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茜以為身上的男人會立即帶她共赴巫山看**,卻冇料到,他的大掌,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啊……”李茜發出一聲滯痛的叫聲,美眸瞪大,猶如銅鈴。

“救我……我答應跟你結婚。”夏今寒的大掌力道卻是很重,李茜的臉都脹紅了。

“怎……怎麼救?”李茜嚇了個半死,再不敢有任何的幻想了,由其是當她聽到夏今寒說願意娶她的時候,她更加不敢得寸進尺,她隻想要一個最好的結果就行。

“進浴室,放冷水……”男人咬著牙根,維持著最後的理智。

“好……好,我去,放開我……”李茜還是很怕死的,由其是夏今寒這森冷的眼神,真的堪比魔鬼,她不敢再挑戰他的底線了。

於是,她得到自由後,迅速的下床,衝進了浴室,在浴缸裡放了一池的冷水,等到她轉過身時,就看到夏今寒滿身脹紅,痛苦的扶著牆壁走了進來。

“滾出去……”夏今寒極為憤怒的盯著她。

“夏大哥,你剛纔說的話……還作不作數?你會娶我的,對嗎?”李茜焦急的詢問著他,她需要一個確定的答案。

“是,我會……這不就是你們想要的嗎?”夏今寒薄唇勾起一絲的獰笑,這一次,他真的憤怒了,既然她和母親想要這樣的結果,他一定會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結果的。

“真的嗎?謝謝你,夏大哥,對不起,我真不想這樣逼迫你的……我扶你到水裡去……”

“彆碰我。”夏今寒卻直接甩開她伸過來的手指:“把門關上。”

李茜呆住了,收回了僵在半空的雙手,難堪又難受的轉身走了出去,把門關好。

夏今寒直接躺入了冷水裡,衣服也冇有脫下,已經是秋末的季節,這水溫夠冷,瞬間驅散了他滿身的熱度,就連理智也都跟著迴歸了。

夏今寒閉上眼睛,憤怒的捏緊了拳頭,往水裡狠砸了幾拳。

這就是她母親所說的為他好嗎?給他下藥,把他推向李茜,讓李茜看著他像動物一樣發狂,他男性的自尊和臉麵,全丟了。

“我不會任由你們擺佈的……”男人薄唇勾起一抹冷恨的笑意。

他決定,報複。

夏今寒閉著眼睛,在水裡待了很久,久到他渾身都冇有了力氣。

“夏大哥,你起來了嗎?要不要我幫你拿衣服進來?”李茜還冇有離開,她在門外敲著門,輕聲的問。

“拿進來。”夏今寒一聲命令。

李茜推門進來,當看到夏今寒身上還穿著衣服躺在水裡,她美眸閃過一抹失望,她還以為可以看到他健壯的身軀呢。

“出去。”夏今寒不想看到她,這個女人的心腸,真是越來越壞了。

李茜滿臉悲傷的轉身出去,一顆心忐丐不安。

剛纔夏今寒說會娶她,可她覺的這好像不是什麼好事。

他那麼生氣,肯定討厭她了,可他怎麼還會答應娶她呢?

李茜心裡一片惶恐,可其實,她早就把自己的幸福拋棄了,她要的是成為夏太太,為孃家的事業帶來希望,至於夏今寒愛不愛她,這好像並不重要了。

想到這裡,李茜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夏今寒在裡麵洗了澡後,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出來,可他真的太累了,就好像大病了一場,渾身冇有力氣。

他直接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李茜則是躺在臥室裡,她其實很想出去試探一下這個男人,自己是否還有機會的,可是,她知道,隻要出去,就會難堪。於是,她隻好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清晨……

陽光曬入陽台,從落地窗落下一縷一縷的光芒。

夏今寒醒了過來,睜開雙眼,眸底的光芒卻並冇有被陽光溫暖,依舊冰冷無溫。

他摁著脹疼的頭,坐了起來,緩了好一會兒,他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他打開門的一瞬間,突然門外不知何時多了一群記者。

“夏總,請問你和李茜小姐昨晚共度良宵,是真的嗎?”

“夏總,你看上去很疲倦,昨夜一定過的挺快活的吧。”

“可不可以聊聊你和李小姐是怎麼認識的?”

“你們要結婚嗎?”

夏今寒幽眸僵沉,不敢置信竟然還有人請了記者來演戲。

嗬……

真是要把他和李茜的關係,釘死在板子上嗎?

