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怎麼又是你?”葉寧瑤看到她,臉色一怒:“真是陰魂不散,哪都有你。”

葉熙眯起了眸子,冷聲道:“不會是你女兒咬傷我女兒吧。”

“是又怎麼樣?誰讓你女兒軟弱,她肯定是得罪我女兒了,我女兒不會隨便咬人的。”葉寧瑤立即揚起下巴,得意的說。

“真是你女兒咬的,你女兒必須道歉。”葉熙說完,快步的走向學校。

教室門口,葉熙看到哭唧唧的小女兒,大女兒岔岔然的瞪著程婷婷。

葉熙看到那個肥嘟嘟的小女孩,歎了口氣,真是冤債。

葉寧瑤一進來,程婷婷立即撲進她的懷裡告狀:“媽咪,那個小朋友罵我,我才咬她的。”

“我妹妹纔沒有罵人,你胡說。”葉依依立即豎起眉頭。

葉寧瑤一回頭,看到葉熙身邊的兩個小女孩,眸子瞬間驚大。

這兩個孩子,確定不是霍子夜和霍子墨?

太像了,眼神,五官,除了身材迷你了一點,真是哪哪都像極了。

“這就是你的兩個野種吧,嗬,長的還挺好看的。”葉寧瑤立即嘲諷。

“你說什麼?”葉熙臉上閃過一抹殺機,冷冷的盯住葉寧瑤:“把你的臭嘴給我閉上。”

葉寧瑤被葉熙的眼刀子割著,後背一抖,這女人的眼神,竟然如此可怕,她真的是葉熙嗎?

她記憶中的葉熙,在葉家連話都不敢大聲說,她因為母親去逝的早,父親另娶,在葉家根本冇有人管她,她小心翼翼的生活著,不敢惹事,連一些傭人都能支使她乾活。

葉寧瑤以為,葉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可冇想到,五年後,她像是變了一個人,眼裡不再有懦弱,眼神堅定,甚至給人一種殺伐狠絕的氣場。

“難道我說錯了嗎?她們不就是你不知從哪懷上的野種嗎?”葉寧瑤故意刺激她,想到前幾天她仗了霍薄言的勢,打壓過她,這口惡氣,今天可以出了。

“啪……”葉熙幾步上前,揚手一甩,五指印在葉寧瑤白淨的臉上。

“你……你乾打我?我是你姐……”葉寧瑤驚呆了,捂住了臉,生氣的低吼。

“姐?嗬,你也配?”葉熙冷酷譏諷:“葉寧瑤,你要再敢當著我女兒的麵亂說話,下一次,就不是打你這麼簡單了。”

“怎麼?你還敢殺了我?”葉寧瑤氣的發抖,當著女兒的麵,被人甩了一巴掌,她想跟葉熙拚命。

於是,葉寧瑤立即也揚手要打回去,可下一秒,她的手被葉熙用力一拽。

“啊……”不知道葉熙動了什麼手腳,她的手斷了,冇有力氣抬起來,鑽心的疼痛。

“葉熙,你扭斷了我的手?”葉寧瑤痛的眼淚快要掉下來,氣虛微弱,往後倒退了幾步。

“趕緊上醫院瞧瞧吧,可彆擔誤了治療時間,變成殘廢。”葉熙說完,轉身就帶著兩個女兒離開。

旁邊的老師驚呆了,都來不及勸上幾句,一切發生的太快。

“葉女士,請等一下。”老師趕緊走過來說道:“你是要帶孩子們回家嗎?下午還有課呢。”

葉熙平靜的開口:“老師,請幫我把女兒分到另一個班可以嗎?”

“可以的,我們看過監控了,的確是程婷婷咬了人,依依才推開她的。”老師一臉公平的說。

“謝謝,依依,恬恬,你們離那位小朋友遠一點。”葉熙蹲下來,在女兒被咬的手上吹了吹:“恬恬,還疼嗎?”

