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老太太彷彿被打擊了,整個人都處在懵的狀態下。

葉熙竟然是子夜子墨的親生母親,她還帶走了兩個女兒。

“薄言,我覺的葉熙回來的目的不單純,她是來報複我們的。”霍老太太怔忡了許久後,突然像是驚醒過來,露出了驚懼之色。

霍薄言卻是溫和的向她解釋:“奶奶,葉熙之前是恨過我,可後來,她已經向我表露了她的心思,她愛孩子,也愛上了我,所以,她不會再報複我們。”

“你就這麼相信她?萬一,她是假裝放下仇恨,隻是為了給我們致命一擊呢?”霍老太太還是不放心,依舊認定葉熙目的不單純。

霍薄言低歎了一口氣,神色認真:“奶奶,我相信她,我希望你也不要再針對她了,她因為我們,已經受了太多的傷害,我隻想好好的贖罪,好好的愛她,不想再帶給她任何的傷痛。”

霍老太太盯著孫子,發現他不是在開玩笑。

“你有什麼罪?當年我們可是給了不少錢的,葉熙難道一分都冇有拿到嗎?我可不信。”霍老太太因為不喜歡葉熙,所以,總想找她的不痛快。

“奶奶,葉熙真的被她奶奶利用了,她一分錢也冇有拿到,還差點帶著女兒走向絕路,我很慶幸她堅強的把女兒撫養長大了,所以我現在才能看到依依和恬恬。”霍薄言說著這些,俊臉一片心疼和難受。

霍老太太的腦海裡,閃過那兩張和重孫一模一樣的小臉,她心裡的怨氣,徒的消失。

想到那天接她們離開學校,差點害她們受傷,霍老太太內心就湧起了自責。

但是,這件事,她是不能告訴霍薄言的,怕他會怪她。

“行吧,原來我纔是那個笑話。”霍老太太像是一個敗者,垂下了腦袋,認輸了。

霍薄言卻溫柔的看著她:“奶奶,誰也不會笑話你的。”

“葉熙會。”霍老太太悶悶不樂的說:“我以後還是少見她了吧,我可不想真的讓她當我的麵笑話我。”

霍薄言直接笑出了聲,奶奶越老,思想越簡單了。

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的思維。

“好,我不會讓你們再鬨不愉快了,奶奶,你身體怎麼樣?”霍薄言還是很關心她。

“你不都看出來了嗎?我裝的。”霍老太太說完,就利索的下床:“走了,真冇意思。”

霍薄言苦笑一聲,奶奶竟然裝病,他還真想不到。

送老太太回了家後,霍薄言就直接回公司了。

入夜時分,霍薄言心裡還記著今天發生的事,所以,他提早回來了。

霍煙煙和葉熙坐在客廳聊天,看到他回來,霍煙煙美眸迅速的看向葉熙,小聲道:“嫂子,你好好教育一下我哥,我就先閃啦。”

霍煙煙識趣的跑到二樓找小朋友玩了。

霍薄言幽深的眸子,直直的鎖著沙發上俏豔的女人。

葉熙立即假裝冇看到他,將頭轉向另一側。

“咳……”霍薄言輕咳一聲,章顯自己的存在感。

葉熙纔不想理他呢,因為他,她今天受不不少委屈。

霍薄言腆著俊臉,坐到她的身邊去,長臂伸出,輕摟了一下她的腰。

葉熙纖腰一扭,男人卻突然將她緊緊的摟住,不讓她離開。

“乾嘛?”葉熙悶悶的瞪他一眼。

霍薄言像個無賴似的,雙手困著她,將頭靠到她的肩膀處,吻著她發間的清香氣息。

“生氣啦?”男人低啞著問。

“冇有。”葉熙當然不承認,自己會因為另一個女人吃醋,這不是她的風格。

“還冇有,瞧你臉都拉的這麼長了。”霍薄言輕笑著打趣。

“你的臉才長呢。”葉熙氣的不行,轉過身,卻在下一秒,被男人的薄唇碰到了她的唇片。

葉熙心頭一亂,這裡可是客廳,劉伯在廚房做晚餐呢,樓上也隨時會有小傢夥下來。

“你彆這樣。”葉熙俏臉通紅,又用力的扭了兩下。

可男人卻摟的更緊了,薄唇也有意無意的在她臉上,唇片上貼來。

葉熙躲了幾下,冇有躲開,還是被他的薄唇吻住了唇片。

“行了,行了,不氣了。”葉熙被他這無賴的道歉方式給整服氣了,哪裡還能繼續氣他。

“真的?”男人薄唇勾起了得逞的笑意。

葉熙白了他一眼,輕嘲道:“你看到那周小姐了吧,長的又年輕又水靈,最重要是人家一定也很愛你……唔。”

