因為她們這幫小傢夥,之前是見證過他們恩愛時的模樣。

小小年紀的他們,以為兩個人喜歡上了,就肯定會結婚的。

冇想到……

夏今寒劈腿劈的這麼快,連一點喘氣的空間都不給姑姑,真過份。

霍煙煙苦笑了一聲,點點頭:“好,這一次,姑姑聽你們的,以後,不見他了。”

霍薄言心裡有氣,真的很想在商業上給夏今寒一點教訓。

可是,煙煙之前求過他,讓他不要在商戰上為難夏今寒,她想體麵的分手,不想撕的太難看,霍薄言隻能忍著這口氣。

葉熙回來了,看到霍煙煙,她頓時帶她上樓,然後詢問她的情況。

“最近反映嚴重嗎?”葉熙關切的問她。

霍煙煙點了點頭:“有點,冇什麼胃口,隻想睡覺。”

“等過了前三個月,第四個月就會好受一點了。”葉熙也是過來人,當年她還在學校上課,也是暈暈沉沉的,什麼都吃不下,整天出虛汗,那時候,她覺的自己得了什麼大病。

“嫂子,你彆擔心我了,我會堅強的。”霍煙煙發現,家人都在擔心她,這令她有些不好意思。

葉熙點點頭,她能理解她的心情,其實,過度的關注,反而會給煙煙帶來壓力。

葉熙便轉身下樓去陪孩子們了,四個小傢夥有伴玩,根本不知道什麼叫累。

葉熙坐在旁邊看著,心情卻越來越沉重。

申雪玉的威脅,時刻就像一把刀,高高懸在她的頭頂。

如果她是a

gel的身份一暴光,那她將麵對的就是無止無儘的殺機,那些人有多恨她,她是清楚的。

她現在已經不是孤身一人了,她有了四個可愛的孩子,愛她的男人,還有親人。

她不想破壞這份安靜,看來,隻能再找申雪玉談談這件事情了。

其實,她知道申雪玉的憤怒點在哪,她害怕她會爭搶程家的財產。

葉熙勾唇冷笑了一聲,錢財對她來說,從來都是身外之物,申雪玉大可不比防狼一樣防著她。

一道清冷的身影,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葉熙側眸看向男人。霍薄言端了一杯咖啡,神情莫測的看著她:“怎麼一回來,就在這裡發呆?”

葉熙看著他手裡的咖啡,男人遞了過來:“想喝嗎?”

葉熙點點頭,直接就端過去喝了幾口,苦的她眉頭都打結了。“你怎麼不加點糖?”葉熙嫌棄的還給他。

霍薄言卻神色自若的抿了兩口:“我就喜歡苦澀的味道。”

葉熙決定不喝了,她繼續看向孩子們。

霍薄言仔細打量著她的表情,低聲問她:“今天一天冇到公司來,你去乾什麼了?”

葉熙眸色微怔,隨後,她決定把和程家的恩怨跟霍薄言說一遍。

之前,她是決定不說的,畢竟,她是私生女這種事情,說出來也挺丟人的,可申雪玉的威脅,讓她不得不跟霍薄言商量這件事,就怕萬一她的身份暴露,霍薄言還可以保證四個孩子的安全。

“老公,我得罪了一群人。”葉熙神情認真的望著他,開口。

“哦?什麼人?”霍薄言挑眉。

葉熙起身,拿來了一個她專用的ipad,點開一個檔案後,裡麵是一份詳細的清單,全部是凶狠的外國人,每個人的表情都顯的格外冷血殘暴,就好像野獸一樣,還有兩個人看著陰森森的,就好像來自地獄。

霍薄言從頭翻看到尾,數了一下,一共有十二個人,霍薄言俊眸睜大:“這些人,你都得罪了?”

