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降下,霍煙煙給奶奶打了一個電話,彼此安慰了一番後,她就準備和夏今寒一起吃晚飯,夏今寒找了一個環境清幽的餐廳,兩個人落坐後,夏今寒就點了不少霍煙煙愛吃的菜。

霍煙煙還在為大哥的事情傷心,夏今寒的手機突然響了,他看了一眼後,低聲道:“煙煙,我出去接個電話。”

霍煙煙點了點頭,一盤酸辣豬腳被服務員端上桌,霍煙煙看到酸的東西,莫名的有了味口,她立即夾了一塊放到嘴裡,可咀嚼了幾下後,突然一陣反胃,霍煙煙俏臉一苦,立即把豬腳吐了出來。

她捂住了嘴巴,呆愣的看著這盤豬腳。

奇怪了,這可是她以前最愛吃的菜之一,怎麼回事?

霍煙煙又償試吃了一塊,卻發現,那股噁心的味道越發的強烈湧上來。

霍煙煙實在難忍,直接附身在垃圾桶裡乾嘔了起來。

夏今寒接完電話後回來,就看到霍煙煙皺著眉兒坐在桌前。

“怎麼了?”

夏今寒低聲問她。

“我……我可能早上冇吃東西,餓壞了胃。”霍煙煙愁著臉蛋說道。

夏今寒立即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髮:“讓你按時吃飯,你就是不長記性,胃不舒服,要不要喝點粥?”

“好,要白粥。”霍煙煙立即點點頭。

夏今寒這才叫了白粥,霍煙煙發現,吃點熱燙的白粥,胃好受多了。

吃了晚飯後,兩個人就準備離開,霍煙煙坐在車上,打了電話給葉熙詢問大哥的情況,葉熙隻安慰她不要擔心,一切有她。

霍煙煙輕歎了一口氣:“我嫂子真的很堅強,有她支撐著這個家,我真的挺放心的。”

“葉小姐一看就是很有主見的人,她和你大哥還挺般配的,強強聯手。”夏今寒輕聲讚道。

“是,我也覺的他們越來越般配了,我大哥失憶了,性格肯定不太好,不知道我嫂子能不能搞定他。”霍煙煙還是露出一抹擔心。

夏今寒忍不住安慰道:“你放心吧,對付男人最好的武器就是女人,你大哥之前那麼愛葉小姐,葉小姐肯定能管住他的。”

霍煙煙輕鬆了一些,美眸側過來看著男人,輕問:“我們去哪?”

夏今寒單手把著方向盤,神態慵懶:“你說。”

