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目光逼仄的望著她,眼裡染著痛楚。

葉熙的心,像浪潮一要的翻攪起來,她要怎麼回答他?

“冇有嗎?”霍薄言見她表情僵著,沉默不語,他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隨後,自嘲:“真不知道我在期望什麼,葉熙,你是來找我報仇的,你怎麼可能會動心呢?”

葉熙聽著男人自嘲的話語,表情更是繃緊了。

是啊,不知何時,她竟然忘記自己要複仇了。

“好,我知道了。”霍薄言悵然的鬆了一口氣:“你從來冇有喜歡過我,雖然這個結果,有些傷人,但也算最好的結果吧。”

葉熙心頭一痛,根本冇有最好的結果。

霍薄言目光闇然的看著她,低著聲說道:“如果我的愛,對你來說是枷瑣,那我儘數收回,我霍薄言並不是一個喜歡強人所難的人,在你冇有出現之前,我也可以無情無慾,享受孤獨,隻是你的出來,打擾了我的生活。”

葉熙聽到他說要收回他的愛意,她的心,竟止不住的顫了起來。

這個男人,不會再愛她了嗎?

“好,這樣,是最好的。”葉熙明明心裡發酸,嘴上,卻還是逞強的說了出來。

霍薄言眸光裡最後一絲的期望,也熄滅了。

“那工作怎麼辦?你真的要從我公司辭職?”霍薄言眉頭緊鎖,這個女人還真是灑脫啊,這麼好的工作,這麼高的年薪,可以說不要,就不要了。

葉熙坦然的抬起頭,望著他,輕聲道:“是,我決定了,我要辭職,至於後續的配方研究,我會提供全部的幫助。”

“好,我們還是按照協議來走,我提前支付你一部分股權分紅。”霍薄言嘴上說要收回愛意,但他看著她的眼神,卻依舊不夠清白。

“謝謝。”葉熙冇有拒絕,因為,這是她該拿的。

“如果你還想回公司工作,我可以為你保留位置。”霍薄言低著聲音說道。

“不了,我有一個更好的去處。”葉熙前兩天就聯絡上了一個外婆以前相好的老中醫,決定到他的中醫館坐診。

葉熙從來冇有忘記初心,她得到了一身好的醫術,最終,還是應該服務於民,醫生的根本在於救死扶傷,雖然她不算正經的醫生,但她的醫術,也能幫助很多人解除病痛。

“你要去哪?”男人呼吸一緊,焦急的問。

葉熙目光望著窗外,輕歎了一口氣:“最初找你合作的目的,是為了打擊唐家,我最兩天看到新聞,唐家因為資金鍊斷裂,欠了巨大的債務,廠子也被封了,於我來說,這應該算是最好的結果了,既然唐一山倒了,我的仇,也算報了,我的人生,也要重新規劃了。”

霍薄言英挺的眉宇微擰,還真的從來冇有看過葉熙這種女人,眼看著發財的機會就在眼前,竟然一手推開。

“你……你要跟厲唯寒結婚嗎?”霍薄言艱澀的問了一句。

葉熙的表情,卻很平靜,坦然的看著他:“剛經曆一段婚姻,我還冇有做好準備奔赴下一段。”

霍薄言聽到她這句話,心裡鬆了一口氣。

“那天……你和厲唯寒在一起了嗎?”霍薄言又問了一句,他覺的自己這一刻很是卑微,真是天道好輪迴,一向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也有卑微的一天。

葉熙原本是不想告訴他實話,可看到霍薄言眼底的悲傷,她竟然不想再騙他了。

“冇有,他還是我的大哥。”葉熙心底暗歎了一聲,就這樣吧,減少不必要的誤會,也是對人生的一種負責。

“真的?”霍薄言幽眸一亮,俊臉也跟著喜了幾分:“我猜,你們也冇有在一起。”

“為什麼?”葉熙看著他表情得意,瞬間覺的自己好像輸了什麼。

霍薄言怎麼就敢斷定,他們冇在一起?

霍薄言薄唇一揚,笑的神秘:“男人的直覺。”

葉熙眸子一愕,霍薄言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好看,有一種惑人心魂的魅力。

她失神了兩秒後,心臟怦怦狂跳了起來。

見鬼了,為什麼看到霍薄言微笑的樣子,自己的情緒會這麼狂烈?

霍薄言的心情,瞬間就變好了,葉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葉熙,她的自律,品格,仍然讓人放心。

葉熙莫名的有些不爽,感覺被這個男人拿捏住了,又冇有證據。

“就算冇有厲唯寒,我也會償試跟不同的男人交往,畢竟,人不能在一顆樹上吊死,不多長長見識,怎麼會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樂趣呢?”

為了不讓這個男人得意,葉熙故意發出了渣女的言論。

果然,下一秒,霍薄言的笑容就隱匿了。

俊臉瞬間沉鬱如鐵。

“葉熙,男人都不是好東西,我還是建議你,不要把他們想像的太美好。”霍薄言立即勾唇冷嘲。

葉熙美眸一揚:“你這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

“是……”霍薄言突然不想再裝君子,紳士了,他突然往前逼近一步。

葉熙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男人卻逼著她退到了牆角,他長臂一伸,撐在了她耳側的牆壁上,把她困死。

“我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我滿腦子想的東西,也不乾淨,葉熙,之前可能我裝的太好了,可我發現,我越是裝的高貴紳士,你越是不正眼看我,是不是好男人,註定得不到好結果?”

男人的話,帶著怒氣,帶著不甘,響在葉熙的耳側。

葉熙美眸一睜,這男人終於肯說實話了?

隻是,這實話聽上去,好像很危險,就像被一頭猛獸盯上了。“你標榜自己是個好男人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結果。”葉熙不甘示弱的挑了挑眉,嘲諷道。

霍薄言像被針刺了一下,眸子變的危險起來,嗓音透著暗啞:“難道,你喜歡壞男人?”

葉熙心神一顫,咬著唇片:“我可冇這麼說。”

霍薄言目光緊緊的鎖著她,她就像一隻不屈服的小貓一樣,微睜著眸子。

“葉熙,從一開始,你就故意的,是不是?故意吸引我的注意,等到我愛上你之後,你再狠狠的拋棄我,現在,你如願了。”霍薄言眸光一暗,自嘲的後退一步。

葉熙表情一呆,她算報覆成功了嗎?

可為什麼,她品償不到報複後的喜悅?

是不是因為在報複他的同時,自己的心,也弄丟了,再也回不到過去那個灑脫,漠視一切的葉熙。

“我不會恨你,也不會怪你,這是我應得的懲罰。”霍薄言淒然一笑,又往後退了兩步:“葉熙,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不會後悔,喜歡你。”

葉熙看著他一步一步的後退著,她的心,也像被扔進了深淵,慌亂,不安。

霍薄言已經站到很遠的地方了,葉熙眸子微微睜大。

“以後,我們就好好做一個合格的父母,至於感情,我不想再碰了。”霍薄言像是妥協了,也像是釋然,放棄了。

葉熙眸子呆愕的看著他,最後,他轉身,像是為這段可笑的感情,徹底的劃上句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