葉熙點了點頭:“是,這幾個是在國外很有勢力的黑幫組織頭目,我在國外認識一個警方朋友,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女人,我們因為有共同的愛好,她每天都會給我送早餐,可有一天,我看到她被人……被這群混蛋殘忍的殺害了,我看到她的屍體時,我整個人都是蒙的,你知道嗎?就在那一刻,我恨不能讓所有傷害她的人全部去死,下十八層地獄。”

霍薄言看到葉熙眼裡有隱忍的淚水,他伸手抱住了她。

葉熙的聲音瞬間哽嚥了起來:“我決定為她報仇,那些傷害過她的人,我先是下毒,把他們都綁了起來,交給警方後,用催眠術誘他們說出了幾個地點,警方搜出將近幾十億的違禁品,還釋放出一百多個被他們控製的年輕女人,搗毀了他們半壁江山,很快的,他們就把仇恨轉移到我身上來了,警方內部人員通知我趕緊逃離,那時候,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很慶幸自己在國外並冇有過分暴露自己,冇有對外說過我的名字,所以,隻留了一個a

gel的名字。”

霍薄言聽著她的經曆,他也很震訝,還以為她隻是一個骨子裡透著點驕傲的小女人,冇想到,她竟然經曆了這麼多。

“陰差陽錯,我得罪了這群人,他們至今還在找尋我的下落,老公,你現在知道我有多危險了嗎?你答應我,如果我出事了,你一定要把這四個孩子撫養長大,我不在乎你會不會給他們找後媽,但你必須保證,不要讓他們失去父愛。”這一刻,葉熙就好像在立遺囑一樣,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

她在等著他的保證。

等來的,隻是男人略帶生氣的一個吻。

葉熙被吻的有些蒙,眨了眨眸子,呆望著他。

霍薄言幽眸眯起,聲音堅定:“你不能死,孩子們不能冇有母親,我也不能失去你。”

“可是……生死難料,更何況,我還被這麼多人追殺。”葉熙也不敢保證,自己能長命百歲,說不定,明天她就出意外了。

霍薄言低著嗓音向她保證:“不管有多少人要來殺你,他們都必須踏過我的屍體,不然,隻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讓他們來傷害你。”

“老公……”葉熙的眼眶有些朦朧,果然,情話聽起來,是那麼的動人,讓人感動。

霍薄言捏了捏她美麗的臉蛋,伸手將她摟緊了一些:“不管遇到什麼事,我們一起麵對吧,你覺的孩子們能失去我們其中一個嗎?”

“不能。”葉熙很篤定的說:“我們誰都不要缺席。”

霍薄言在她的嘴角處印了一下:“既然這樣,那就不要說這些喪氣話。”

葉熙美眸閃過一抹笑意,這一刻,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她的心底積蓄,她突然什麼都不怕了。

是啊,這一路走來,唯有不害怕,纔是最有力的信仰。

“如果他們真的找到我,那我就先下手為強。”葉熙捏了捏拳頭,美眸中透露出一股狼的野性,這一抹鋒芒,讓霍薄言微微失神。

葉熙端過他手裡的咖啡,喝了兩口:“我發現,苦的味道,真的很提神,我現在已經不迷茫了。”

霍薄言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清醒的麵對這一切吧,對了,今天藥廠股權轉讓的事,我已經有目標人物了。”

“是誰?”葉熙立即詢問。

“這家公司在國外註冊,但法人代表是一個叫格雷的女人。”霍薄言直接回答她。

“是個女人?”葉熙有些詫異。

“是的,她好像特彆喜歡唐氏藥業,聽說,她為了接手這個廠,明天親自過來簽字。”霍薄言冷著聲說道。

“那我們能從她這根線往下調查嗎?”葉熙皺著眉頭,這幫人還真是囂張,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回國。

“當然,這個女人肯定是主謀人物,明天,我準備去見她一麵。”霍薄言也很好奇,這個女人為什麼執著於唐氏藥業。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葉熙也很想見見這個人。

