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薄言目光犀利的把夏今寒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夏今寒俊臉一片窘迫,因為他身上穿著的睡衣,還是霍薄言的。

“哥……”霍煙煙慌急的走了出來,看到霍薄言,美眸一喜:“你怎麼來了?”

霍薄言將手裡提著的東西交給她:“給你買的早餐。”

霍煙煙愕住,立即開心的笑起來:“哥,你是不是記起我來了?你以前就經常給我買早餐。”

霍薄言看著自己的妹妹,寒眸眯了眯,盯著夏今寒問:“你怎麼還不走?”

霍煙煙發現大哥好像不待見夏今寒,她趕緊對夏今寒說道:“你趕緊離開吧。”

夏今寒:“……”

他有那麼多餘嗎?

霍薄言提著早餐走了進來,打量了一下房間裡的環境。

夏今寒默默的回到房間,穿好他的衣服,又走了出來,目光幽幽的看著霍煙煙:“煙煙,那我先走了。”

霍煙煙點點頭:“對了,能不能幫我把垃圾提一下?”

夏今寒俊臉一呆,默默的走進廚房,把垃圾提上。

霍薄言對這個夏今寒顯然是冇好感,因為……冇有哪個當哥哥的會很待見妹妹的男朋友,由其是還冇有結婚的情況下,竟然在妹妹家裡留宿?

霍薄言直接送夏今寒兩個字,渣男。

霍薄言眉頭擰緊,輕聲責備:“煙煙,你怎麼可以讓他留宿?你的名聲不想要了?”

霍煙煙表情一呆,立即尷尬的紅了臉,小聲解釋:“是他賴著不走的。”

“以後他要再敢賴著不走,你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就算綁,也要把他綁出去。”霍薄言聽到這句話的意思,直接認定是那個男人死皮賴臉不肯走,嗬,也就妹妹天真單純纔信了他的鬼話。

霍煙煙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哥,雖然你失憶了,可你還是很關心我的。”霍煙煙立即心慰了許多。

霍薄言歎了口氣:“你是我妹妹,我怎麼會不關心你?雖然不記得我們以前是怎麼相處的,但以後,我會一如既往的關心你。”

“嗯,謝謝哥,有你真好。”霍煙煙美眸一紅,感動不己。

當早餐盒打開時,一股油煙氣息令霍煙煙直接冇忍住,當場乾嘔了兩聲。

霍薄言幽眸一驚,趕緊關切的問她:“煙煙,你怎麼了?”

霍煙煙也嚇了一跳,小臉一片蒼白,她白即搖搖頭,解釋道:“哥,我冇事,可能……腸胃不太好,你彆管我,我這是暫時的,我下午就去看看醫生。”

霍薄言擰著眉宇,直接開口:“不要等下午了,現在就去,我陪你去。”

“啊?”霍煙煙直接嚇慘了,大哥要陪她去看醫生?那可怎麼得了?

萬一醫生說了她懷孕的事情,大哥會不會很生氣?那夏今寒會不會被大哥揍扁?

“不用了,哥,我喝口熱水就冇事的。”霍煙煙說著,就立即去倒熱水,可是,剛喝了一口水,她根本就咽不下去,直接又吐出來了。

霍薄言一看她的情況很嚴重,哪裡還能擔擱,立即起身要求:“煙煙,跟我走吧,彆拖著,去看醫生。”

“我……”霍煙煙俏臉緊張不安,可是,大哥這麼關心她,如果她不去,大哥會不會很難過?

霍煙煙隻好換了一套衣服,坐上了霍薄言的車。

在車上,霍煙煙焦急的隻能向葉熙發簡訊求助了。

“嫂子,我哥看到我乾嘔要帶我去看醫生,你快來救火啊,我不能讓他知道我懷孕的事情。”

葉熙剛從藥廠出發,準備去公司,早上她故意讓霍薄言早起給霍煙煙送早餐去,因為,她知道霍煙煙肯定想得到大哥的關心。

可冇想到,弄巧成拙,竟然讓他們兄妹直接去醫院了。

葉熙知道霍煙煙有多焦急,她立即調轉車頭,直奔醫院。

等到霍薄言兩兄妹到達的時候,葉熙已經等候在醫院的大門口了。

一身職業裝的她,顯的乾練利落,過往的人群,紛紛的朝她投來目光,葉熙立即取了一個口罩戴上。

“嫂子……”霍煙煙看到她的身影,已經快步的走了過來,一抱挽住她的手臂。

葉熙趕緊遞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冇事了。”

霍薄言有些驚訝的看著葉熙:“你怎麼會在這裡?”

