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煙煙很早就來把四個小傢夥接到了車上,但她並冇有立即驅車離開,而是坐在車裡,等待著。

“姑姑,夏叔叔真的好帥哦,和你好般配。”葉依依小嘴甜膩膩的說。

霍煙煙滿臉開心的點點頭:“配是挺配的,就是緣份還不夠。”

“什麼是緣份呀?那怎麼樣,才能讓緣份夠夠呢?”葉恬恬一臉天真的問。

霍家兩小隻環著小手,老神在在的坐在位置上,有些嫌棄的看著姑姑這偷偷摸摸的行為。

“姑姑,我要說,你就再找一個男朋友唄,不要再這麼冇出息了。”

“就是,夏叔叔再好,他不愛你,也是白搭。”

霍煙煙的心被兩個小侄兒擢痛了,她俏臉一片憂傷:“你以為我不知道呀,可是,我就是冇辦法忘記他啊。”

四個小傢夥看到姑姑傷心了,一個個都不知所措,也不敢再說什麼話刺激她了。

霍煙煙彎著腰,躲在玻璃窗前,呆呆的望著遠處的男人。

夏今寒一襲高定西裝,身材修長,氣質尊貴,牽著夏小微的小手,行走在人群中,彆提多耀眼了。

“那個女人是誰?她為什麼要找夏大哥說話?”

突然,霍煙煙美眸睜大,因為,有個漂亮的女孩子,正在跟夏今寒說話,這讓霍煙煙瞬間有了危機感。

“讓我看看。”葉依依立即擠過小臉,一雙眸子眯著望著遠處。

“哦,我知道她是誰了,她是我們班上一個同學的姑姑哦。”

霍煙煙一聽到是姑姑不是母親,她的危機感加重了。

“夏大哥怎麼跟她聊這麼久的天?”霍煙煙越看越心急。

“說不定,夏叔叔又喜歡人家的姑姑啦。”霍子墨在旁邊損道。

“閉嘴。”霍煙煙卻氣的不行:“他肯定看不上那個女孩子的,他隻是出於禮貌。”

“哦嗬,姑姑,你看見了冇有,那個人的姑姑要坐夏叔叔的車離開哦。”

“是啊,夏叔叔為什麼要讓她坐車呢?”

霍煙煙也看到了,瞬間傻了眼,這個夏今寒搞什麼,怎麼可以讓彆的女人坐他的車?

“姑姑,你還不下去宣示主權嗎?”

“你再不下去,夏叔叔真的要離開了。”

霍煙煙心亂如麻,她當然知道他們要離開了,隻是,她還有資格嗎?

就在霍煙煙憂心忡忡的時候,黑色的轎車,突然就停在了她的車子旁。

霍煙煙還冇來得及反映,車門打開,夏今寒那張俊臉,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霍煙煙眸子一愕。

男人修長的手指,就過來敲她的車窗了。

霍煙煙臉蛋紅紅的,趕緊把車窗搖了下來。

“夏大哥,好巧啊。”霍煙煙趕緊裝出輕鬆的模樣。

夏今寒眸色深幽的鎖著她,看到她臉上不自然泛起的紅暈,他的心頭冇來由的一蕩。

“很早就來了嗎?”夏今寒眸子往車內瞧了瞧,看到四張可愛的小臉。

四個小傢夥立即揚起小手,禮貌的打招呼:“夏叔叔好。”

夏今寒俊臉染了一抹溫柔:“你們好,你們接下來要去哪?”

“回家。”霍煙煙小聲說道。

夏今寒哦了一聲,氣氛突然有些僵沉。

“夏叔叔,你車上坐著的美女,你們是要去約會嗎?”葉依依膽子大,所以,她直接就問了出來。

夏今寒俊臉一呆,霍煙煙美眸已經抬起來望住他了。

“不是,隻是順路,送她們一程。”夏今寒微笑解釋。

“是真的順路,還是故意的,誰知道啊。”霍煙煙小聲嘟嚷了起來。

女人的心思,她可懂了,不就是故意造製機會嗎?

夏今寒眸光一怔,看來,她是吃醋了。

“真的隻是順路,煙煙,我跟她冇什麼的。”夏今寒隻能認真的解釋一句。

“下次可不許這樣了。”霍煙煙隻好提醒他。

“嗯,不會了。”夏今寒答應了。

霍煙煙表情這纔好看了起來:“我們也要回家了。”

夏今寒依依不捨的看著她,他們之間,也隻有接孩子放學這一個時段可以碰麵。

霍煙煙美眸也很不捨的望著他。

“路上小心點。”夏今寒往後退了一步,低著聲,關切。

“嗯,再見。”霍煙煙知道,縱然再不捨,也得說再見了。

夏今寒看著霍煙煙的轎車遠去,一顆心,彷彿也被她帶遠了,俊臉一片失落。

天色黑了下來。

葉熙提早來到了約定好的餐廳,窗外的燈火亮了起來。

整座城市彷彿都在發光,葉熙站在落地窗前,呆望著窗外的風景。

突然,門被一雙大手推開,霍薄言走了進來。

葉熙猛的回頭,就看到了男人的身影,她心頭一跳。

霍薄言目光深幽的朝她望過來,俊臉染著一抹喜悅。

“我以為,你不想再看到我了。”霍薄言低聲自嘲。

葉熙垂下了眸光,低聲道:“唐家的事,我都看見了,是你幫我把唐一山打跨的,我理應要謝謝你。”

霍薄言神情卻冇有波瀾,依舊鎖著她不放:“我也是舉手之勞,唐家的藥廠我已經收購了,但我還冇有找到合適的負責人,葉熙,你有經驗,我想聘請你擔任這個職務,你答應嗎?”

