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落落大方的站在陸澤寧的身邊,俊男美女的組合,實在太養眼了。

“諸位朋友,很高興大家能夠來參加我的生日宴,在這裡,我很感激在場的諸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我要在這裡宣佈,葉熙,是我最近剛認的乾妹妹,

o,不是你們所想的那種關係,大家不要想歪了,我是真的把她當成我妹妹來看待的,她的外婆對我有救命之恩,照顧她,我義不容辭。”

葉熙感動的望著陸澤寧,他真是一個溫柔的人,每一次,都很照顧她的感受。

大家嘩然。

原來如此。

“陸少,網上有人在亂說你們的關係,看來全都是假的,你們是兄妹關係。”

“是啊,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文章,太抹黑你們的名聲了。”

陸澤寧一臉嚴肅的表情,伸手指了指旁邊的媒體:“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請了兩家媒體到場,就是為了澄清我跟葉熙的關係,如果以後誰還敢亂抹黑我們的關係,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葉小姐好幸福啊,陸少可是出了名的溫柔呢,她竟然有幸成為了他的妹妹。”

“嗯,好羨慕她。”

霍薄言帶著四個孩子站在人群裡,看著台上的一切。

葉熙眼眶紅紅的,又感動又感激。

“小熙,很抱歉,冇有及時澄清,讓你名聲受損了。”陸澤寧感到十分的抱歉。

葉熙搖了搖頭,眼眶紅紅的說:“大哥,是我不好,我連累到你了。”

“說什麼傻話,我們之間,就不要計較這些了。”陸澤寧說完,就把一把切蛋糕的蛋遞給她:“來,我跟我妹妹,一起為我切開生日蛋糕。”

葉熙自然是十分的樂意了,當八層的巨大生日蛋糕被切開時,大家都熱情的歡呼起來,為這一場盛宴,更填一抹喜色。

人群中,陸澤清神情也有些異樣,看著葉熙在台上美的發光,他的心裡,莫名有一種想要再靠近一些的感覺。

陸澤清看了一眼旁邊的霍薄言,霍薄言也恰好看過來,四目相對,表情都相當的尷尬,陸澤清趕緊把目光移開。

霍薄言幽眸微微眯了眯,剛纔陸澤清看著他的表情,好像有藏著什麼東西。

嗬,不會真的對葉熙一見鐘情了吧。

霍薄言看著台上正在切蛋糕的葉熙,臉上帶著笑容,渾身散發出了女性的魅力,溫柔,明豔,嫵媚,難怪陸澤清會看的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就連他這個前夫,也被那個女人的一舉一動深深的吸引住了。“媽咪好美呀,我長大了,也要像媽咪一樣美。”

“我也要。”兩個小女孩十分的羨慕。

霍家兩小隻抬頭看了一眼霍薄言。

“我長大了,要比爹地更高,比他更帥。”

“我也是。”兩小隻也說出了自己的小願望。

霍薄言聽了,伸手捏了一下他們的小臉:“爹地已經一米八八了,你們還要高到哪裡去?小不點。”

“爹地,不要這樣說人家啦,人家會長不高的。”

“嗯嗯,我們雖然小,但我們可聰明啦。”

霍薄言抿嘴笑了起來,一想到四個兒孩子是他和葉熙的基因組成的,他的心裡就說不出來的幸福。

葉熙切了四塊蛋糕,分彆給了四個孩子。

“我也要。”霍薄言站在孩子們的身後,向她提出要求。

葉熙美眸掃了他一眼:“你自己去切吧,你是大人了。”

“可我想吃你切的。”霍薄言任性的說。

葉熙拿他冇辦法,隻好又返回了台上,給他切了一小塊,隨即又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喜歡吃甜食?”

霍薄言卻神秘一笑:“你猜。”

葉熙一臉無語的看著他:“我怎麼猜得到?你不說就算了。”

霍薄言高大的身軀立即閃過來,擋住她的路:“好,我說,彆走嘛。”

葉熙突然感覺,霍薄言好像又變性了,竟然變的喜歡纏著她了。

葉熙隻好站著,等著他開口。

霍薄言偏不正經的說,他附身,薄唇抵著她的耳根處:“因為你和女兒都喜歡吃,我也想償償味道。”

葉熙被他的熱氣一噴,耳根子瞬間紅了,臉也更加的嬌豔起來。

“你愛吃不吃。”葉熙嗔他一眼。

霍薄言立即吃了一口,讚道:“味道竟然還不錯。”

葉熙看著他這沾沾自喜的樣子,心情竟也莫名變的好了許多。“你也去償償吧。”霍薄言低聲道。

葉熙冇有理他,徑直的切了一塊,償了一口,味道很鮮美,一看就是用料新鮮。

不遠處,陸澤清看到這邊的一幕,漆黑的眸子,有些失落。

霍薄言和葉熙在說什麼?說兩個人之間的悄悄話嗎?

葉熙被他逗的臉都紅了,可見他們一定說著不為人知的情話吧。

陸澤清自嘲,自己不過是一個局外人,又有什麼資格去吃醋呢?

陸澤寧的生日宴會,就落下了尾幕,眾客陸續的離開。

“葉小姐,我們說好的,明天見。”陸澤清臨走時,突然走過來對葉熙說道。

葉熙回頭朝他一笑:“好的,明天見。”

霍薄言聽到他們竟然相約明天還要見麵,一張俊臉閃過一抹黑氣。

等到陸澤清離開後,霍薄言立即問道:“你們明天約好要見麵了?為什麼要見麵?”

葉熙淡淡的解釋道:“他有一位老者生病了,想叫我幫忙看看。”

“他讓你看,你就去看?你怎麼這麼冇有原則?”霍薄言氣惱的說。

葉熙一愣,奇怪的看著他:“我的原則就是,哪裡有病人,我就去哪裡看病,怎麼?你有意見嗎?”

霍薄言俊臉一呆,這才發現,自己醋意太濃,說錯了話。

他趕緊道歉:“抱歉,是我說錯話了,我為我剛纔的言詞向你道歉。”

葉熙一怔,冇料到驕傲的霍薄言,竟然也會道歉,倒是叫她意外了。

“冇事,請你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了。”葉熙皺了一下眉頭。

“好,不說了,你要去哪裡症治,需要我幫忙嗎?”霍薄言已經開始擔心自己的位置會被取代了。

陸澤清對於女人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他長相英俊,家族關係也很簡單,他自身也十分的優秀,而且,長這麼大,一個不好的緋聞都冇有,屬於真正的優秀男人。

不像他,雖然也很有自製力,但還是傳了一些不好的緋聞。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處理好。”葉熙說完,對四個孩子說道:“寶貝們,我們得走了,很晚了,明天還要上課呢。”

“讓我送你們吧。”霍薄言看到她要帶四個孩子離開,心頭一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