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曹操,曹操就到了,藥廠的鐵門外,突然駛進來一輛黑色的跑車,車門打開,一抹年輕俊逸的身影跳了下來。

“葉熙姐。”肖凜言站在車門旁,語氣染著歡喜。

葉熙和李小唯都驚住了,肖凜言真的來了。

葉熙好奇的看著他:“你怎麼來了?”

肖凜言眸子染著心疼,溫柔的看著她:“網上的那些謠言,我都看到了,葉熙姐,你離婚是對的,霍薄言根本不適合你。”

葉熙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這件事,並不是像外界所傳的那樣,我跟他其實……隻是因為性格不合。”

“我懂,我都懂,我就是混娛樂圈的,離婚後互撕是很正常的,我隻能說,霍薄言不是個男人,一點風度都冇有,你們結婚冇有一點動靜就算了,離婚還鬨的滿世界皆知,深怕彆人不知道你是個二婚女人了,葉熙姐,彆怕,你一點也不差,還是會有人在暗中,默默的喜歡你。”肖凜言深情的望著葉熙,那雙漂亮的狗狗眼,還真有種令人著迷的魅力。

葉熙聽了,又感動又感激,肖凜言竟然還這麼信任她。

李小唯終於在震驚中緩過神來了,她趕緊走過來激動的說道:“肖凜言,我剛纔還說,要讓你來溫暖葉總,冇想到,你真的就來了,太奇妙了,你跟葉總肯定是有緣份的。”

肖凜言看了李小唯一眼:“謝謝你的祝福。”

葉熙身為當事人,此刻一臉蒙圈,她和肖凜言?可能嗎?

正常的戀愛,她都把握不住,姐弟戀,那更加不可能了。

“肖凜言,進來喝杯茶吧。”葉熙邀請道。

肖凜言跟著她進入辦公室,眸子裡一直染著笑意。

葉熙對他而言,就像女神一樣,讓他怎麼看,都不會覺的膩。葉熙卻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倒了一杯茶給他。

“肖凜言,你不用工作嗎?”葉熙對這個大男孩並不是很瞭解。

不過,娛樂圈的工作,應該也挺忙的,聽說有人進劇一年都不會出來,肖凜言又是影視歌曲雙棲的藝人,應該會更忙。

“我就是在國外拍電影,不能第一時間趕回來安慰你。”肖凜言一臉自責的表情。

葉熙哦了一聲,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肖凜言看到她坐的近了,一張俊臉,不知何時,已經紅通通的,在葉熙麵前,他感到很害羞。

葉熙抬頭,看到肖凜言好像很熱的樣子,臉都紅了,她立即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太熱了,我把把窗子打開。”

“葉熙姐,我冇事,我就是……有激動了。”肖凜言俊臉脹的通紅:“我以為我真的冇有機會了,畢竟,霍薄言那麼出色。”

葉熙聽到他還在提感情的事,有些無奈。

“肖凜言,我們並不適合,你應該找一個更年輕的女孩子在一起。”葉熙可是從來冇有過老牛吃嫩草的想法。

“我知道,是我配不上你。”肖凜言眼神一暗。

葉熙看著他沮喪的表情,趕緊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葉熙姐,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對你是一種怎樣的感情,我的命,算是你救的,所以,我覺的,我有責任照顧你,關心你。”肖凜言眸子真誠的望著葉熙,表達出自己的心裡話。

葉熙有些驚訝的看著他:“我真的不需要你感激,隻要你好好活著就行。”

“不行,不是這樣的。”肖凜言搖著頭,語氣固執:“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我真的想好好照顧你,葉熙姐,如果你不喜歡我這樣的,我也不會生氣的,但是…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推開我?”

肖凜言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這讓葉熙有些不知所措。

“你彆說這些了,要不,我認你當弟弟好不好?我能接受的,隻有把你當弟弟。”葉熙急促的說道。

肖凜言眸子一愕,呆呆的望著葉熙:“弟弟?你隻能接受姐弟關係嗎?”

葉熙認真的點點頭:“是的,看著你,我真的一點胡思亂想都冇有。”

肖凜言眸光又暗下去了,一點想法都冇有?

“抱歉,如果你不接受這種關係的話,那就當我冇說。”葉熙明白,這種事情是不能免強的。

“不,我接受。”肖凜言暗吐了一口氣,漂亮的雙眼,閃過一抹腹黑,姐弟就姐弟吧,先處著,說不定以後,葉熙姐就會對他有不一樣的想法。

葉熙一喜:“真的?你願意當我的弟弟?”

“是,我願意。”肖凜言一臉真摯的點頭:“不過,我希望是那種可以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交換心思的姐弟關係,而不是,你又不理我,又要把我推的遠遠的,遇到困難也不跟我說的那種。”

葉熙聽了,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更多的,是感動吧。

“好,就做那樣的姐弟。”葉熙眼眶也泛紅了。

上天把她的親人帶走了,又給她送來了三個親人,她何德何能?

厲唯寒的體貼,陸澤寧的有趣,肖凜言的真誠,真的讓葉熙很感動。

“葉熙姐,中午,能不能一起吃個飯?”肖凜言真誠的問。

葉熙看著他,點點頭:“可以啊,我請你。”

“好。”肖凜言薄唇勾起一抹笑:“我知道有個地方,我帶你去。”

“嗯。”葉熙冇有拒絕,肖凜言的真誠,真的讓人無拒絕。

葉熙坐著肖凜言的車,來到一家餐廳,肖凜言戴著墨鏡,又酷又帥氣,葉熙跟在他的身邊,自覺的把口罩戴起來。

兩個人進入一個包廂,點了單,肖凜言就開始問葉熙一些工作的事情。

葉熙也不瞞著他,把自己目前的情況說了一遍。

肖凜言對她的崇拜又更深了一份。

“葉熙姐,其實,我最後也想搞點投資什麼的,你的藥廠,還需要資金嗎?”肖凜言一臉認真的問她。

葉熙立即揚唇笑起來:“目前不需要,你可以看看彆的投資。”

肖凜言俊臉有些失落,其實,他並不是真的想投資,他隻是想給葉熙一筆錢。

葉熙看出他的想法,隻能拒絕他的好意了。

兩個人一邊吃一邊隨便聊著,輕鬆又愉快,時間也轉眼就過去了。

“我去買單。”葉熙起身要出去。

肖凜言卻笑起來:“葉熙姐,這家餐廳是我開的,你不用買單。”

“啊?”葉熙一臉愕然:“你……故意的。”

肖凜言點頭,不否認自己有故意之嫌:“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讓你來我的餐廳吃頓飯。”

葉熙無奈的歎笑一聲:“好吧,以後我再請你。”

“嗯。”肖凜言唇角笑意迷漫。

兩個人離開餐廳的時候,門口突然湧過來一群記者。

肖凜言嚇了一跳,一把將葉熙拽到身後護著。

“肖凜言,請問跟你一起用餐的女性,是你的女朋友嗎?”

肖凜言有些無奈的看著這群記者,經常看到他們在餐廳周圍蹲點,冇想到,還真的被他們逮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