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薄言失憶的事情,發生的太快了,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葉熙也在慢慢的接受著這個事實,隻是,一想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冰冷無溫,她的內心就痛的滴血。

她們好不容易坦白心聲,接受彼此。

冇想到,好日子才過了兩個月,又要經此劫難。

葉熙深吸了一口氣,決定把這件事情跟霍家的人說一說。

免得到時候他們也會被驚嚇住。

葉熙一直和張虹保持著聯絡,讓他監督著霍薄言的行動。

張虹接下了這個任務,隻是,他了是硬著頭皮接下的。

霍薄言現在的行為和心思,隻怕誰都揣摸不透了。

霍家老宅。

霍老太太看到葉熙到來,她神色一愕,下一秒,趕緊吩咐傭人去泡茶。

葉熙神色悲傷的踏入客廳,老太太先開了口:“薄言怎麼樣了?找到了嗎?”

葉熙抬頭望著她,點了下頭:“找是找到了,可他……失憶了。”

“什麼?”老太太嚇的整個人又跌坐回椅子上,神情一片焦急:“好端端的,怎麼會失憶?”

葉熙痛苦的擰著眉宇,低聲解釋:“有人在他身上注射了影響他大腦的藥物,我和醫生已經給他檢查過了,這種藥,隻會令他性情大變,失去記憶,並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影響。”

“可是……這可怎麼辦?薄言要是把我們都忘記了,那他還會把我們當家人嗎?”老太太一臉迷茫的看著葉熙。

顯然,她年紀老了,行動遲緩,就連腦子也轉不動了,遇到這樣的事,她隻剩下求助葉熙。

葉熙看著她備受打擊,立即安慰道:“你彆太擔心,我會一直看著他的,再想辦法把他記憶找回來。”

“他現在……好相處嗎?”霍老太太緊張的問。

葉熙搖頭:“不好,他誰都不相信,就連我……他也懷疑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霍老太太瞬間就難受的哭了起來:“是誰把我孫子害成這樣的?他從小就失去了父母,在一年,他還得抑鬱症,我帶著他去看了很多心理醫生,那一年,他幾乎除了跟煙煙說話,跟誰也不說,我一天派人二十四小時看著,就怕他乾傻事。”

葉熙聽著,心情也很沉重。

霍薄言的孤僻和清冷,應該是受了他童年時的傷害造成的。

“你彆難過了,至少,他安全回來了,我會想辦法接近他,取得他的信任的。”葉熙安撫著她。

霍老太太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到她的身上:“葉熙,為了孩子,你一定要讓他清醒過來,孩子不能冇有父親。”

“我知道。”葉熙點了點頭:“有個女人騙他說,孩子是我偷生下來的,他信了,我擔心他會不會對孩子造成某種傷害,我想讓你幫我照顧一下孩子們,暫時不想讓他們見麵。”

霍老太太這會兒哪裡還顧得上跟葉熙置氣,所以,她立即就答應了。

“放心吧,孩子們交給我,我會請人二十四小時照顧好他們。”霍老太太趕緊說道。

“嗯,我也會跟孩子們把這件事情說清楚的。”葉熙鬆了口氣。

“孩子們要是知道他們的父親失憶了,會不會很難過?我可憐的小傢夥。”霍老太太心疼死了。

葉熙俏臉也閃過悲沉:“他們肯定會難過的,可既然碰到了這樣的困難,我們一家人隻有堅強麵對,我和霍薄言之前也經受過那麼多的打擊和傷害,我們也挺過來了。”

說到這,霍老太太瞬間臉紅了,自責道:“葉熙,你的傷害,算是我給你帶去的,我很愧疚,是我這老太婆小心眼了。”

“以前的事,就不提了吧,隻要你向我道歉,這事就過了。”葉熙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行,那你跟孩子們說一下,他們雖然小,但很懂事,會理解的。”老太太也暗鬆了口氣,隻要葉熙不計較,這個家,就還是完整的。

葉熙喝了口茶就離開了,下午,她就去家裡接孩子們,在車上,葉熙把這件事情說了一遍。

四張小臉,都驚呆了。

“爹地失憶了?”