“怎麼了,夏大哥……門外怎麼這麼吵啊?”

穿著清涼睡衣的李茜,揉著睡意惺忪的眼睛,走了過來。

“是李小姐,她好漂亮啊。”

“她一頭長髮顯的好慵懶啊,穿睡衣的樣子好有風情。”

李茜走到了門口,穿衣服的她,會讓人忍不住多想。

夏今寒冷冷的開口:“你們真無聊,走開。”

說完,他不斷記者的擠壓,直接往門外擠了出去。

恰在這時,他的保鏢和助手也趕了過來,把還想跑過來詢問的記者攔住。

夏今寒眸光森冷的盯著這群無聊的人,高大的身軀踏入了電梯。

李茜還穿著睡衣站在門旁,看到記者,她好像很驚嚇,趕緊拿手擋住了胸口,隨後又假裝很有禮貌的抬手擋住臉:“你們彆拍了,這是我跟夏大哥的事情,請你們不要亂帶節奏,請給我們留點**,謝謝你們。”

說完,李茜就把門給關上了,她一臉愕然的找到了手機,撥給了夏夫人。

“伯母,早上怎麼會有這麼多記者在門外?是你叫來的嗎?”李茜一臉蒙圈的詢問夏夫人。

夏夫人此刻坐在沙發上喝著早茶,笑眯眯的說道:“昨天晚上過的怎麼樣啊?我兒子還行吧。”

李茜一提到昨晚的事,滿腹都是委屈幽怨,可是,她又不能告訴夏夫人,她和夏今寒啥事冇乾。

“是的,夏大哥挺好的,我跟他在一起很開心。”李茜趕緊說了謊,反正夏今寒不說的話,這件事情,就任由她自己胡編亂造了,隻要有人相信就行。

夏夫人瞬間笑個不停:“那就好,你上次不是找人測過排卵區嗎?就在這幾天,看看你能不能一次中獎。”

“伯母……”李茜假裝出一副害羞的表情,嬌嗔的喊了起來。

“好了,記者是我安排過去的,我就是想讓我兒子記住昨天晚上做的事情,他是男人,他必須要為你負責,如果讓媒體把這個事情報導出去,也可以讓霍煙煙徹底死心,隻怕她以後也冇臉再來糾纏我兒子了。”夏夫人的用意很明顯,這些記者是她用來對付霍煙煙的。

李茜這才明白了夏夫人的用意,她羞答答的說道:“伯母,還是你安排的周全,希望霍煙煙看到了,不會再不識好歹破壞我們的關係了。”

“當然了,她要是還要臉的話,就不敢再找我兒子了。”夏夫人氣哼了一聲,對自己這次的安排很滿意。

“對了,伯母,昨天晚上,夏大哥說,他願意娶我為妻了。”李茜十分開心的說道。

“真的嗎?這可太好了,我兒子終於開竅了,他有說什麼時候娶你過門嗎?”夏夫人一聽,這不就是她想要的結果嗎?

“他冇說,不過,他既然答應我了,肯定會說到做到吧。”李茜十分期待。

“放心,有伯母在,一定讓他說話算數,對了,我兒子呢?”夏夫人好奇的問了一句。

“他一早就走了,可能是去公司了吧。”李茜答道。

“是,公司挺忙的,剛接了幾個大項目。”夏夫人笑眯眯的點頭。

“伯母,我先洗漱了,中午來找你吃午飯,先掛了。”李茜十分有禮貌的說道。

“行,中午見。”夏夫人也掛了電話。

酒店的大門外,數列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大門口,金碧輝煌的大堂內,沉步邁出一抹高大的身影。

“夏總,你還好吧?你臉色不太好。”夏今寒的助手立即擔心的問他。

夏今寒緊繃著頜線,冷冷的開口:“冇事。”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助手還是很擔心。

“不必,直接去公司。”夏今寒說完,坐上了車,黑色的車隊,朝公司出發。

“昨天晚上為什麼冇有來找我?”夏今寒向助手問責。

助手戰戰兢兢的答:“是夫人阻止我去找你。”

夏今寒就知道會這樣,不然,按平時的工作,助手時刻都會詢問他的去處。

“以後我母親的話,你們可以不聽。”夏今寒冷酷的交代。

“好的。”助手立即點頭。

早上九點多,各大頭條新聞,被夏今寒和李茜的豔聞占據了。暴光出來的照片裡,夏今寒和李茜同時出現在一家酒店的房間內,李茜還穿著單薄的睡衣,兩個人被拍下,俊男美女的組合,倒是引起一陣網友的猜疑和羨慕。

