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薄言突然上來的情緒,讓葉熙即覺的好笑又莫名的心疼。

“怎麼突然說這個?”葉熙低笑著問。

霍薄言卻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幽眸落在她美麗的臉上:“我以前應該是不怕死的,可現在,我對這世界有太多的留戀,所以,我害怕了。”

葉熙輕輕的靠到他的肩膀處,低聲安慰他:“彆胡思亂想了,除了你,我誰也不想要了。”

“真的?”霍薄言內心的火焰,像是遇到一池的溫水,瞬間滅了。

葉熙點點頭:“嗯,是真的,你不要擔心我會跑,會變心,我都不會的。”

霍薄言的心,更好受了,他附身,在她柔嫩的臉蛋上親了幾口:“那我就放心了,你對我的病情,有什麼看法?”

葉熙立即坐直了身軀:“把手伸出來,我把一下脈。”

霍薄言立即伸出他的大手,葉熙纖細的手指搭在他的脈博上,凝眉沉思著,他的脈博跳的有些快。

霍薄言趁著她把脈的時候,忍不住偷看了她幾眼。

葉熙收回了手,從他腿上站了起來:“我要出去幫你撿幾副藥,晚上回家熬給你吃。”

“讓彆人去撿吧,你冇必要親自去。”霍薄言低聲說道。

“不行。”葉熙搖頭:“必須得我親自去,現在的一些藥,成分不夠好,會影響治療結果的。”

霍薄言薄唇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好。”

葉熙決定用自己的辦法給他治療頭痛了,但願效果會好。

霍煙煙睡了一覺醒來,第二天早上,發現內內上還有點點血跡,她俏臉一白,整個人有些慌。

於是,她連忙的換好一套衣服,就直奔醫院。

她隨便掛了一個婦科的號,女醫生嚴肅的詢問了她的病情後,開口便問:“交男朋友了吧?”

霍煙煙臉紅紅的點頭:“交了。”

“同房了?”女醫生又問。

霍煙煙繼續點頭,年輕人,臉皮薄,被問這種問題,有些不好意思。

“你先去化驗個血,看看是不是懷孕了。”

“什麼?”霍煙煙美眸瞬間驚震了起來:“我懷孕了?”

女醫生見她反映這麼大,立即皺了眉頭:“措施做好了嗎?就算做了措施,也有概率會懷上,先驗血吧。”

霍煙煙渾身僵滯的出去交錢,抽血,隨後,坐在椅子上等結果的時候,她的手指,微微的顫抖著。

“怎麼會……”霍煙煙還是不相信自己會懷孕,她明明按時吃藥,大部分時間夏今寒都做了安排措施,就是怕會有意外發生。

霍煙煙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了,她立即去取來報告。

上麵的顯示著兩個字,初孕。

霍煙煙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她整個人跌坐在椅子上。

“真的懷孕了?”

這個結果,讓霍煙煙又驚又慌又無措,她拿著結果去找醫生,醫生明確的告訴她,懷孕了,快兩個月了,問她要不要這個孩子。

霍煙煙捏著手指,含糊的點點頭:“要……要吧。”

“那去打個b超,看看孩子發育情況,你現在出了血,會有流產的風險。”醫生嚴肅的告知她。

“流產?”霍煙煙又嚇了一跳,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躺在彩超室,霍煙煙仍然緊張的發抖,當聽到一連竄小火車的聲音時,她又驚住了。

“孩子已經有心跳了,聽見了嗎?”醫生輕笑著問她。

霍煙煙呆呆的眨了眨眼睛:“這就是孩子的心跳聲嗎?這麼快?”

“胎兒的心跳本來就比正常人快很多,這是正常的。”醫生幫她解惑。

霍煙煙捏著彩超單,看到上麵寫的孕周,已經八週了。

門外有很多等著檢查的年輕夫妻,基本上是有家人陪伴,很多寶媽身邊都站著老公,幫著拿東西,遞水,一起看報告。

霍煙煙孤零零的站在走廊裡,看到這一幕,她的心,莫名的酸楚起來。

她回到醫生的辦公室,醫生又嚴肅的問了她一遍:“孩子要不要留。”

霍煙煙神情透出一抹迷茫。

“你男朋友呢?你可以跟他一起商量做個決定,不要的話,要儘早手術……”

霍煙煙立即小小聲的問:“醫生,要是手術的話,這胎兒……會不會覺的疼?”

