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今寒所有的剋製,隱忍,在對上她那雙邀請的眸子時,瞬間潰不成軍。

霍煙煙嬌媚的眼眸,在男人俊美的臉上輕輕閃動著,她很清楚自己的感受,現在不是他要不要,而是,她想要。

“不想去嗎?”霍煙煙見他就這樣凝著她,她俏臉脹的通紅,羞澀的躲開了他的目光,聲音低低的問。

夏今寒咬了咬薄唇,又貪婪的附身在她微腫的唇片上吮了又吮,最後,附在她耳邊,啞然低語:“換個地方。”

霍煙煙眸子一愕,纖細的手臂卻緊緊的勾著他的脖勁,撤著嬌:“不要……不走了。”

夏今寒隻覺的骨頭都要酥了,哪裡還有理智,哪裡還能違揹她的意願,一切……水到渠成,順其自然。

隻是,到底還是影響了他的發揮。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束強烈的燈光照過來,兩個人的所有動作靜止了。

夏今寒輕柔的扶著她的腰姿,然後啞聲道:“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霍煙煙伸手理了理微濕的長髮,點點頭:“好,送我回我的住處。”

夏今寒打開車門,一腳油門駛了出了停車場。

黑色的轎車,飛馳在大道上,窗外的風,都冇能吹散車內的熱度,夏今寒恨不能立即閃現到她的家裡,再發揮一次。

霍煙煙懶洋洋的倚坐在後座上,她打開了車窗,伸出一隻纖纖玉手,輕輕的攬著風,可風卻從她的指尖滑過去,留不住了。

霍煙煙莫名有些傷感,這風,就像她的愛情一樣,不可觸摸,留不住。

回到住處,霍煙煙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夏今寒抱著她走到門口,她輕輕掙紮著下來,然後低頭,在包裡掏了好久,找到一把鑰匙,擰開了門,她走了進去,但卻並冇有邀請男人進去的打算。

“夏今寒,謝謝你送我回來……”

夏今寒幽眸一愕,高大的身軀往前邁了一步:“不請我進去喝杯茶?”

霍煙煙卻搖了搖頭:“不了,很晚了,下次吧,你回去的時候,注意安全。”

“煙煙……”男人動情的看著她,那雙幽眸,還染著暗欲。

霍煙煙卻假裝看不見,隻是甩了甩頭髮,低聲道:“我累了。”

夏今寒就這樣,被關在門外,他不由的伏在門上,抬手敲了敲:“霍煙煙,把門打開,讓我進去。”

可是,裡麵的小女人就是這麼任性,不給他開門。

“煙煙,彆這樣,我還想……”男人的話說到一半,卻又忍住了,他闇然的往後退了幾步,看著這緊閉的房門,心涼了半截。

就好像她的心門,正在慢慢的對他關上。

夏今寒十分落寞的轉身離開,隻是,那冇有滿足的心,到底還像是欠缺了什麼。

霍煙煙放了一缸熱水,她伏在水裡,看著身上的印記,她幽幽的吐了一口氣。

夜幕低垂,葉熙哄睡四個孩子,已經很晚了,她也有些疲倦。她剛推門走進臥室,一道健實的身軀就迎了過來,在背後輕輕的摟住了她,薄唇更是帶著熾熱的氣息,噴灑在她柔嫩的肌膚上。

“彆鬨……”葉熙怕癢,躲著他。

“冇有鬨,老婆,很晚了,該是為夫伺寢的時候了。”霍薄言像是在懇求她,聲音還帶著點撒嬌的味道。

要是讓外人知道,高冷的霍總,在家裡對著嬌妻低聲下氣的求寵,真的會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吧。

“你不累啊?”葉熙有些無語,昨天晚上不是纔來?

“累死也甘心。”霍薄言一副勢在必行的表情。

葉熙直接就笑了,伸手抓住了他的大手:“如果你累死在床上了,那要是傳出去,你一世英名就毀了。”

“怕什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霍薄言還來了一句幽默的話。

葉熙俏臉一熱:“那我就成了禍國秧民的妖精了。”

“你可不就是妖精化身?”霍薄言親了親她的耳垂:“不,你就是妖精本精了。”

葉熙立即不滿的皺眉:“那你這是誇我,還是罵我?”

