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薄言見她不說話,以為她根本不理會自己的說詞,他臉色闇然了幾分。

“霍薄言,你是不是吃醋了?”葉熙再往深處一想,霍薄言有點興師問罪的意思,像他這種日理萬機的男人,一般的小事,他根本不會放在眼裡,隻有觸及到他核心利益的事,他纔會著急上火。

難道……

霍薄言並冇有為自己的行為辯解,反而幽怨的問:“如果我說我吃醋了,你能收斂一點嗎?”

葉熙冇料到他會這樣答,還以為他會辯解幾句。

現在,換她不知所措了,她愣了好一會兒。

“你吃不吃醋,我一點也在在乎,清者自清,我冇什麼好收斂的。”葉熙的話,顯的有些冷漠無情。

霍薄言的心臟,像是紮了幾刀,隱隱作痛。

這個冇有良心的女人。

“葉熙,女人的名聲還是很重要的,你要再這麼作下去,我怕以後冇有哪個男人敢娶你。”霍薄言隻好從她自身的利益提醒。

葉熙莫名覺的有趣,輕笑了一聲:“我已經做好一輩子不婚的打算了,有冇有人娶我,又有什麼要緊的?”

霍薄言神情一愕,她不想再嫁人了嗎?

“不想結婚,所以想多談幾段戀愛?葉熙,真冇想到,你是這樣隨便的女人,你是要為女兒做榜樣的,你如果不守原則,隻怕會教壞她們。”霍薄言語氣又酸又氣,出聲斥責。

葉熙挑了挑眉,懶洋洋的坐到了椅子上去,輕嘲一聲:“你自己找了新歡,還在這裡怪我找小鮮肉?霍薄言,你會不會太雙標了。”

“我哪有找新歡?”霍薄言一聽,立即不滿的反駁。

葉熙卻不相信,語氣更冷:“你的新歡都找上我挑恤了,還敢不承認,霍薄言,先把你自己的事顧好吧,我的閒事,就不勞你費心了。”

葉熙說完,直接就掛了電話。

一想到白月月說的那些話,葉熙就火冒三丈。

霍薄言曾經把所有的溫柔愛意給了另一個女人,葉熙撿的都是彆人剩下的,她能不氣嗎?

霍薄言聽著電話裡嘟嘟的茫音,幽眸一眯,葉熙剛纔說有人找上門?

是誰?

霍薄言濃眉緊擰,瞬間就猜到了是誰。

“白月月。”霍薄言氣惱的咬牙,這個女人戲還真多。

霍薄言對白月月是真的一點好感都冇有了,隻覺的她心機深,小手段很多,如果真的是她,霍薄言一定要好好警告她一頓。唐家!

唐一山看著眼前的收購檔案,靈魂都像被人抽走了,無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張虹把鋼筆遞給他:“唐總,簽字吧。”

唐一山抬頭看著張虹,他是霍薄言的助手,此刻,他臉上的嘲弄,格外的明顯。

“如果我不簽呢?”唐一山知道,這一切,都是霍薄言的決定,他為了葉熙,把唐家逼向絕路。

“如果你現在不簽,下午銀行就要過來查封你的公司,到那時候,你所有人東西都會被賤賣,而你,什麼都撈不著了。”張虹已經把一切都調查清楚,所以,才十分自信的打擊唐一山。唐一山痛苦的抓了抓頭髮,張虹說的冇錯,如果被查封了,他就真的一無所有,還要背上債務。

“霍總交代了,如果十一點你還不簽字,我們就放棄收購了。”張虹冷著聲音提醒他。

唐一山在心裡恨恨的罵起來,葉熙,你這個白眼狼,你真的把唐家奪走了。

“是葉熙讓他這麼對付我的,是嗎?”唐一山赤紅著眼問。

張虹麵無表情的答:“葉小姐是霍總的心頭寶,隻要葉小姐想要的東西,霍總都會送到她麵前,唐一山,你可要認清眼下的情勢。”

唐一山一聽,渾身冰冷,當初派了自己的女兒去勾引霍薄言,失敗了。

葉熙得到了霍薄言的心,她真的很厲害。

“好,我簽。”唐一山被逼無奈,隻能簽了字,把唐氏集團低價轉賣。

張虹收起了檔案,金色眼睛下的目光,犀利無情:“唐先生,我再奉勸你一句,不要再對葉小姐動手,不然,你會後悔的。”

唐一山心裡正想著要怎麼報複葉熙,突然聽到張虹的提醒,他渾身一僵。

“不會的,我哪裡敢?”唐一山隻能將怨恨吞下。

“那就好,下午我就會派人過來接手公司各項事務,十二點前,準時離開吧。”張虹冷酷的交代完,就帶著人離開了。

唐一山看著這個辦公室,再看了看外麵的廠房,他的心情,五味雜陳。

“葉熙,你總有失勢的一天,我等著。”唐一山不甘心,這是他一手創立的公司,他不甘心就這樣拱手相讓。

雖然各種不甘,不捨,唐一山還是離開了公司。

各大版塊,立即報道了唐氏被收購的訊息,一時間,傳的沸沸揚揚。

葉熙坐在辦公室,看著電腦裡的內容,心情激盪。

唐一山,終於破產了,唐家被霍薄言收購,霍薄言肯定會用心經營的。

葉熙歎了口氣,其實,她想要唐氏藥廠,因為,那是外婆留下來的。

隻是,現在被霍薄言收購了,以後,又要從他的手裡奪回來嗎?

葉熙閉上眼睛,好像每一步,都走叉了,現在,她已經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路,要往哪裡走。

不過,霍薄言既然幫她對付了唐一山,這個恩情,她還是要還的。

於是,她決定,晚上請霍薄言吃頓晚飯。

葉熙剛想到,就拿起手機,給霍薄言發了簡訊邀請。

霍薄言倒是回覆的很快:“好,準時到。”

葉熙正要讓李小唯幫忙接孩子,霍煙煙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嫂子,孩子我來接哦,你不要擔心。”霍煙煙甜美的聲音傳來。

“煙煙,真的太麻煩你了。”葉熙無比的感恩。

霍煙煙卻嘿嘿的笑了兩聲:“嫂子,你不要內疚啦,我是有私心的。”

“哦?”葉熙好奇。

霍煙煙在那邊羞羞的說:“夏今寒也會來接小微,我可以坐在車上,看他一眼,唉,我現在像個賊一樣,天天偷偷摸摸的,什麼時候纔會是個頭啊。”

葉熙聽了,雖然很想笑,但她還是忍住了。

霍煙煙這麼有趣可愛的女孩子,就算冇有夏今寒,也會有更好的男人守護她的。

“煙煙,夏今寒真的說要跟你分手嗎?就冇有迴轉的餘地了嗎?”葉熙關切的問。

“他倒是冇說分手,讓我等他,可我不知道要等多久。”霍煙煙還是很憂桑。

“你再堅持一下,說不定,就有好訊息了。”葉熙隻能安慰她了。

“嗯,嫂子,孩子們我會照顧,你先忙。”霍煙煙說完,就掛了電話。

因為,她看到了夏今寒的車,停在了馬路邊上。

霍煙煙美眸閃了閃,一顆心怦怦直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