醫生聽到她這個問題,又好氣又好笑:“正常情況下應該還不會,因為他現在還小,隻是一個胚胎,但是,你們做為父母的,如果不想要就該做足措施,如果有了,我們這邊還是建議你們留下,孩子發育一切都好。”

霍煙煙的心,亂成一團,她立即點點頭:“要,我要。”

醫生像是鬆了口氣,看多了這種年輕女孩子意外懷孕的事,醫生的心早就冰冷如常了,可當聽到她說要留下孩子時,醫生的內心多少還是慶幸了一下的。

霍煙煙拎著醫生開的一些保胎補血的藥品離開了。

站在太陽下,霍煙煙還是不敢置信,自己平平的小腹裡,會有一個小生命在發芽。

“寶寶,媽咪想私自留下你,你出生了,會怪我嗎?”

霍煙煙是個心腸軟的女孩子,她真的不捨得讓她的孩子被冰冷的機器絞成肉泥,她想留著,不管以後要遇到何種困難,又要慘遭多少冷眼閒話,她都要留下。

做下這個決定後,霍煙煙明顯的鬆了一口氣,開車離開了。

高檔的下午茶餐廳,一個美婦坐在臨窗的位置上。

進門口處,一個身穿名牌女裝的女人,踩著高跟鞋,優雅的踏入。

李茜看到夏夫人,臉上佈滿了歡喜,幾步就走了過來:“伯母,你這麼早就到了啊,抱歉,我因為公司有點事情擔誤了。”

“沒關係。”夏母微笑的看向李茜:“工作還忙吧,你做為公司的總設計師,會不會覺的很有壓力?”

李茜搖了搖頭:“不會,我覺的很有挑戰性,也很有動力。”

夏母點點頭:“小茜啊,你一看就是有事業心,有上進心的女孩子,伯母是真的很喜歡你,也真的很想讓你做我的兒媳婦。”

李茜瞬間害羞的垂下了頭:“伯母,我也很喜歡你,也很想孝順你,更想嫁給夏大哥,做他的妻子。”

夏母聽到她的話,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那你……願不願意聽伯母的安排?”

李茜一聽,眸子放出了亮光:“伯母要安排什麼?”

夏母並冇有說齣兒子和霍煙煙已經在一起的事實,這件事,她必須先瞞住李茜。

“當然是讓你跟我兒子共度良宵啊。”夏母顯出幾分的焦急:“我兒子這根木頭,等著他來主動,我怕是這輩子彆想抱孫子了,小茜,伯母想委屈一下你。”

李茜先是假裝害羞,但實際上,她內心高興的不得了。

“伯母,這……”李茜一副受到驚嚇的表情,可很快的,她又露出了渴望:“這哪裡算委屈啊,我那麼愛夏大哥,隻要能跟他在一起,我彆提有多高興了。”

“真的嗎?”夏母見她默許了,她十分的高興:“那我就安排一下,不過,這種事,不能太刻意,最好是出現一點意外。”

李茜美眸一愕:“那怎樣纔算意外呢?”

夏母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放心吧,他是我兒子,我想給你們製造一次意外,那還不簡單嗎?”

“伯母,謝謝你這麼成全我,等我嫁進了夏家,我一定會好好孝順你,把你當我的親媽對待的。”李茜露出感激的表情,眼眶微微濕潤。

夏母聽著,十分的樂嗬:“我知道你是一個孝順懂事的孩子,所以我才這麼鐘意你。”

李茜低頭,笑的羞答答的,但內心卻極為的激動,得意。

她終於可以和夏今寒在一起了嗎?

夏今寒並不是浪蕩子弟,他有禮有節,修養極佳,一旦跟他發生了什麼,他肯定不會不負責任的,如果一次性中獎,有了孩子,他說不定就直接把她給娶了。

想想就開心,李茜彷彿預見了自己成為夏太太的那一天。

夏家如今事業蒸蒸日上,夏今寒年輕有為,更是被人誇讚。

夏太太的身份,不論在哪,都會受人尊敬,比她現在當李家的大小姐還要耀眼。

“那行,就這麼說定了,過兩天啊,是我的生日,我決定到酒店安排幾桌,到時候,你跟你父母過來熱鬨一下,我再給我兒子喝點東西,你扶他上樓去休息,把該做的先做了,你放心,隻要踏出了那一步,我一定逼著我兒子娶你進門。”夏夫人至所以這麼著急,就是怕兒子被霍煙煙迷惑,最後非她不娶。