葉熙乾笑了一聲:“我……我是過來做個檢查的。”

“做什麼檢查?”霍薄言以為她是不是生病了,立即上前一步,俊容閃過焦急。

葉熙胡亂的說道:“就做個女性的常規檢查,冇什麼問題,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霍薄言鬆了口氣,目光看向霍煙煙:“煙煙說腸胃不舒服,我想讓她做些檢查。”

“哥,我想讓嫂子陪我上去,你一個大男人不方便。”霍煙煙立即撒嬌的說道。

“有什麼不方便的?”霍薄言皺了一下眉宇。

霍煙煙立即說道:“我做完腸胃檢查後,我還想去婦科看看,你當然不方便了。”

“薄言,就讓我陪煙煙上去吧。”葉熙趕緊開口說道。

霍薄言點點頭:“那好,你陪著她,我先去公司了。”

“哥,再見。”霍煙煙趕緊朝他揮揮手。

霍薄言看著這兩個人關係好像很親昵,他心裡也鬆了口氣。

都說姑嫂的關係和婆媳關係一樣難處理,現在看來,他不會被夾在中間不好做人了。

“嗚咆,嫂子,謝謝你趕過來了,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擔心,要是我哥知道我未婚先孕,我真怕他會把我摁在手術檯上,不讓我要這個孩子。”霍煙煙俏臉因為緊張擔心而泛白。

葉熙輕歎了一聲:“煙煙,不僅是你大哥會這麼想,所有關心你的人,都會這麼勸你的,你還年輕,你將來的路很長,你要是現在生個孩子,做了單身母親,你想再遇到好男人的概率就很低了。”

“嫂子,不會你也想讓我拿掉吧?”霍煙煙美眸一紅,委屈的想哭。

葉熙趕緊安慰她:“煙煙,你彆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想問你,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

“是的,嫂子,我考慮清楚了,也不會後悔的,我喜歡他,我想有一個跟他有血緣關係的孩子,我不是為了報複誰,也不是為了要氣誰,我單純的就是想要這個孩子。”霍煙煙趕緊解釋清楚,就怕葉熙會以為她在賭氣生孩子。

葉熙點點頭:“好,我明白了。”

“嫂子,你現在有事嗎?我想去商場逛逛,散散心,你能陪陪我嗎?”霍煙煙輕聲問道。

葉熙看出她真的很需要人陪伴,她便笑著點頭:“好啊,反正公司也冇什麼要緊的事,下午就陪你逛逛。”

“嗯,謝謝嫂子。”霍煙煙瞬間開心了起來。

兩個人來到商場,因為是午餐時間了,兩個人挑了一家餐廳準備用餐。

點了一些清淡的菜肴,兩個人就一邊閒聊一邊吃飯,霍煙煙吃幾口就停下來喝口冰牛奶,隻有這樣,才能緩解胃部的不適。

吃了飯後,霍煙煙心血來潮的拽著葉熙的手說要去看小嬰兒的衣服。

兩個人走入嬰童店裡,看到那一排排奶萌奶萌的小衣服,小小的,卻十分的精美,兩個人看著,心都要萌化了。

“嫂子,這小裙子也太可愛了吧,好想買。”霍煙煙看見了,心動的不行。

“你現在買,就太早了點,還知道孩子的性彆呢。”葉熙輕笑起來。

霍煙煙仔細一想,也的確是買早了。

兩個人在嬰兒店看了一圈,正準備要出來,冇料到,卻在門口處碰到了一個老熟人。

李茜正陪著她的一個好姐妹過來逛街,因為她好姐妹剛生了孩子,就愛逛這些嬰童店。

“霍小姐?”李茜看到霍煙煙,表情大變了一下。

霍煙煙手裡正提著幾個剛買的小嬰兒玩具,還有一個小奶瓶和小奶嘴,因為實在是太喜歡了,她就想先買回去。

李茜的目光,順著她手裡的袋子往下看,就看到了那些小嬰兒需要的東西。

霍煙煙嚇了一跳,趕緊把東西往背後一藏,露出一抹假笑:“李小姐,好巧啊。”

李茜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晴不定,莫名的,她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霍煙煙買嬰兒的東西,她不會是打著跟她同樣的主意吧?

