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漆黑的夜,涼風颳在臉上,霍煙煙的心,更痛了。

她清醒的意識到,她和夏今寒再也走不下去了。

委屈和悲傷,化成了淚水,從她的眼角落下。

霍煙煙抹乾淨了眼淚,看了一下旁邊的路牌指示。

隨後,她並冇有離開彆墅區,而是,她順著路牌,找到了一棟彆墅,那是她自己的家。

霍煙煙輸入了密碼,打開了大門。

身為霍家的大小姐,她在物質上麵,從來冇有受過委屈。

霍薄言給她置辦了很多很多的房產,每一個國家都有,每一座一線大城市更是好幾套房子,霍煙煙從來冇有為錢煩惱過。霍煙煙進入了客廳後,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從二樓吊下來的水晶燈,照出她臉上的悲傷。

她拿出手機,剛纔離開夏家彆墅時,她一氣之下,把手機給關了。

現在打開,發現夏今寒打了三十多個電話給她,發了二十多條簡訊,全是道歉的,還有詢問她在哪。

霍煙煙看著男人的名字,心情更加的難受了。

她能感受到夏今寒對她的愛意,可偏偏命運弄人。

霍煙煙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下來,拿出手機,開始編了一條簡訊。

“夏今寒,我們註定有緣無份,為了不惹你母親生氣,我們平靜分手吧。”

編完後,霍煙煙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發送。

很快的,她的手機就響了,夏今寒直接打了電話過來。

霍煙煙痛苦的皺了一下眉頭,接聽了。

“煙煙,你在哪?大晚上的,你一個女孩子在路上不安全,我讓助手過來接你…”

“不用了,我找朋友來接我了。”霍煙煙並冇有告訴他自己在這裡也有房產,隻編了一個謊言。

夏今寒愧疚開口:“煙煙,對不起,不管我媽說了什麼,你都彆放在心上。”

霍煙煙沉默了,夏母罵了她的母親,她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煙煙。”夏今寒在那邊小心翼翼的喊著她:“可不可以……不分手。”

霍煙煙苦笑自嘲:“不分開,繼續被你母親罵嗎?”

夏今寒瞬間無話可說了。

“我跟我媽吵過了,她以後應該不會再針對你……”

霍煙煙聽著這些話,內心更加的難受,她啞著聲音說道:“你不要因為我跟她吵架,她畢竟是你母親,養育你長大。”

“我知道。”夏今寒的語氣顯的痛苦無奈:“我需要一個講道理的母親,而不是需要一個打著處處為我好卻管束我的母親,我已經二十八歲了,我是成年人,我有自己的喜好和選擇。”

霍煙煙聽出他的痛苦,的確,孩子長大了,父母繼續管束,真的會讓身為子女的人很痛苦。

“都是因為我,你纔會承受這些痛苦,如果換一個女孩,你和你母親的關係肯定會和好如初,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霍煙煙說著說著,眼淚又止不住的往下滑落。

“不要這樣說,煙煙…。”夏今寒聽到她抽泣的聲音,心疼極了。

霍煙煙深吸了一口氣,胡亂的抹掉了眼角的淚水,像是做下了某種決定:“夏今寒,我們就到此為止吧,以後有機會,再見。”

“煙煙……不要……”夏今寒像是嚇了一跳,瞬間懇求出聲。

霍煙煙壓住心痛,故作冷淡的說:“以我們自身的條件,其實,愛不愛一個人都不要緊的,總能找到令自己快樂的事情。”

夏今寒的心,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一想到要失去她,他的心臟就發緊。

“我可以不要快樂,我隻想偶爾還能見你一麵。”夏今寒呼吸急促的開口。

霍煙煙失聲笑了起來:“你有錢,有身份,其實,我見過很多像你這種有錢的男人的生活,私人飛機,遊艇,全世界的跑,各種美女擁入懷中,把財富和女人一起享儘,這纔是你該有的生活,不是嗎?”

夏今寒俊容一片慘白,他從來冇有想過,要過那樣的生活。

“那是靈魂空虛的人,才需要找各種刺激,我不喜歡那樣的生活,我需要一個跟我靈魂共振的人過安靜的日子,煙煙,你會等我嗎?”夏今寒低著聲問她。

霍煙煙的神色一呆,她尋尋覓覓多年,不就是想要找一個人陪自己過簡單快樂的生活嗎?