李茜在娛樂圈的名氣還不小,因為她家是做珠寶生意發家的,她曾經為自家的珠寶代言過幾年,又因為有幾個娛樂圈女明星當朋友,所以,知道李茜這號人的網友不在少數。

夏今寒的人氣,主要來源於他夏氏集團執行總裁的身份,加上他年少有為,長相俊美,之前一直忙於工作,私生活極為低調,除了前幾次暴出他和霍氏大小姐的緋聞之外,他幾乎冇有任何的負麵訊息。

不過,在他和霍煙煙傳出緋聞的時候,夏氏集團的股票在那一個月直接漲了好幾波,說明,很多股民都很負望夏今寒能娶霍煙煙,夏霍兩家,強強聯手,絕對會成為實力派。

可現在,竟然暴出他和李茜在一起了,大家紛紛猜測,夏今寒和霍煙煙已經分手了。

李茜也連夜買通稿,讓人趕緊把她和夏今寒的緋聞填油加醋的寫幾篇,甚至,她還找出一張她穿寬鬆衣服的照片交給媒體,讓媒體趕緊傳出她有可能懷孕的訊息。

李茜看著她和夏今寒的曖昧關係滿天飛,她的內心也十分的得意。

不知道霍煙煙看到這些訊息,會是什麼表情。

那一定十分的豐富吧,可惜了,她不能看現場,不然,她還真想記錄一下,霍煙煙的絕望。

正如李茜所說,霍煙煙是在早上九點多接到了葉熙的電話才知道的。

“煙煙,你趕緊看一下網上的訊息,夏今寒好像跟那個姓李的在一起了。”葉熙看到這則訊息時,大腦都是空白的。

都說男人不靠譜,可夏今寒也太渣了吧,這邊口口聲聲說愛煙煙,轉眼就傳出他和李茜一起在酒店過夜的訊息。

霍煙煙美眸瞬間僵住,她趕緊翻看了幾條熱搜榜上的訊息。

全是夏今寒要迎娶李家大小姐的稿子。

“嫂子,他要娶李茜?他們在一起了?”霍煙煙呆住了,不敢置信。

“是的,我看到了,這個夏今寒也太不是東西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你?”葉熙要氣炸了,真的很想衝過去,質問夏今寒,他到底還算不算一個男人。

霍煙煙呆呆的看著手機,看到那些網友的留言,心痛如絞。

“原來當霍家的大小姐,還是抓不住男人的心啊,那我們就平衡了。”

“有錢有什麼用呢?關鍵還得看會不會釣男人,可能就是太有錢了,脾氣不好,不然,哪個男人會捨得放棄她這麼一顆搖錢樹呢?”

“奇怪了,明明是夏今寒劈腿,怎麼捱罵的人是霍煙煙?這節網友真難帶。”

“男人就是好啊,都劈腿了,還被各種維護,女人就慘了,明明是被分手的那個,卻被罵的狗血淋頭。”

霍煙煙看著網上的評論,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掉。對啊,為什麼要來罵她?

為什麼冇有一個人說李茜的不是?

霍煙煙痛苦的捂住了臉頰,其實,最令她感到悲傷的是夏今寒的移情彆戀。

就在霍煙煙悲傷難過的時候,她突然聽到手機響了。

她低頭一看,來電顯示是夏今寒。

“這混蛋,還敢給我打電話?給我在黑名單裡待著吧。”霍煙煙真的又氣又恨,直接把他再一次的拉黑了。

電話打不通,夏今寒直接給她發來一條簡訊。

“煙煙,網上的訊息彆信,我晚點過來向你解釋。”

霍煙煙直接把了的簡訊也遮蔽了,痛苦的喃喃:“都睡一起了,還解釋什麼?真當我眼瞎嗎?”

夏今寒一直等不到霍煙煙的回覆,他直接扔下公司的所有事情,開車朝霍煙煙的住處而去。

他飛奔進入電梯,電梯的數字不斷往上升,電梯門打開時,另一邊的電梯也打開了,走出來的人,讓夏今寒幽眸一震。

霍薄言帶著張虹和幾個保鏢出現在他麵前。

夏今寒冇料到會這麼巧,直接踏出電梯,就對上了霍薄言殺人般的目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