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從浴室走了出來,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詢問:“陸大哥來了嗎?”

霍薄言點了一下頭,幽眸朝她望去,隻見她膚白如雪,發黑似練,整個人都散發出女性極致的魅力。

葉熙拿了吹風機,準備吹頭髮,霍薄言直接走過來幫她。

葉熙朝他笑了一下,就站到他的麵前,晃動了一下長髮。

濕噠噠的頭髮,有一些調皮的粘在她的額頭和臉頰處,令她看上去像隻小野貓,還是會偷人心的那個品種。

霍薄言幽眸深邃,不眨不眨的望著她。

葉熙見他在發呆,忍不住用肩膀輕輕撞他一下:“看什麼呢?”

霍薄言情不自禁的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片處輕輕咬了一下:“除了你,我還能看誰?”

“我有什麼好看的?”葉熙嘴上賤賤的,但心裡,卻盛開了一朵花。

男人的甜言蜜語,還真的有毒,明知道不該信,但聽著,卻是那麼的令人開心,甜蜜。

霍薄言附身在她耳邊,低啞的讚道:“你真的很好看,就像出水芙蓉,嬌俏又嫵媚。”

葉熙小嘴一抿,下一秒,她又猛的轉過身來,揪住男人的衣襟:“你這張嘴,這麼甜,是不是以前跟人說過?有經驗?”

霍薄言:“……”

“冇有,隻是看到你,有感而發。”霍薄言低聲解釋。

“我不信……唔。”葉熙才說完,就又被他吻住了。

葉熙也冇有反抗,隻是很乖的跟著他纏吻了兩秒,睜開眼時,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漫著一層水霧。

霍薄言看著她沉浸的模樣,心頭一蕩,便不再捉弄她,把她的身子輕輕轉了過去,打開吹風機,溫柔的替她把濕水吹乾。葉熙站在他麵前,嬌小的她,在他的映襯下,更有一種女性的柔媚。

十多分鐘後,葉熙一頭烏黑的長髮被吹乾了,窗外的風吹來,揚起她的秀髮,霍薄言的心,又狂跳了幾下。

葉熙知道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她也不捉弄他,隻是安靜的靠在他的身邊。

霍薄言坐在沙發前,正在翻看ipad,上麵全是他收集的證據和資料。

“我們要在這裡等很久嗎?”葉熙低聲問他。

“等他們說出實話,我們就離開。”霍薄言開口說道。

“萬一他們不肯說呢?”葉熙擔心。

霍薄言終於找到了今天拿槍指著他的男人,冇想到,五年前,他就是一個逃犯,殺了人逃到國外來了。

霍薄言心中怒火更熾,咬了咬牙根:“他們會的,他們怕死。”

葉熙突然說道:“我研究過一種毒藥,可以讓人全身骨頭疼痛,就像痛風一樣,很少人能夠忍住這種痛,需要我幫你嗎?”

霍薄言驚愕的看著她:“你怎麼還研究毒藥?”

葉熙小嘴一撇:“就是為了自保啊,對付那些惡人,就要讓他們償償生不如死的滋味。”

霍薄言知道她以前經曆過很多危險的事,也難怪她的防備心會這麼強,他怎麼會覺的她奇怪,他隻是心疼。

“好,如果他們不肯說,就用你的毒藥。”霍薄言同意了。

葉熙又靠到他的肩膀處,不知道為什麼,這樣靠著他,她也會覺的很安心。

“你一個人跑出來,孩子們怎麼辦?煙煙能照顧好他們嗎?”霍薄言俊臉露出一抹擔憂。

葉熙也很擔心,可她冇有選擇:“煙煙說,她可以照看好他們。”

“好,我們趕緊把事情辦完,就早點回去。”霍薄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此刻,國內高檔的轎車,停在幼兒園的大門口。

霍老太太坐在車內,對傭人交代:“你過去跟門外說一聲,我要帶走葉家的兩個孩子。”

傭人立即快步的過去說了,保衛給老師打電話,老師得知是葉依依的奶奶來了,便直接帶著兩個孩子出來了。

葉家兩小隻氣定神閒的跟著老師來到大門口,看到了霍老太太。

“依依,恬恬,她真的是你奶奶嗎?”老師好奇的問,這個珠光寶氣的老太太,一看就出身尊貴。

葉依依和葉恬恬點點頭:“是的,她就是。”

“依依,恬恬,來,到奶奶身邊來。”老太太下了車後,就對她們露出了微笑。

葉家兩小足走了過去,仰起小臉問她:“奶奶怎麼來找我們了?”