“他把我們給忘了。”

“他不愛媽咪了。”

“媽咪,你趕緊去把他追回來唄。”

葉熙以為四個小傢夥肯定要哭一場,再尋求她的安慰。

可冇料到,四個小傢夥隻是很意外,很焦急,冇有哭,也冇有害怕。

“媽咪就是這樣想的,隻是,我暫時不想讓你們見到他。”葉熙低著聲說出自己的想法。

“媽咪,我們會聽話的。”

“嗯,爹地把他最重要的寶貝給忘記了,肯定也很難過的。”

“等媽咪把爹地追回來後,我們再跟他相認。”

“媽咪,你是個大直女耶,你會不會追男人哦?”

葉熙一轉頭,就看到四雙烏黑的大眼睛質疑的看著她。

葉熙哭笑不得,這四個小孩子怎麼還在擔心她呢?

“放心吧,我還是挺有自信的,我長的也不差。”葉熙立即給孩子們增加信心。

“可你脾氣不太好,又臭又要強。”

“對呀,你動不動還喜歡拿針紮壞人,你可不要紮爹地哦。”

葉熙看著兩個女兒,這兩個小傢夥真是把她看的透透的。

“行吧,我還以為你們會很傷心,會哭一頓,現在看來,是我太擔心了。”葉熙暗鬆了一口氣。

“我們纔不會哭呢,哭是弱者的表現。”霍子墨哼哼的說。

“對呀,我們為什麼要哭,爹地都還冇有救回來呢,我們要把精力放在救爹地上麵。”

“媽咪,爹地要是忘記你了,會不會有彆的阿姨想接近他,你一定不能讓彆的阿姨先嫁給他哦。”

葉熙立即信心十足:“不會的,我會把他的心先搶過來。”

“耶,媽咪加油。”

“我們會支援你的。”

葉熙望著孩子們對她的堅定信心,她突然不那麼迷茫了。

把孩子們直接送去了老宅,老太太已經讓傭人給孩子們準備好了美食和玩具,葉熙叮囑了他們要聽話後,就離開了。

張虹突然給葉熙打來電話:“葉小姐,霍總雖然不記得我們了,可他對工作上的事情極為敏感,幾乎所有項目在他過目後,他就能給出像以前一樣的決策,這真是奇蹟。”

葉熙聽完,也覺的這是好事,至少,公司在他的撐控中,不會走偏。

“他有冇有彆的異常舉動,比如,見什麼可疑的人?”葉熙趕緊問道。

“目前冇有,他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所有會議都不參加。”張虹趕緊答道。

“好,我現在就過來公司一趟,他有冇有說晚上要去哪?”葉熙又焦急的問。

張虹立即答覆:“目前還冇有什麼指示。”

葉熙趕到公司時,恰好公司的職員陸續的下班了,葉熙快步的走進電梯,直接來到了霍薄言的辦公樓層。

“葉小姐,你來了,剛纔霍總問我有什麼消譴的地方,說是想去酒吧之類的地方放鬆心情。”張虹看到她,迅速的過來彙報。

“酒吧?”葉熙美眸一呆:“他以前經常去這種地方嗎?”

張虹立即搖頭:“以前不常去,除了會跟他幾個好朋友約定去喝酒之外,他基本上就是下了班回家陪孩子們。”

葉熙點了點頭,表示瞭解:“那晚上我們就陪他去酒吧玩玩吧,他可能心情鬱悶,換作是誰,突然被抽空記憶,都會很不高興吧。”

張虹點頭:“好,那我給他找一家酒吧。”

葉熙站在走廊上,心情莫名的低落,想到前幾天,她還和他在辦公室打情罵俏,他溫柔的言語猶在耳邊。

就在葉熙發著呆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邁出一抹健拔高冷的身軀,霍薄言換了一套全新的西裝,黑色的襯衣,灰色的外套和西褲,整個人顯的精神十足,意氣風發。

就連他的髮型都弄的十分帥氣精緻,葉熙看到這樣大變模樣的男人,表情微愕。

張虹跟在他的身後攤手,表示他根本不知道霍薄言為什麼會突然換一套騷氣的衣服出門。

霍薄言看到葉熙,幽眸眯了眯,徑直走過來:“上個月的財務報表我都看了,你的功勞不小,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種本事。”

葉熙輕笑了笑:“我也就這點本事了。”

“你在這等我?”霍薄言目光在她臉上閃動著,看到她微揚的唇角,突然發現她長的很美,笑起來,就像荷花在水中搖曳,彆有風情。

“是,我擔心你有什麼事情想問問我。”葉熙美眸含著情意,輕輕的望向他。

“冇有,我現在心情不好,我隻想釋緩我心裡的悶煩。”霍薄言冷酷的開口。

“我想跟你去酒吧見識一下,可以嗎?”葉熙擺低了姿態,她現在完全把霍薄言當一個陌生人一樣釣著。

霍薄言眉宇一挑:“哦?陪喝陪聊陪睡的那一種?”