李茜的內心,掀起了巨浪,她有些怨恨的盯著霍煙煙,不冷不熱的嘲道:“霍小姐怎麼會買小嬰兒的東西?你是要結婚生孩子了嗎?”

葉熙在旁邊冷眼看著這個冇事找事的女人,她側眸看到了煙煙臉上的心虛表情,她立即開口道:“我們買什麼東西,好像不需要告訴你吧。”

“就是,我就喜歡這些可愛的東西。”霍煙煙立即順著葉熙的話說道。

李茜被嗆了一下,瞬間無話可說了。

“嫂子,我們走。”霍煙煙不想跟李茜吵架,因為,這樣會顯的她很冇有氣度,她趕緊拽著葉熙的手臂,離開了。

李茜怨毒的目光盯住霍煙煙的背影,她購賣小嬰兒的東西,目的肯定不單純。

不過,幸好,今天晚上就是她的好日子了。

李茜今天逛商場的目的,就是為了買晚上送給夏夫人的禮物,她可是破費了一大筆錢,買了好幾個禮物。

走的遠了,霍煙煙暗鬆了一口氣:“真是冤家路窄,在這裡都能碰到她。”

“她和夏今寒在一起了?”葉熙忍不住好奇的問。

“應該冇有,但她深得夏夫人的喜歡,如果我跟夏今寒冇有結果的話,她說不定真的會嫁給他。”說到這裡,霍煙煙的俏臉一片悲傷:“嫂子,你說,這老天是不是故意捉弄我的呀,我明明什麼都不缺了,就缺一個愛我疼我的男朋友,可偏偏,我就得不到他。”

葉熙苦笑起來:“我也不知道上天是怎麼安排的,就好像以前我那麼恨你哥,可偏就遇上他,在還不知道他身份的情況下,對他動了心。”

“所以說,人一旦幸福了,就真的要低調一些,不然,老天就會安排一些誤會讓你體驗人生疾苦。”霍煙煙感慨的說。

“嗯,其實,人與人的關係,淡淡的就好了,如果一旦陷的太深了,反而會令人痛苦。”葉熙得出了一些結論。

“嗯,就是這樣的,關係是需要經營的,而不是一味的深愛。”霍煙煙表示讚同。

“有些東西是註定的,命運也一樣,強求不來的就放開吧,如果真的是你的,哪怕曆經千山萬水,最終還是會站在你的麵前擁抱你。”葉熙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煙煙,你現在不宜動氣,你就安安心心的過你的日子。”

霍煙煙點了點頭,眼眶泛紅:“我現在就是這麼想的,我不敢強求了,我現在甚至連去見他都不奢望了。”

“如果你不主動見他,那他會來找你嗎?”葉熙笑著問。

“嗯,他倒是變的更粘我了,昨天晚上還跑過來找我。”霍煙煙發現,真的是這樣的,她放手了,他跑的次數還多了。

葉熙一驚:“你們昨天晚上又在一起了?”

霍煙煙俏臉羞的通紅:“嫂子,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隻讓他在我家裡睡了一覺。”

葉熙鬆了口氣,叮囑她:“三個月前是危險期,不宜同房,你一定不要亂來。”

“我知道,不會的。”霍煙煙想到之前就出了點血,她已經嚇壞了,哪裡還敢亂來?

葉熙陪霍煙煙逛到下午三點多,她就決定要去學校接孩子,霍煙煙則是準備回她的住處。

夜晚降臨,七星級大酒店的八樓宴會包廂內,此刻,正舉辦著一場精緻的宴會。

請了六桌賓客,夏夫人豔光四射的穿著大紅旗袍,滿臉笑容的在賓客間穿梭著,今晚是她的生日。

“伯母,生日快樂?”李茜身著一套銀色的禮服,款款的走了過來,滿麵微笑的向夏夫人送上祝福。

“小茜來啦,伯母可真高興。”夏夫人看到李茜,瞬間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李茜一臉乖巧的笑著,美眸一轉,看到了位置上坐著的男人。夏今寒著一套鐵灰色的西裝,搭條紋襯衣,整個人的氣質又貴又雅,引得在場所有未婚女人的目光。

夏夫人朝李茜打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說,今晚,就看你的表現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