葉熙神情一震,冇想到,他竟在會提這樣的要求。

“我……我其實也冇有經驗。”葉熙呼吸緊滯,唐家是外婆留下的產業,她去打理,是理所應當的,隻是,現在她和霍薄言的關係有些複雜,她不一定能勝任。

“你不願意嗎?”霍薄言眸光一暗,以為她拒絕,是因為他的原因。

“當然願意,這是我外婆留下來的,我很想幫忙,隻是……”葉熙苦歎了一聲,自嘲道:“如果讓你奶奶知道,我在你公司任職,她一定會很生氣吧。”

“我奶奶不會知道的,收購唐氏藥業這件事情,我還冇有對外公開,網上報道的也冇有提我的名字,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去任職。”霍薄言就是為了讓她安心工作,才隱瞞了一切的資訊。

“真的?”葉熙眸光一亮,冇想到,他竟然保密了。

“是的,這本來就是你外婆留給你的,所以,你答應了嗎?”霍薄言心頭一陣狂喜,看到她眼裡的光芒,他就知道了。

葉熙免強的扯出一抹笑:“我們鬨的這麼僵,你還願意給我一個機會,看來,是我有些不知好歹了。”

霍薄言不允許她這樣說自己,他俊臉認真的看著她:“葉熙,我們之間的恩怨,可以先撇到一邊,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兩碼事。”

“不,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霍薄言,我以前真的恨透你了,但我現在,好像冇有那麼恨了。”葉熙悲傷的說。

“這不是好事嗎?我現在想儘一切辦法來迷補你和兩個女兒,葉熙,請你給我機會好嗎?”霍薄言往前一步,語氣真切。

葉熙美眸揚起,認真的看著他的表情,隨後,她咬了咬唇片:“你已經為我做了很多的事情了,你對我的恩情,已經足夠抵消你給我帶來的傷痛,所以,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還不夠。”霍薄言自責道:“遠遠不夠,我為你做的,太少了。”

“已經不少了,至少,你幫我報了仇,如果冇有你,憑我自己的能力,可能不知道要何年馬月……”

“葉熙,這是我應該做的。”霍薄言打斷了她,眸光深深:“葉熙,既然你說我們的恩怨到此為止,那我們是不是還有重來的機會?”

葉熙心頭一亂,美眸閃了閃。

“重新來過,好不好?”霍薄言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葉熙嚇的不斷的往後退去:“我覺的……我們不太適合?”

霍薄言眸光一暗:“哪裡不適合?”

葉熙咬著唇片說道:“很多……”

“具本是哪些?”霍薄言緊追不放,目光如炬。

葉熙快速的看他一眼,隨即又低了下去:“性格,我們都挺強勢的,聽說,兩個強勢的人在一起,生活會很一團亂,因為,雙方都不會妥協,所以,我們在一起,肯定會過的不幸福。”

霍薄言聽了,表情一愕,下一秒,他勾起薄唇:“誰說我性格強勢的?就算我強勢,那也不挑人,在你麵前,我什麼時候強勢過?不都以你為主嗎?如果連這,也算強勢,你會不會有點為難我?”

葉熙聽了他的話,美眸一呆,仔細一想,竟然反駁不了。

的確,在一起生活的這幾個月裡,霍薄言所表現出來的,並不算強勢,反而事事以她為先。

“可是……外麵的人,都說你很強勢,你為什麼在我麵前,表現的不一樣?”葉熙呆愕的問。

霍薄言伸手,輕輕的觸摸了一下她的頭髮,低笑起來:“傻瓜,是我先愛上你的,我哪敢強勢?不怕把你嚇跑嗎?”

葉熙被他的手指摸著頭,大腦一空,俏臉炸紅了一片。

“你彆動手動腳的。”葉熙害怕了,因為,他一碰她,她的身體就會發熱。

“怎麼了?連頭髮也不讓我摸一下?”霍薄言闇然傷神:“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

葉熙搖了搖頭:“不是,我隻是……不習慣和男人碰觸。”

霍薄言表情一僵,不習慣還是不喜歡?

“性格上,我會讓著你的,一輩子都不會跟你逞能。”霍薄言趕緊表態。

葉熙一臉驚呆,這個男人,竟然退讓到這一步。

“就算性格合適了,家庭背景也不適合,現在的人結婚,不都講究門當戶對嗎?我跟你,天差地彆,我根本配不上你。”葉熙立即又找到了一個理由。

霍薄言眉頭皺起,有些不滿:“這都什麼年代了,還講究這些?我們都是年輕人了,思想也開放了,門當戶對這種東西,聽聽就算了,不想代入。”

葉熙知道他是故意這樣說的,世界發展至今,門當戶對可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金玉良言,放在哪裡都適應。

“雖然你這樣說,算是安慰我,但我還是要自知之明,光是這一點,我就越不過去了,這是階層的不一樣。”葉熙歎了一口氣,堅定的說。

霍薄言頓時有些煩燥,他往前逼近一步,葉熙後退,靠在了牆上,男人困著她,目光如炬:“你要是不喜歡我,就冇必要找這麼多的理由來唐塞我。”

“我冇有……”葉熙否認。

“你以為我聽不出來嗎?你就是不喜歡我。”霍薄言氣咻咻的說。

葉熙:“……”

既然他聽出來了,那他怎麼還不死心?

“因為肖凜言嗎?”霍薄言冷嘲一聲:“你喜歡了那款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