霍薄言立即笑了,渾厚低沉的笑聲,十分的悅耳。

“你猜?”男人壞壞的笑著說。

“我不猜。”葉熙立即轉過身來,美眸盯著他的俊臉:“你來說。”

“傻瓜……”霍薄言伸手在她的鼻尖輕輕的颳了一下:“在我這裡,隻有好話,冇有一句壞話。”

葉熙算是哄好了,抿嘴一笑:“好吧,看在你誇我的份上,那就給你一個機會…。”

霍薄言得到了允許後,直接彎腰將她輕輕一抄,葉熙嚇的趕緊勾住他的脖勁,將臉埋在他堅實的胸膛上,貪婪的呼吸著屬於他的冷例清香。

霍薄言看著她這乖巧的模樣,心動極了,薄唇已經迫不及待的附下,尋找著她柔嫩的唇片,葉熙也適時的微仰了頭,和他的薄唇撞在一起。

輕紗曼帳,一夜**。

清晨,陽光暖暖的照進來,葉熙像做了一個夢,夢境裡全是他的氣息,醒來,卻發現身邊空無一人,她有些悵然若失。

奇怪了,明明昨夜相擁入眠,為什麼一時找不見他,卻有這樣的情緒呢?

難道真的會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種荒唐的事情發生嗎?

葉熙自嘲的笑了笑,換好衣服下樓,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吧。回國後,葉熙就基本上把自己的醫術給隱藏起來了,至少目前還冇有引來國外勢力的追殺,她還能過幾天安生的日子。

隻是,這應該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也許不知何時,風暴就會襲來,到那個時候,她會獨自承受這一切,把安寧留給他和孩子們。

葉熙早就做好了視死如歸的打算,隻是,她一直冇有告訴任何人,就連最親密的枕邊人和孩子,她也不敢說。

葉熙清楚,未來不必多想,眼下過後一天是一天,相信,上天自有安排。

葉熙起床晚了,霍薄言已經送孩子上學去了,劉伯給她精心準備好了早餐,她用完後,就開車朝藥廠駛去。

霍老太太今天也有事情要辦,她在一個餐廳,見到了那個叫周荷的女孩子。

周荷嚇的半死,眼前這個威嚴的老太太,讓她止不住打抖。

“彆怕,我不吃人。”霍老太太趕緊安慰她。

“老太太找我有什麼事嗎?”周荷裝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霍老太太一愣:“王夫人沒有聯絡過你?”

周荷眨了眨眼睛,搖搖頭。

她現在的表現,全是照王夫人所說的去做的,要假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這樣,霍老太太纔會更加相信她。

“這王夫人,辦事真不牢靠。”霍老太太吐槽了一句,隨後緩和了語調:“來,讓我看看,長的還挺標緻的,多大了?”

周荷趕緊如實回答:“二十一,讀大三。”

“哦,還是個學生,挺好,看著也聽話。”霍老太太瞬間就滿意了,周荷這種大學生,一看就好拿捏,將來要是讓她嫁給孫子,她肯定會比葉熙更聽話的。

“知道我找你是什麼事嗎?”霍老太太問她。

周荷又露出了迷茫的表情:“我不知道。”

霍老太太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一遍,周荷露出很震驚的表情。

“我姐死了三年了,我並不知道她生過孩子的事,她什麼都冇告訴我,老太太,你不會是騙我的吧,我姐那麼老實的人……她怎麼會生下孩子?不過,五年前她的確失蹤了一年多,回來整個人都憔悴了,難道是……”周荷的一言一行,都是經過深思熟的,所以,並冇有露出破綻。

霍老太太這一聽,瞬間覺的是找對人了,她立即說道:“你姐的孩子,用你的d

a,應該能驗出個準確來。”

“我的d

a,驗什麼?”周荷眨了眨眼。

“當然是跟我的兩個孫子驗一下血啊,這樣,我才能知道是不是找對人了。”霍老太太也不是亂找的,一定要是孩子的親小姨,才最適合。

“老太太,不用驗了,肯定是對不上的。”周荷露出一抹悲傷的表情:“我姐是周家的養女,是我爸媽撿回來的,我跟她,也不算親姐妹。”

“啊?有這種事?”霍老太太伸手摸了一下頭,顯的無奈。

周荷立即露出膽怯的表情:“老太太,那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霍老太太看著她好一會兒,立即說道:“先彆走,就算你們不是親姐妹,我也認定你了。”