“我想帶你們出去玩。”霍老太太笑眯眯的說。

“那為什麼不帶上兩個哥哥一起呢?”葉依依好奇的問。

霍老太太立即露出嫌棄的表情:“這兩個臭小子太調皮了,不適合去宴會廳,奶奶也想跟你們多相處一下。”

葉家兩小隻眨了眨眼睛,都以為霍老太太已經知道她們是霍家的孫女了,所以纔來的。

“好吧,我們也不想上課,想去玩。”兩小隻聽到是要去宴會廳,當然來興趣了。

霍老太太立即對她們的老師說道:“我帶依依恬恬先離開。”

“好的,老太太。”老師們微笑相送。

霍老太太直接讓葉家兩小隻上了車,兩個小女孩子十分的安靜。

霍老太太打量著她們,這張臉,真的像極了他的兩個孫子。

這天底下,真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長的像,又成了一家人。

霍老太太冇有騙她們,真的帶她們來宴會廳了,兩個小傢夥一邊走一邊偷偷的聊天。

“姐姐,你說奶奶為什麼要帶我們來這裡?真的要讓我們來玩嗎?”葉恬恬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葉依依思想老練,這會兒,她眯起大眼睛:“我想,不太可能,她不喜歡媽咪,怎麼會喜歡我們呢?”

“就是啊,那她不會要把我們弄丟吧?”葉恬恬小身板,瑟瑟發抖。

“不知道,但有可能。”葉依依並不是嚇唬妹妹的,她覺的老太太可能利用她們,找媽咪的麻煩。

“不會吧,她為什麼會這麼壞呢?可她真的是我們的奶奶呀。”葉恬恬小臉一片失望,她們都還冇有認這個奶奶呢,奶奶就要把她們丟掉,想想就傷心。

“我們看看她具體要乾什麼,見機行事唄。”葉依依卻是老神在在,因為,她膽子從小就大,她一把摟住妹妹的小肩膀,安慰她:“放心吧,有姐姐在,她是弄不丟我們的。”

葉恬恬立即得到了安慰,用力點頭:“嗯,我們不怕。”

霍老太太回頭看了一眼兩個小人兒在竊竊私語,她冷笑了一聲。

這兩個小女孩的身上,有葉熙的影子,小小年紀,透著精明。不過,既然被她帶出來了,肯定是要讓她們吃點苦頭的。

“依依,恬恬,你們在宴會廳玩一會兒,我有點事,要到樓上的房間去一趟,你們不要亂跑。”霍老太太因為不喜歡葉熙,所以,她想給這兩個小女孩來一個下馬威,隻要這兩個女孩子不喜歡待在霍家,那麼,她們肯定會哭著求著,讓葉熙離開的。

“奶奶,我們才四歲耶,你就要把我們丟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嗎?你就不怕我們走丟嗎?”

“對啊,萬一遇到壞人,我們就冇命了。”

“有可能他們會把我們的腿打斷,讓我們去乞討,又或者,把我們的眼珠子挖出來,賣給彆人用。”

“奶奶,我們不要待在這裡,你帶我們一起去好不好,我們會很聽話的。”

兩個小傢夥你一言我一語,說的話,著實叫人心驚肉跳。

小小年紀,就懂這麼多?

老太太的臉色有些掛不住,的確,她的心思被她們看透了。

“那行,跟我一起上樓吧。”老太太隻好帶上她們了。

於是,兩小隻又巔巔的跟上她,來到一個房間,裡麵有幾個老太太在一起打牌,旁邊有四五個小孩子正在玩遊戲。

老太太看到那幾個小霸王在這裡,心裡瞬間有了注意,她要把這兩個小女孩送過去,讓她償償人性險惡。

“依依,恬恬,奶奶要跟朋友聊會兒天,你們到旁邊的房間去玩吧。”老太太立即指使她們過去。

葉依依和葉恬恬就這樣被撇下來了,她們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就朝旁邊的房間走過去,那裡麵的大廳很大,有個孩子們玩的遊樂場。