葉熙俏臉瞬間一熱,他怎麼失憶後,說話的言語都大膽了?

“如果你想的話……”

“再看吧,我允許你跟著。”霍薄言說完,整了整他的衣襟朝電梯走去。

張虹走到葉熙旁邊,無奈的聳聳肩,又搖搖頭。

葉熙也覺的有些無奈,霍薄言現在完全就是一匹脫韁的野馬,誰都管不了他。

坐在車上,霍薄言直接朝張虹伸手,張虹趕緊把一本厚厚的檔案遞上:“霍總,這是你個人手下所有的財產清單,我已經為你理整好了。”

霍薄言不置一詞,隻是接過後,翻開檢視。

葉熙坐在男人的身側,美眸不時的望著他發呆。

等到她反映過來,她有些懊惱,可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不得不說,霍薄言這種六親不認的樣子還挺帥氣的,渾身充滿了男性的魅力。

葉熙犯起了花癡。

“看夠了嗎?”霍薄言早就捕捉到她的眼神了,冷不丁的問她。

葉熙呃了一聲,立即將目光移開。

“孩子在哪?我明天抽個空,去見一下。”霍薄言狀似漫不經心的問。

“在你奶奶家裡。”葉熙不想瞞他。

“行,明天見一麵吧,不管怎麼樣,他們是我的種。”霍薄言倒是冇有忘記自己是個父親的身份。

“如果你現在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接受他們,要不,還是以後再見吧。”葉熙小聲勸說。

“怎麼?怕我搶走他們的撫養權?”霍薄言勾唇冷笑。

“我們一直都是共同撫養他們……”

“你是我的前妻,我們離婚了,孩子的撫養權,當然要搞清楚一些。”霍薄言顯的冷酷無情。

葉熙俏臉眨間泛白,因為,她從來冇想過讓孩子們再分開。

張虹副駕駛聽著,後背直冒冷汗。

霍總要跟葉小姐爭搶孩子的戲碼,他還真的冇有猜到。

“孩子們不能分開撫養,他們要在一起。”葉熙咬了咬唇片,堅決的說道。

“那就四個都判給我吧,我會好好照料他們的。”霍薄言迅速的做下決定。

“不行,我已經離不開他們了。”葉熙一聽,瞬間拒絕。

霍薄言幽眸閃過一抹不悅:“你這句話的潛台詞,是想再嫁給我嗎?”

葉熙呆愕住了,她很想說,是的,我想嫁給你。

可是,她說不出來,因為,男人看她的眼神,過於清冷,冇有溫度,這樣的婚姻,她哪有勇氣踏入。

“等你恢複記憶後,我相信你會清楚你要什麼,現在提這種事,不是時候。”葉熙搖了搖頭,低聲答道。

“你長的還行,符合我的審美,如果你願意為了孩子委屈你自己,我就免強收了你。”霍薄言一副渣男語錄。

張虹在旁聽著發悚,霍總啊霍總,你現在有多狂,等你清醒後,你就有多後悔。

葉熙莫名覺的恥辱。

“霍薄言,雖然你失憶了,但也請你懂得尊重一下人。”葉熙氣惱的說道。

“嗬,我還以為你是一隻寵物,冇想到,還是小野貓。”霍薄言說著,突然伸手過來,捏住了葉熙的下巴,審視般的打量她:“我隻給你這一次機會,答不答應,你來決定。”

葉熙懊惱極了,但她好像冇有選擇。

“我答應。”葉熙幾乎不考慮,直接答。

“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霍薄言鬆開了手,愉快的決定了。

張虹偷偷的回過頭來,同情的看了一眼葉熙。

葉熙俏臉微僵,將目光轉向了車窗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