葉恬恬堅強的搖著小腦袋:“不疼了。”

葉熙溫柔的摸摸她們的小腦袋:“你們跟老師去上課吧,記住,不要惹事,但也不要怕事,媽咪一直在你們身後支援你們。”

“嗯,媽咪好厲害呀。”葉依依拍了拍小手。

葉熙回頭看了一眼匆匆帶著女兒離開的葉寧瑤,無奈歎氣,她原本是不想當著女兒的麵做這種殘忍的事情,可葉寧瑤觸及她的底線了。

葉熙走出來,看到葉寧瑤正在叫代駕,她的手斷了,開不了車。

葉熙故意走到她旁邊去招手攔車。

“葉熙,你給我等著,我老公不會放過你的,葉家也不會。”葉寧瑤痛的眼淚打轉,卻還是要放出狠話。

葉熙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你老公上次看我的眼神可不單純啊,你確定要讓他來找我?”

“葉熙,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我不會又瞧上我老公了吧?我警告你,離他遠點,你這種爛貨,他看不上的。”葉寧瑤嘴上逞強,可心裡還是擔憂的。

“是嗎?要不你讓你老公過來試試?”葉熙冷笑,坐進了出租車,離去。

葉寧瑤氣憤的捏緊了拳頭:“該死的葉熙,我手要是接不上,我拿你兩個女兒開刀。”

傍晚來臨,霍家彆墅。

霍薄言跟兩個孩子住在另一處彆墅,離老宅有一段距離,老太太睡眠不太好,霍薄言不想讓兩個小傢夥吵到她休息,就搬出來了。

“先生,聽老師說,兩位小少爺中午冇吃飯,晚餐也不肯吃。”管家劉伯看到門外的轎車熄了車,快步上前彙報。

“又怎麼了?”霍薄言修拔的身軀邁入客廳,剛從公司回來的他,帶著一絲疲倦,英俊的麵容,閃過一絲鬱悶:“又玩絕食?”

抬腿往樓上走去,在房間,找到兩個快要餓暈的小傢夥。

“子夜,子墨,說吧,這次又想要什麼禮物?”霍薄言靠在門口,嗓音低沉的問。

兩個小傢夥骨碌碌的大眼睛閃了閃。

“我們纔不要禮物呢,我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就是,我們四歲啦,不要禮物了,我們要媽咪……”

“爹地,你可不可以叫葉熙阿姨到家裡來吃飯?”

“對對對,她來了,我跟哥哥就吃兩碗飯。”

霍薄言好看的眉鋒一揚,終於清楚兩個小傢夥絕食的目的了。

“我不會請她來的,你們繼續餓著吧。”

“爹地,我們餓的眼睛都能看到星星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吧,把葉熙阿姨叫過來。”

“就是呀,爹地,我們餓死了,你就冇有這麼可愛的兒子了。”

霍薄言聽著兩個小傢夥的威脅,薄唇止不住上揚。這兩個小東西雖然鬨騰,可這就是他生活最精彩的顏色,他們的存在,可以緩解他一天的疲倦,帶來鮮活。

“爹地……好餓呀,我要葉熙阿姨。”

“爹地……”兩個小傢夥的聲音在房間響個不停。

霍薄言回臥室換了一套家居服,走進了兩個小傢夥的房間,一人一個,拎小雞仔似的把他們拎到了餐桌上坐下。

“劉伯,給他們一碗飯。”

“還有菜。”小傢夥氣鼓鼓的說。

霍薄言就知道他們絕食的決心不夠,懶洋洋的交代:“給他們熱一碗青菜…”

“不要,我要吃肉肉,長高高,要壯的像頭牛,一個打兩個,誰要不害怕,直接打到叫爸爸……”

“對對對。”霍子墨在旁邊像個點讀機似的。

霍薄言直接被他們給氣樂了:“不要葉熙阿姨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