“認定我?老太太,你要讓我幫你做什麼事嗎?我……我害怕。”周荷嚇的又發起了抖來。

老太太立即溫言安慰她:“彆怕,不是讓你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隻是讓你嫁給我孫子,霍薄言。”

周荷驚大了雙眼,許久才反映過來,聲音發顫:“你……你說什麼?要我嫁人?我不想嫁人,我還冇畢業……”

老太太和她身邊的傭人都笑了。

周荷這一副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真的出乎她們的意料。

“周荷,你知道你要嫁的人是誰嗎?他可不是一般的男人。”霍老太太覺的,有必要給她科普一下自己孫子的魅力。

周荷還是表現的很不感興趣,小嘴一撇:“我不管要嫁給誰,反正我現在不想嫁人,我冇有心理準備。”

“我孫子很有錢的,人長的也帥,過來,給你看看他的照片。”霍老太太拿出他的手機,翻開了一本相冊:“你自己好好看看,我孫子這模樣,可是世間少有,比那些男明星強多了。”

周荷立即拿過來看著,這一看,心就動了。

霍老太太很多都是偷拍了霍薄言的生活照,這些日常照片,比那些雜誌硬照可接地氣多了,不僅如此,更會讓人覺的美好,好幾張照片,都是霍薄言側著麵容照的,那深邃立體的五官,線條堅毅有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真的很帥,很上鏡,很有魅惑力。

“老太太,這就是你孫子啊?長的是還挺好看的。”周荷立即表現出了淡淡的興趣,當然,她心裡可是激動的不得了,霍薄言的照片,她早就看過了,簡直帥的驚為天人,她豈會不心動?

霍老太太見她滿意,立即哄道:“我冇騙你吧,我孫子真的很好看,而且,他很有錢,你所有的願望,他都能滿足你……”

“他是阿拉丁神燈嗎?會有魔法?”周荷又幽默的損了一句。

霍老太太直接被逗的捧腹大笑起來,顯然,這個周荷,還是挺合她心意的,見識這麼淺薄,真的挺適合娶回家去。

周荷眨了眨眼睛,一副不懂老太太在笑啥的表情。

霍老太太趕緊對身邊的傭人說道:“這孩子有趣,我喜歡。”

傭人趕緊對周荷刮目相看,言語尊敬:“周小姐,你有福氣了,老太太可是難得會喜歡一個人,你算一個。”

周荷心裡高興死了,但她臉上還是要表現出淡淡的表情,隻有這樣,老太太纔會覺的她冇有心機,冇有野心,纔會想扶她坐正。

“老太太,就算你孫子這麼優秀,可我還是不想嫁給他,我有自知之明,我這種小門小戶出生的,難登大雅之堂,要不……就算了吧,你放我回學校,我下午還有課呢。”周荷立即一臉為難的拒絕了。

“冇事,我幫你向學校請個假就是了,周荷,你彆自貶身價,我冇看輕你,相反的,我還要找幾個老師來教教你禮儀,祖上三輩,誰還算貴族啊?你覺的自己不行,那是你冇有試試,隻要你用心,我老太太還是能把你教出來的。”霍老太太決定了,要培養周荷,成為她在霍家的接班人。

周荷皺著眉頭,好像在思考什麼。

霍老太太也不急,慢悠悠的喝著茶,等著她回答。

周荷想了好一會兒,這才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要是答應你,你能給我一筆零用錢嗎?我奶奶下個月生日,她很喜歡一個禮物,要一百多萬,我買不起,可我還是想送給她。”

“哦?”霍老太太瞬間來了勁兒:“你奶奶生日,你送這麼貴的禮物?”

“我奶奶對我很好,從小什麼好的都留著給我,她現在老了,我也要對她好。”周荷的話,表現出了一個大孝女的樣子,這一下子,更討老太太歡心了。

“小小年紀就這麼有孝心,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少見,小荷啊,你這個心意,我幫你完成,隻要你答應我,跟我學習禮儀,嫁給我孫子。”霍老太太大手一揮,一切都答應了。

“真的嗎?謝謝老太太,這可是我最大的心願,你要是幫了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周荷瞬間開心的跳起來,激動不己。

霍老太太見她總算上勾了,鬆了一口氣:“行,那我們說定了,明天,我安排老師過來教你禮儀,一定會讓你成為大家閨秀的。”

周荷立即含羞帶怯的點點頭:“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