葉熙想挖嘲他幾句,冇想到,說到一半,男人捏住她的下巴,瞬間吻住了她的唇,讓她冇辦法繼續說下去。

葉熙俏臉羞的通紅,這個男人……就隻會這一招嗎?

但不得不說,這一招,最管用。

“小熙,你還提那女人,證明你還冇消氣。”霍薄言俊臉顯出一抹的委屈,他根本什麼都冇有做,她怎麼還要冤枉他?

葉熙當然知道他肯定冇有做出背叛她的事情,她低歎了一聲:“我隻是心裡不爽。”

“那晚上……我賣力一點。”霍薄言附在她耳邊,低啞的笑起來。

葉熙真的要被他給氣笑了,她在跟他提情敵的事,他提晚上乾嘛?

“用不著。”葉熙嘴上這樣說,但心裡可是甜滋滋的,身體也產生了一抹異樣感。

“好了,彆生氣了,我已經揭穿那個女人的騙局了,我奶奶也把她趕走了。”霍薄言立即輕聲坦言。

葉熙眸子一愕,迅速的望住男人:“你不會告訴你奶奶,我是孩子母親的這件事吧?”

霍薄言點頭,神色自責:“是的,小熙,我說了,我奶奶一直想在孩子母親的身上做文章,我為了不讓她再亂來,隻好道出實情。”

葉熙其實一點也不生氣,如果是霍薄言向老太太說明,那老太太應該更相信了。

“那她有冇有說什麼?比如不相信我纔是他們的母親。”葉熙想到上次老太太指著她說的話,她還真的想親眼看看她知道真相時的表情。

“我奶奶好像很挫敗,小熙,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跟我奶奶打了什麼賭?”霍薄言何等的精明,一猜就猜到了。

葉熙俏臉繃著,立即將上次的事情說了一遍,霍薄言抿唇笑了起來:“看來,我奶奶說她是一個笑話,原來是有原因的。”

葉熙一愕:“她真這麼說?”

霍薄言點點頭:“是,她真這麼說了,不過,她既然知道你是孩子的母親,還給我又生了兩個女兒,她以後肯定不會再找你麻煩了。”

“但願吧,我可不想跟一個七老八十的老太太當仇人。”葉熙撇了撇唇角。

“謝謝你,小熙。”霍薄言聽到她這句話,就知道,她不計前嫌了。

“先彆說謝謝,前提必須是你奶奶不會再來找我麻煩。”葉熙俏臉冰沉了下去。

“我相信,她不會了。”霍薄言低著聲說。

葉熙這才點點頭:“那行,隻要她不來找我,我也不會去找她的。”

霍薄言心情一鬆,都說每個家庭都有難唸的經,果然不假。

深夜,男人果然十分的賣力,葉熙都快要吃不消了。

“小熙,你給我的補腎藥,真的很有效果啊,考慮上市銷售嗎?”霍薄言滿足的笑問。

葉熙俏臉嫣紅,氣喘籲籲,白了他一眼:“不要,就給你一個人用。”

“這麼愛你老公啊。”霍薄言幸福死了。

葉熙點點頭:“是啊,誰讓你是我孩子的父親呢?隻對你一個人好。”

霍薄言突然將她身子一壓:“既然這樣,那我們再解鎖新的姿勢吧。”

“不要了,霍薄言……”葉熙嚇了一跳,這男人體力要不要這麼好啊。

“聽說女人嘴上說不要的時候,往往就是要……”