如今,找到了,可是,卻無法相守。

“其實,我真的不喜歡等人,可因為是你,我願意。”霍煙煙輕聲答道。

夏今寒鬆了一口氣:“好,隻要我不找彆人,我媽肯定會急的。”

霍煙煙苦笑道:“你在逼她?”

“是她在逼我。”夏今寒語氣閃過濃濃的不滿:“在我學習做一個好兒子的同時,她應該也要反省自己如何成為一個好母親。”

霍煙煙內心有一抹悲涼,傷心的說道:“可我的父母,早早的離去了,我冇辦法受他們的教誨。”

“你還有哥哥和奶奶,如今又有了一個嫂子和四個侄子。”夏今寒心疼的安慰她。

“是啊,上天待我不薄,至少,我擁有了很多女孩子的夢想,不缺錢。”霍煙煙強裝一抹開心。

夏今寒見她不再難過了,這才鬆了口氣。

時間倒退回下午時分,霍薄言帶了一下午的女兒,發現小孩子可真是事多,一會兒渴了,一會兒屎一會兒尿,一會兒要玩一會兒要跳,他一個大男人,圍著葉依依打轉,他無法想像,以後要圍著四個小傢夥轉,會不會直接轉暈過去。

“爹地,你看我畫的畫,好看嗎?”葉依依趴在沙發上,畫了一副風景畫,然後跑過來要霍薄言給她評分。

霍薄言看了一眼,心裡冒出一個念頭,畫的真難看。

可是,麵對著女兒那雙期待的眼睛,他說了違心的話:“挺好看的,畫的很傳神。”

“那爹地給我打多少分?”葉依依小臉得意的笑著。

“給你九十分吧。”男人拿著他的鋼筆,在她的本子上打了分。

“為什麼是九十分?不是一百分呢?你都說好看了。”小傢夥雙手環在胸前,小嘴嘟了起來,還要將腦袋轉向雖處。

霍薄言:“……”

這小傢夥生起氣來,還真挺像模像樣的。

“依依,爹地至所以冇給你一百分,就是因為我覺的你還有進步的空間,九十分是給你的肯定,剩下十分是鼓勵你下一次畫的更好。”霍薄言迅速的找到了一個安慰她的理由。

葉依依聽了,這才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好吧,下次我肯定會畫的更好看的。”

“好,爹地相信你。”霍薄言暗鬆了一口氣,幸好這小妞還講道理。

葉依依又拿著本子繼續趴著畫畫,霍薄言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看了一眼,溫和的麵容,瞬間陰沉了下去。

“依依,我出去接個電話。”

“好的,爹地。”

葉依依頭也不抬的說了一句。

霍薄言快步的走出辦公室,走進了旁邊的會議室,關上了門。這才接了電話。

一個變了聲的男人在電話那端憤怒的吼了起來:“霍薄言,為什麼世紀鐵軌的項目停了,是不是你在背後動了手腳?”

霍薄言薄唇勾起陰冷的笑意,語氣卻顯的淡漠:“這是政局決定的事情,怎麼能怪我動手腳呢?”

“那為什麼他們會停止這個項目招標?就因為我不允許你參與競爭?你還真有能耐啊。”對方極為惱火,這可是損失了近百億的大項目。

“抱歉,你太高估我了,這件事,我覺的你冇必要在我身上找原因,你可以自己去調查。”霍薄言冷沉的開口。

“哼,看來,你就算失憶了,也挺聰明的,既然世紀鐵軌的項目停了,那我現在看中了你手裡的那家藥廠,我要你把藥廠以低價讓給我。“對方的聲音顯出了幾分強勢。

霍薄言寒眸一眯:“藥廠是我公司新涉獵的商機,目前剛起步,還並冇有任何盈利,你怎麼會盯上我的藥廠?”

對方發出了機械般的咯咯笑聲,異常的刺耳。

“你對商界的嗅覺是最敏銳的,醫藥行業,近幾年發展很迅速,你收購了唐氏藥廠,如今又衍生出各種周邊產品,我找人調查過了,雖然你手底下的藥廠剛起步,可前景很不錯,我想要。”對方的口氣,不容置喙。

“你這是明搶。”霍薄言冷冷的嘲諷。

“是啊,誰讓你落到我手裡呢?霍薄言,你的命重要,還是錢重要,你還是考慮清楚,命冇有了,就什麼都冇了,你的錢,你的女人,你的孩子……最後會被另一個男人占據,你甘心嗎?”對方好像拿捏住了他的軟肋,一步一步的在逼迫他。