“回我家嗎?”霍煙煙輕笑了一聲。

“總是去你家,會不會不太好?要不,去我家。”夏今寒眸光流轉一抹溫柔。

“那行,去你家也行。”霍煙煙點點頭。

黑色的轎車,穿過車流,朝著夏今寒的彆墅駛去。

到達彆墅,霍煙煙下了車,男人把彆墅的燈打開,瞬間亮成一片,院子裡的美景,也儘收眼底。

“進來吧,外麵涼。”夏今寒伸手牽緊了她的小手,帶著她進入客廳。

“要不要喝點什麼?”夏今寒打開了冰箱,取了一瓶水遞給她。

霍煙煙喝了一口冰水,覺的胃部瞬間舒服了很多。

夏今寒幽眸溫柔的看著她,霍煙煙美眸流轉了幾下,最後跟他對視上了。

男人高大的身軀,輕步的靠近了她,修長的手指,輕輕的穿過她柔軟的長髮,在她發間輕輕的拔弄著,帶來細細麻麻的感覺。

霍煙煙身子一軟,彷彿力氣被他抽去了,整個人軟綿綿的貼到他的懷裡去。

夏今寒薄唇一勾,直接彎腰,伸手將她輕輕一抄,打橫抱了起來,沉步往樓上走去。

霍煙煙美眸一片害羞,俏臉也是紅紅的。

二樓的燈火併冇有全開,隻有走廊幾個暖色小燈在亮著。

氣氛更加的浪漫,曖昧不明。

霍煙煙呼吸微促,男人直接將她帶入他的臥室。

一絲男性的清冷氣息縈繞在鼻端,霍煙煙美眸輕揚,看到男人緊繃優美的下頜線。

夏今寒附身,將她輕輕的放在床上,健軀隨之壓了下來。

他並不著急,反而很溫柔的把前戲做足了。

霍煙煙哪裡敵得過他的溫柔相待,一顆心跳的飛快,俏臉也羞紅一片。

夏今寒像是在品償著珍貴的美味一樣,一絲一縷都帶著儘致的溫柔。

霍煙煙很喜歡被他這樣珍惜的感覺,閉上眼睛,完全的投入,享受。

“煙煙…說你愛我。”夏今寒附在她的耳側,啞然要求。

霍煙煙咬著唇片,害羞的不敢說出這麼直白的話。

“不說嗎?”男人突然加重。

霍煙煙又羞又惱,卻隻能不斷的抱緊他,在他耳邊表白心意。風停雨止,霍煙煙起身往浴室走去,剛纔太沉浸了,這會兒,她覺的小腹有些不對勁,好像……隱隱作疼了。

霍煙煙進入了浴室後,就發現,……出了點血,她大腦瞬間一白。

怎麼會有血呢?

霍煙煙美眸僵了好一會兒,回頭看了一眼浴室的門,她決定……不告訴夏今寒這件事情,可能是動作太凶了,哪裡受傷了吧。

一定是這樣的,霍煙煙洗了澡出來,夏今寒看著她穿著白色的浴袍,就像出水的蓮花一樣,又乾淨又美麗。

夏今寒捏了捏她的小臉,轉身踏入浴室。

霍煙煙下樓想要找點水果吃,突然,她剛到樓下,客廳門外就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霍煙煙拿著一顆蘋果,呆望著大門。

就在這時,夏夫人從車上下來,她看到霍煙煙,臉色震驚。

霍煙煙這會兒想躲,已經來不及了,隻能呆站在原地。

夏夫人卻極為惱火的快步的衝了進來。

“霍煙煙,你怎麼會在這裡?”夏夫人極為惱怒的質問她,眼睛更是犀利的盯著她身上穿的浴室,這明顯就是男人的尺碼,她穿著,顯的極為寬大。

霍煙煙驚慌無措的往後退了幾步,焦急的想要解釋什麼。

“夏伯母,我……”

夏夫人已經猜到了什麼,她的表情更加的惱恨,語氣也變的難聽起來:“霍煙煙,你之前是怎麼答應我的,你說過會離我兒子遠點的,你現在在乾什麼?你跟今寒……你們……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啊,我不允許你們在一起,你就偷偷的跟他發生了關係,你就跟你的母親一樣,口是心非,表裡不一。”

霍煙煙大腦空白著,從小到大,她從來冇有被人這般辱罵過。所以,單純的她,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嘴。

“你要罵就罵我,請不要帶上我的母親,這是我的個人行為,跟我母親無關。”霍煙煙雖然嘴笨,可她聽到有人罵了她母親,她還是生氣的反駁了。

“嗬,你是因為父母死的早,所以冇有被管教好吧,你以為跟我兒子發生了什麼,我就會答應讓你進門嗎?霍煙煙,你彆天真了,我兒子哪怕娶一個家世平平的女人進門,我也不會讓你嫁進來。”夏夫人此刻氣的理智都失去了,她覺的霍煙煙肯定是耍了手段,以為能借身體上位。

霍煙煙俏臉氣的通紅,她從來冇有這麼想過。

“我和他在一起,從來冇想過要結果,我隻是……隻是太喜歡他了,所以……”

“所以就恬不知恥的送上自己?嗬,外麵是怎麼捧你的?說你霍家大小姐冰清玉潔,乾淨像天上的明月,我看未必吧,你現在還乾淨嗎?”夏夫人因為不喜歡霍煙煙,所以在網上關注了不少對霍煙煙的評價,此刻,她覺的霍煙煙早就對不起那些喜歡她的粉迷了。

霍煙煙渾身一顫,俏臉越發的蒼白,她轉身往樓上跑去。

剛走到門口,就撞到從浴室出來的夏今寒。

男人身上隻圍著浴巾,露出精健結實的身軀,看到她衝進來,男人幽眸染著歡喜,想要拽她過來再抱一會兒。

“走開……”霍煙煙卻極為冷漠的將她狠狠一推,下一秒,她就拿了自己的衣服進入了浴室。

夏今寒幽眸一震,俊容一片莫名。

他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煙煙,怎麼了?我哪裡又惹你生氣了嗎?”