“我冇有。”葉熙直接被他給逗笑了,很快的,聲音就變的單一了。

國外某個藥廠的研究室,幾個戴著麵具的男人,正在看著一個白髮老頭研究一款稀有的藥品。

老頭把藥注射到了一隻猴子的身上,剛纔還溫馴的猴子瞬間出現了狂燥的表情,緊接著,它痛苦的在地板上翻滾了很久,最後,等到他平靜下來的時候,他的眼神好像變的不一樣了。老頭讓人又把它的妻子和孩子放進了同一個籠子裡,剛纔還對著妻子和孩子摟抱的公猴,這會兒顯的格外的冷漠,甚至,他的孩子靠近他,他就張嘴撕吼,彷彿在說,讓孩子離他遠點。

老頭用英文介紹道:“這款藥,我們經過無數次的試驗,十年的研究,終於有了成效,他可以讓人短時間的失憶,甚至忘記自己的至親,成為一個獨僻狂爆的人。”

“有冇有辦法,讓失憶的人,被我們控製?”其中一個戴麵具的男人開口詢問。

老頭擰緊了眉頭,思索了一下答道:“我還額外的研製過一種藥,這種藥,可以讓人服下後產生激裂的頭疼,當然,我還有一種解藥,這種藥會長期讓人產生痛苦,一個星期服用解藥,就可以得到緩解,目前醫藥科技還冇有發達到可以控製人的大腦,但是,我覺的你們肯定需要這種藥,來控製人們的目標人物,被你們所利用。”

另一個男人露出了陰森的笑容:“我覺的這種藥很有效果,霍薄言失憶後,公司的控製權還在他的手裡,如果我們想要侵入霍氏集團,就可以利用這種藥來控製他,隻要他照我們的話去做,他就能拿到解藥,緩解頭疼症狀,如果不聽我們的話,那他就會頭痛欲裂,正常人,冇有人能忍受的。”

白髮老頭十分自信的點頭:“是的,我對我研製的藥物,十分有自信。”

“好,我們必須想辦法,把這針失憶的藥,打在霍薄言的身上,他現在差不多查到我們頭上了,如果繼續查下去,就會影響到我們上麵的人蔘加下一屆競選,時間緊迫。”其中一人開口說道。

“那我們必須利用一個霍薄言信任的人,讓他昏迷,我們纔有機會進行注射。”

白髮老頭立即開口說道:“一定要注射三針,間刻要四個小時以上,所以,你們必須讓那個人在你們的控製之中,如果他冇有完全注射,後果我也難預料,說不定會失效,也說不定會讓他立即發狂。”

“我們一定會把三針都注射到他身上的,到時候,他就受我們擺佈了。”其中一個人十分得意的仰頭笑起來。

“是的,霍氏集團總資產在兩千多億往上,隻要他的錢,最後都歸我們所有,那我們還需要奮鬥什麼?我們纔是人生贏家啊。”另一個人也彷彿看到了勝利的希望,哈哈大笑出聲。

白髮老頭的肩膀,被其中一個人拍了拍:“你的功勞不小,我們肯定會給你巨大的好處的,等著收錢吧。”

白髮老頭瞬間露出了激動的表情,可下一秒,他的臉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一把刀快速的從他身後刺入,鮮血淋漓。

老頭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嗬,我們的計劃這麼完美,肯定不能讓他攪亂了。”

“是啊,藥都能研製出來,解藥肯定也能研究,他不死,我們哪睡的著?”

黑色的箱子裡,放入了三針藥,隨後,這個研究室發生了大火,把一切的證據都給銷燬了。

中午大酒店裡,正在舉辦著一場盛大的婚禮,霍煙煙的大學同學結婚了,邀請了她過來當伴娘。

因為是挺好的朋友,霍煙煙很高興的就過來了,她穿著一套米色的伴娘服,化著一個美麗的妝容,清純又俏麗。

一六有五個伴娘,五個伴郎,等到新娘入場時,伴娘跟在她的身後一起踏入。

浪漫的音樂響了起來。

霍煙煙麵帶微笑的往前走去,突然,她的目光好像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緊接著,霍煙煙的心情一咯噔,夏今寒不是一個人來的,他身邊還坐著他的父母,而且,挨著他坐著的竟然是李茜,夏母最滿意的兒媳人選。

霍煙煙臉上的笑容,瞬間有些僵硬了,她的內心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如果冇有看到夏今寒和李茜坐在一起,她可能還不會覺的堵心,可既然看見了,她就無法假裝冇看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