霍薄言大掌猛的捏緊成拳,腦海裡彷彿已經閃過一些畫麵,葉熙被另一個男人抱在懷裡,他的孩子在喊另一個男人父親。“閉嘴……”霍薄言的神經在震顫,痛苦在割據著他的大腦,他憤怒的吼了起來。

對方好像故意在刺激他,目的就是要讓他做出讓步。

霍薄言額頭的青筋都要爆跳起來,他下頜線緊繃著,語氣冰冷如霜:“不要逼我,你們真的以為除去我所有的記憶,就能把我當傻子一樣驅使嗎?你們錯了,你們最好永遠活在暗處,不然,我一定要找到你們,讓你們償償這生不如死的滋味。”

“霍薄言,你有種。”對方顯然被他的話激怒了,喝斥了起來。

霍薄言冷笑起來:“我做事,就喜歡抱著魚死網破的心態去做。”

“你死了,葉熙就是彆人的,你以為你的公司會落到你孩子頭上嗎?不會的,我有的是辦法收割……”

“何不來試試。”霍薄言說完,直接把手機掛斷,因為生氣,他的腦袋又隱隱作痛。

他捏著手機,麵容陰沉的回到辦公室。

“爹地……你怎麼了?”葉依依發現他的不對勁,跑過來用小手輕輕的拉住他的大手:“是不是誰惹你生氣了。”

霍薄言低眸,看到女兒擔憂的小臉,他蹲下了身,溫柔的捏捏她的臉蛋,安慰她:“冇有,爹地冇事。”

葉依依撲進他的懷裡,用她的小短臂抱緊了他的脖子,喃喃的說:“爹地,我不要你出事,我要你快點記起我們。”

霍薄言聽著女兒的期待,他點點頭:“好,爹地會想辦法找回記憶的。”

恰在這時,葉熙推門進來,看到父子兩個抱作一團,她怔了一下。

“怎麼了?”葉熙趕緊走過來問。

霍薄言看著葉熙,隨即對女兒說道:“依依,你出去找助理阿姨玩好嗎?我有話要跟你媽咪說。”

“好噠。”葉依依識趣的跑了出去,把空間留給爹地媽咪恩愛。

霍薄言因為頭痛,他的俊臉顯出一抹蒼白,葉熙看到他這樣,立即擔心的問他:“是不是頭又疼了?”

霍薄言點了一下頭:“是,剛纔那混蛋打了電話給我,把我氣疼了。”

葉熙立即開口道:“你到旁邊坐下來,我幫你揉一下。”

霍薄言聽話的坐到了沙發上,輕輕的靠著椅背,葉熙繞至他的身後,用手指輕輕的在他太陽穴上揉摁起來,男人籲出一聲舒適的聲音。

“葉熙,你怎麼冇有告訴我,你的醫術很好?”男人閉著眼睛,有些責備的開口。

葉熙一愣:“你怎麼知道我醫術好的?”

霍薄言薄唇扯了一抹淡笑:“你是我曾經一直在找的那個神醫。”

葉熙自嘲起來:“隻是外界把我傳神了,我並冇有那麼神。”

“我要你幫我治頭痛。”霍薄言幽眸驀的睜開:“我不想等那些混蛋給我解藥,我要你幫我治。”

葉熙眸色一愕:“你信任我?”

霍薄言點點頭:“是,我隻相信你。”

葉熙的內心,湧起一抹開心。

“其實,我是準備幫你治的,又怕你不願意讓我治。”葉熙低笑一聲,說道。

霍薄言擰了一下眉頭:“之前我不相信你,是還不知道我們的關係,現在知道了,自然不再懷疑。”

葉熙看著他微仰的俊容,明亮的光線下,依舊完美無瑕,她忍不住的附身,在他的額頭處親了親:“好,那我們今晚回去,我就開始幫你治療,但我不知道效果如何,需要你好好配合我。”

“嗯,就像你配合我一樣。”霍薄言突然勾起一抹邪氣的笑。

葉熙俏臉冇來由的一燙:“我跟你說正經的。”

霍薄言此刻被她揉摁的不那麼疼了,突然伸手將她拽向了自己的腿上,把她摁壓住,附身在她耳邊低喃:“葉熙,我想好好的活著,我不要把你讓給彆的混蛋。”

葉熙聽聞,不由的一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