霍煙煙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換好後,打開了門,直接從男人的身邊快步的走了過去。

“煙煙……”夏今寒一臉焦急不安,長臂一伸,拉住了她的手臂:“怎麼了?”

仔細一看,女孩子俏美的臉蛋一片蒼白,眼眶泛紅,忍著淚水。

夏今寒心頭一顫,想要再問,霍煙煙卻用力的甩開他的手,轉身往樓下走去。

夏今寒急步的追到樓下,就看到母親不知何時,坐在沙發上,沉著一張臉。

“媽……”夏今寒嚇了一跳,一把捏緊了腰間的浴巾:“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夫人冷哼一聲:“我要是不來找你,隻怕就不知道你和她在這裡乾的好事。”

霍煙煙的身影已經快步的走出了客廳,往花園外麵走去。

夏今寒焦急的追到了門外:“煙煙,等一下,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會走。”霍煙煙內心像燒著一團火,讓她不知所措,又痛苦莫名。

原來,她在夏夫人眼中,隻是在作賤自己。

好吧,她可能就是這樣的人了,她嘴上說不貪圖什麼,可她明明就還抱著希望。

“今寒,回來……”夏夫人跑出來,叫住了兒子。

夏今寒毫無形象的追到了花園大門口,卻看到霍煙煙纖細的身影,頭也不回的走遠了,他還想再追,可他隻繫著浴巾,實在不夠雅觀。

夏今寒呼吸微促,轉身回到了客廳,就要往樓上跑去。

夏夫人站在樓梯處,擋住了他的去路:“你要乾什麼?”

“媽,你跟她說了什麼?”夏今寒俊臉沉的難看。

“我隻說了我該說的,今寒,你太令媽失望了。”夏夫人顯的十分生氣。

“我從小大到,事事聽你指揮,按部就班的長成了你想要的模樣,你要一個優秀的兒子,我努力的達成你的心願,你想要一個聽話的傀儡和木頭,抱歉,我做不了。”夏今寒從小到大,第一次對母親說出了這麼冷漠的話。

夏夫人驚住了,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兒子,他曾經是她最大的驕傲。

“今寒,你怎麼可以對媽媽說這種話?你知道有多傷我的心嗎?”夏夫人被打擊了,臉色慘白悲傷。

“你有心,我呢?我冇有嗎?”夏今寒俊臉鐵青,終於懂得反抗了:“媽,我的人生,也該由我做主一次吧,不能事事依你。”

“今寒,媽也是為你好,為這個家好……霍煙煙根本不會真心愛你的,她可能隻是利用你……”

“你需要利用我什麼?他想要我的錢嗎?她需要錢嗎?”夏今寒咄咄逼人的質問她:“霍家比我們夏家有錢。”

夏夫人被堵的無話可說,的確,霍煙煙從小到大,什麼都不缺。

“她在報複我。”夏夫人沉默了幾秒後,終於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我之前說了她媽的不是,她懷恨在心,故意勾引你來報複我。”

“她冇有這麼無聊。”夏今寒的臉色沉的更加難看:“她不是那種愛記仇的女孩子,她是真的喜歡我,才願意跟我在一起的。”

夏夫人氣悶的吐出一口氣:“好吧,就算她是真心的,那從今以後,她就不會再對你有真心了。”

夏今寒高大的身軀,猛的一晃,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遠離他。

他氣恨的盯著母親,眼裡噴出了火焰:“她不愛我了,你滿意了嗎?”

夏夫人皺了皺眉頭,一副不慌不忙的語氣:“兒子,你彆傷心,比她好的女孩子很多,媽可以再為你找一個,你要不喜歡李茜,行,還有很多富家千金在等著你挑。”

夏今寒聽到這些話,心如刀割,痛的無以複加:“果然,我就是你的商品,你讓我變的優秀,完美,然後再被你一次一次的炫耀,擺弄。”

夏夫人一呆,趕緊解釋:“今寒,你說什麼呢,你是我兒子,我引以為傲的兒子。”

夏今寒的俊容卻閃過一抹淒然:“是嗎?那我希望下輩子,我不再是。”

夏夫人又是震住了,伸手想要拉一下兒子的手臂。

夏今寒卻直接躲開,隨後落寂的從她的身邊,上了樓去。

夏夫人心頭一顫,看著兒子孤寂的背影,她突然有一種失去感。

該死的霍煙煙,她真是用心險惡,竟然活生生的拆散了她們的母子情。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