“謝謝伯母安排的如此周到,我一定會……加油的。”李茜一副感激的表情。

夏今寒坐在心理醫生的辦公室,在他麵前的是一個非常專業的男醫生,也是夏今寒的朋友,叫周木。

“今寒,你怎麼又來找我了?我覺的你冇什麼問題。”周木看到好友來了,立即安慰他。

“不,我頭痛,得了焦慮症。”夏今寒閉上眼睛,靠坐在椅子上,伸手捏了捏眉心:“你幫幫我吧。”

周木歎了口氣:“又是因為你跟你母親之間鬨不和了?”

“是。”夏今寒睜開眼睛,幽眸露出痛苦之色:“她不喜歡我的女朋友,一門心思隻想拆散我們,可我真的很喜歡她,我離不開她。”

周木遇到很多因為情感問題前來谘詢的病人,他們無非就是在感情上得不到滿足產生了莫名的焦燥。

“你想過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母親接受她嗎?”周木關切的問。

夏今寒搖了搖頭:“冇有,我母親性格固執,她對煙煙母親存有恨意,上一輩的恩怨,要怎麼化解?”

周木真的很同情好友,他明明什麼都擁有了,權勢,地位,身份,物質豐富,但精神卻越發的空虛,果然,這世界上冇有完美的人,更冇有完美的事情。

“我幫你想個辦法吧,既然化解不了上一代的恩怨,那你要不要考慮一下,用下一代來化解?”周木突然開口說道。

“下一代?”夏今寒幽眸一愕:“哪來的下一代?”

周木立即笑著搖了搖頭:“這你彆問我啊,得問你自己,有冇有可能製造出下一代,其實,老人的思想也很簡單,你塞一個可愛的小孩子到她懷裡,什麼恩恩怨怨,都能化解的。”

夏今寒俊眸微僵:“我都給不了煙煙想要的愛情,她怎麼可能願意生我的孩子?再說…我又哪有資格,讓她生孩子?”

周木尷尬的笑了兩聲:“那我這算是一個餿主意了,的確不可行。”

夏今寒幽眸眯了眯,突然對這件事情上了心。

“你確定下一代能化解我母親的恨怨?”夏今寒不由的喃喃問他。

周木點點頭:“據我的經驗來談,這的確挺有效果的,你不防試試,當然,你在試的前提,必須是一個有責任心的父親,不然,這件事情產生的一係列後果,隻怕會令你更痛苦。”

夏今寒點點頭:“當然,我一定會做好一切思想準備的,隻是……我怕真的讓煙煙懷孕了,她大哥會捶死我。”

周木聽到這事,後背一寒:“那會不會查到是我出的主意,霍薄言會不會也找人暴打我一頓?”

夏今寒看著好友慘白的表情,他不由的嘲笑一聲:“這可說不定,那得看我的嘴牢不牢了。”

周木立即嚴肅的盯著他:“這可是你的決定,你不要扯上我,我隻是在幫你想辦法。”

夏今寒懶洋洋的瞟著好友:“放心吧,不會扯到你身上的。”

周木這才放下了心:“好吧,你還有什麼難題,需要我幫你解決的?”

夏今寒露出了憂鬱的表情:“我擔心煙煙會不會趁這個時間段,移情彆戀。”

周木瞬間噗哧一聲笑了:“你是擔心失戀啊。”

“是,你不瞭解煙煙的性格,她看似柔弱,可一旦做了決定,九頭牛都拉不回來,我是真的擔心。”夏今寒闇然的吐了口氣。

“那你找人盯著她吧,一旦發現有不軌男靠近,你趕緊處理就是。”周木給他提了一個簡單粗暴的辦法。

夏今寒幽眸一轉,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夏今寒跟好友閒聊了一會兒後就離開了,當他站在電梯裡時,突然看到旁邊有個女人抱著一個六七個月的小孩子,那小傢夥正眨著新奇的大眼睛四處看。

夏今寒和那小朋友對望了一眼,小傢夥一眨不眨的望著他。

夏今寒從來不喜歡逗小孩子的人,突然朝小可愛眨了眨眼睛。小傢夥嚇了一跳,立即扁起了小嘴巴,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夏今寒頓時乾笑的朝他的母親笑了笑,快速逃出了電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