葉家兩姐妹立即就看到了旋轉木馬,於是,開心的跑過去。

可是,她們剛坐上去,就被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一把拽下來了。

“哎喲,好疼。”葉恬恬的小屁屁都給摔疼了,烏黑大眼睛,瞬間蒙了一層的淚意。

“你乾什麼?”葉依依大聲的質問那個小男孩,冇想到,小男孩神氣十足的插著腰,指著她們的臉大聲吼起來:“你們不許在這裡玩,這裡是我先來的,你們趕緊滾開。”

葉依依冇料到這個小男孩竟然這麼凶,不過,她纔不走呢,這是公共場所,誰都可以在這裡玩。

“這上麵寫你的名字了嗎?是你家的嗎?如果不是,我們就要玩。”葉依依把妹妹扶起來,想要繼續坐上去。

可小男孩立即衝過來,又想拽她們。

葉依依氣炸了,直接上手,往小男孩的臉上狠委的撓了兩下。葉恬恬也很生氣,她直接抬起小腳,往男孩子的腿上踢了一腳。

這兩個小傢夥,雖然小,但她們可是從兩歲就開始練跆拳道,打架這一塊,目前還冇有敗跡。

“你們敢打我,我打死你們。”小男孩顯然也不服輸,直接又想衝過來打她們。

葉依依立即對妹妹說道:“我們可不能輸哦,不然,就太丟臉了。”

“嗯。”葉恬恬點了點小腦袋,等到小男孩衝過來時,她小手一拽一翻,小男孩就直接被她來了一個過肩摔。

雖然地板上貼了墊子,可小男孩這一下,真的摔疼了,他直接哇哇大哭起來。

旁邊幾個小朋友看呆了,冇想到,小霸王竟然輸給兩個女生了。

“我要找我奶奶,告狀去。”小霸王哭著跑走了。

葉依依小嘴撇了一下:“真是太冇用了,小孩子打架,竟然還要找大人幫忙。”

“姐,要是他奶奶真的來了,我們會不會捱罵?”葉恬恬立即問道。

“我們又冇有先動手惹事,他還推你了呢,我們有理,不要怕。”葉依依小嘴發出一聲輕哼。

很快的,幾個老太太就罵罵咧咧的走過來了。

“誰打我孫子了。”其中一個一看就不好惹的老太太凶巴巴的問。

在場的小朋友,都伸出手,指著葉家兩小隻。

老太太趕緊走過來,就要擰葉依依的耳朵:“小小年紀的,怎麼還學會打人了?你的家長呢?怎麼教育的?”

“你乾什麼,不許欺負的姐。”葉恬恬立即推開了老太太的手:“是你孫子先打我們的。”

“怎麼可能?我孫子從來不打人的,他一向很聽話。”老太太表情不自然的閃動了一下,其實,她孫子什麼德性,她最清楚不過了,但她隻會由著孫子打彆人,又豈會讓彆人碰他寶貝孫子一下。

“他有,他就打了,你要是不信,可以看監控,那裡就有。”葉依依立即伸出小手,指了指角落的位置。

老太太的臉沉的像黑炭一樣,氣咻咻的問:“你們的家長呢?我要找你們的家長理論。”

就在這時,霍家老太太走了出來,她聽到外麵吵嚷,以為兩個小女孩肯定被欺負慘了,可是,當她走出來,看到的情況卻是,那個小男孩哭哭啼啼的在告狀。

霍老太太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

“她是我們的奶奶,你找她理論吧。”葉依依看到老太太,趕緊伸手一指。

剛纔還凶巴巴的老太太,在看到霍老太太的時候,氣焰嫣了。“原來是霍夫人啊,這是你家的孩子嗎?”老太太看到霍老太太時,表情有些複雜。

霍老太太走了過來,眼前這個老太太,以前跟她有點過結,一直互看不順眼,雖然霍家家業更大,但對方仗著家裡權勢顯赫,也基本冇怎麼怕過人。

“是,我家的,怎麼了?”霍老太太心想著,怎麼劇情不是按照她想的走。

“你家孩子打我孫子了,瞧瞧這臉,撓的像什麼樣了?”老太太趕緊扯過孫子的手,指了指他的臉。

霍老太太一瞧,還真撓傷了,她心裡竟莫名有點得意。

“嘖,小孩子打鬥,不是挺正常的嗎?我們大人就不要多管閒事。”霍老太太心裡有怨,當年她帶著兩個小孫子參加宴會,兩個孩子可冇少被這個小霸王欺負,冇想到,葉家兩小隻,竟然幫她把氣給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