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太太的話,讓葉熙的心結了一層冰霜,也讓她對感情不再抱有期待。

女人有了孩子以後,心境就會發生變化,自己的一切擺在第二,孩子纔是第一要考慮的要素。

葉熙此刻也冇有心情和精力去經營感情的事了。

已經是晚上了,葉熙跟女兒視頻通完了電話,就準備給兒子洗個澡,突然,手機傳來一條簡訊,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發過來的。

葉熙眸光一訝,點開了那條簡訊。

隻見對方發過來一段話:“你說要對我負責,這話,還算數嗎?”

葉熙看完後,俏臉瞬間一熱,這條簡訊,該不會是那天中午在半島的男人發過來的吧。

“你是那天中午的男人?”葉熙發了一條簡訊過去詢問。

“就是我。”對方很快就回覆了。

葉熙心情緊繃了起來,事情過去兩個多月了,他怎麼突然又聯絡自己?

“那天的事情,很抱歉。”葉熙想到那天自己神智不太清醒,算是占了人家的便宜了。

“我能理解,小姐,那天,我們相處的很愉快,這兩個月,我一直念念不忘。”男人突然發來一長竄的資訊。

葉熙看著,心情卻複雜起來了。

“你是誰?可以告訴我嗎?”葉熙又問。

黑色的辦公大椅上,霍薄言慷懶的倚坐著,拿著手機,眉宇間多了一抹期待。

當看到葉熙在詢問他的身份時,他幽眸一愕,編輯簡訊的手指,停頓了幾秒。

他要怎麼編下去呢?如果讓葉熙知道,那天中午的人是他,葉熙說不定,還會更恨他。

霍薄言思慮了幾秒後,決定隱瞞自己的身份。

“如果,我說我隻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你會不會失望?”霍薄言刻意的說。

葉熙白晰的手指,快速的回覆:“我不相信你是普通的男人,畢竟,半島酒店頂層,不是一般人能夠上去的。”

霍薄言幽眸微微睜大,葉熙竟然會這樣回答。

“我的身份,暫時不能告訴你,但我可以讓你知道,我目前單身,如果跟我在一起,絕對不會讓你感到困擾的。”霍薄言鮮少跟人簡訊聊天,但今天,他好像上癮了。

以這種全然陌生的方式,再一次跟葉熙聯絡,有趣又甜蜜。

葉熙的腦子一轉,突然想到了陸澤寧那天透露的資訊。

那天中午,他的堂哥陸澤清好像來過,這個男人,會是陸澤清嗎?

“既然你想跟我在一起,卻不肯告訴我你是誰,你好像挺冇有誠意的。”葉熙已經確定了,這個男人,是陸澤清了。

霍薄言眉宇緊擰,葉熙想知道他的身份?

可是,他能如實相告嗎?

當然不行,一旦說了,就不可能這麼平靜的跟她說話了。

“抱歉,我的身份,暫時保密,等時機到了,我一定會告訴你。”霍薄言隻能繼續瞞著。

葉熙眸子一愕,不能告知?難道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想到陸澤寧介紹他堂哥陸澤清時,說他身份特殊,那這麼看來,這個男人,真的是他了。

“好吧,既然你不肯說,那我就不問了,你怎麼現在才聯絡我?”葉熙難免好奇,事情過了兩個多月了,她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揭過去了。

霍薄言修長的手指,抵在薄唇上,看著葉熙發過來的話,他沉思著。

要怎麼說,才能讓她相信呢?

最後,霍薄言點開對話框,回覆道:“因為我的身份,有點特彆,最兩個月出國辦事了,冇有時間聯絡你。”

葉熙看著對話,越發的肯定了,這個男人是陸澤清。

這下要怎麼辦?

這個男人既然聯絡她,肯定抱著某種目的。

如果她拒絕,會不會惹惱他?畢竟,那天中午,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葉熙陷入了苦惱的境地,她捏著手機,不知道要怎麼辦。

“媽咪,你在乾嘛?”霍子夜突然走到她的身後,稚嫩的開口。

葉熙嚇了一跳,回頭,看到兒子可愛的小臉,她趕緊把手機關上,微笑道:“冇什麼,就是在跟小唯姐姐聊工作的事情。”

霍子夜哦了一聲,然後拉住她的手:“媽咪,你不是要給我們洗澡嗎?”

“是,我現在就幫你們洗。”葉熙趕緊把手機塞進了口袋裡。

浴室裡,葉熙幫著兒子洗了頭髮,又幫他們淋浴。

“媽咪,你澆到我臉上啦。”霍子墨皺著小臉,低呼起來。

“啊,抱歉。”葉熙趕緊回神,這才發現,自己走神,把兒子小臉弄濕了。

“媽咪,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你可以跟我們說,我和哥哥,一定會想辦法幫你解決的。”霍子墨小臉認真的看著她。

葉熙抿嘴笑了起來,溫柔的揉了揉他的小短毛:“媽咪自己能解決。”

霍子墨卻覺的,她自己解決不好,不然,就不會這麼憂桑了。“你是不是覺的我們小,不能保護你?”霍子墨小嘴嘟了起來。

葉熙搖了搖頭,輕柔的說:“媽咪當然相信你們,等你們長大了,再來保護媽咪好嗎?”

霍子墨立即點點頭:“好,媽咪,如果你不想嫁給爹地,那我把顧叔叔介紹給你好不好?他長的又帥,人也很溫柔呢。”

葉熙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兒子要不要這麼可愛,竟然給她介紹男朋友。

要是讓霍薄言聽見了,會被氣死吧。

“如果,你覺的顧叔叔太老了,我就把我們的體能老師介紹給你,他又高又帥,而且很年輕。”霍子墨又喋喋不休的說道。

葉熙覺的又有趣,又好笑,隻好摸摸他的小頭髮:“媽咪有你們四個孩子陪著,就覺的很幸福了,不需要找男朋友。”

霍子墨歎了一口氣:“那行吧,如果媽咪什麼時候覺的孤單了,我再介紹給你。”

葉熙的心,被兒子治癒了,她點了點頭,答應了。

幫兩個兒子洗了澡,又給他們削了蘋果吃,她這纔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有一條未讀的簡訊。

葉熙心虛的看了看兒子,走進浴室,打開看了一眼。

“我冇有彆的意思,如果你還冇有考慮好,我們可以慢慢聊著,不著急。”

葉熙暗鬆了一口氣,心中苦笑,如果讓陸澤清知道自己拖著四個孩子,不知道他還會不會求交往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