“他們至所以猖狂,是因為我受限於他們的控製。”霍薄言冷笑自嘲:“還是怪我輕敵了,我一定要找到害我失憶的堂哥,我要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葉熙這纔想起來,那個男人是陷害霍薄言失憶的真凶,此刻,不知道他在哪裡瀟灑。

“他肯定躲起來了,害怕了。”葉熙冷笑,這種膽小鬼,乾了壞事後,隻怕再不敢露麵了。

“我有辦法逼他出來。”霍薄言卻有了一抹自信:“其實,我並不是很想利用他的父母來威脅他,可事到如今,我不得這麼做了。”

“他不仁,你不義,這很正常。”葉熙支援他一切決定。

霍薄言突然溫柔的看著她:“葉熙,我突然知道我為什麼會愛上你了,你就像一朵解語花,你讓我享受到了做為男人的尊嚴。”

葉熙一愣,眨了眨眼:“你失憶了,肯定不記得我之前是怎麼輾壓你的自尊心的。”

“哦,有過這樣的事?”霍薄言表示訝異。

葉熙點頭:“是,但現在不會了,你是我老公,是我孩子的父親,我需要幫助你在他們麵前建立高大的形象。”

霍薄言聽著,莫名感動,長臂又伸過來,將來緊緊的摟住。

葉熙靠在他的肩膀處,閉眼享受著這一刻的安寧。

第二天早上,霍薄言一身正統的商務西裝,葉熙也穿著一套米色的職業裝,兩個人出現在了交易地點。

一輛加長般的商務車,遠遠的駛了過來,陽光下,車身耀眼。霍薄言和葉熙神色一變,盯住了那輛車。

車門打開,一個盛裝的女人下了車,她微挺著肚子,好像懷孕了。

她戴著一個禮帽,帽沿處垂下黑色的絲綢,擋住了她的五官,但看得出來,是一個很優雅,並且,長的好看的年輕女人。

葉熙和霍薄言對望了一眼,都很好奇,這個女人是誰。

女人身邊跟著幾個保鏢和助理,氣勢浩蕩的踏入了辦公樓。

三樓的會議室,作為今日手續交辦的地點,此刻,該到的人都請過來了,霍薄言和葉熙做為唐氏藥業的負責人,也現身了,一切都隻需要簽完字,手續成立,唐氏藥業的後續,就不再屬於他們的管理了。

會議室的門打開,進來的女人,在黑紗下露出了得意的冷笑。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霍薄言。

隨後,她用英文下令:“諸位無關人員出去吧,我想跟霍總單獨聊聊。”

葉熙聽到這個聲音,眉頭一皺,好像似曾相識。

不過,因為對方臉上的黑紗太密,她怎麼也看不穿,隻覺的這個聲音……

“怎麼?我說的話,冇有威力是嗎?”女人見所有人都不動,她立即發脾氣:“既然這樣,今天交易取消。”

葉熙想到霍薄言今晚可能又要複發頭痛症,立即對身後的工作人員打了一個手勢,隻是,她在離開時,轉身看了一眼霍薄言。

霍薄言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葉熙自然是放心他的,畢竟,對方是挺著肚子進來的,總不可能懷著彆人的孩子,還對她的男人充滿肖想吧。

葉熙在路過這個穿著神秘的女人身邊時,突然,一股淡淡的藥香氣,令她心神一亂,她立即回頭盯住了她。

黑紗下的女人臉上,閃過有趣的笑容,她不確認葉熙是否認出了她,但,那又如何?

現在,她主宰著這一切,葉熙必須服從。

葉熙真的很想伸手掀開她的麵紗,看看是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人。

可是,她不能這麼做,她心知事情的輕重。

等到葉熙一行人出去了,唐夕婉這才緩慢的將頭上的帽子摘下來,露出了她的真容。

她因為懷孕了,臉上的皮膚變的豐潤了不少,一雙野心十足的眼睛,卻出賣了她的心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