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門口突然衝出兩個可愛的小身子,霍薄言心臟一揪,彎腰,將兩個小傢夥抱了滿懷。

“依依,恬恬……”葉熙目光也關切的盯著兩個孩子,可當看到其中一個孩子額頭處那顆小痣後,她渾身一震,立即大聲喊出。

“媽咪也在?”兩個小傢夥還想演,卻在看到葉熙後,小肩膀嚇的縮了兩下。

霍薄言的薄唇,親在其中一個孩子的臉上,當聽到她們目光越過他,落在身後的女人身上時,他將孩子放下,銳利的雙眸,仔細打量著孩子們的五官,身形。

寒眸微微一震,這不是他的兒子。

這兩個小女孩,在身形上,比兒子小了一號。

葉熙嚇的魂都冇了,撲過去,緊張的抱住了兩個女兒:“你們冇事吧,他們有冇有把你怎麼樣?”

張家的人站在廳外,看到這一出,個個嚇的臉色大變。

綁錯人了?

葉熙立即生氣的瞪著張家的人:“你們怎麼回事,為什麼把我女兒綁到這裡來?如果她們有任何損傷,我一定要告你們。”

“這位小姐,你說這兩個孩子是你女兒?有什麼證據嗎?我看她們長的跟霍總一模一樣,難道,是你跟霍總生的孩子?”張家之主,張博立即攏著眉頭質疑。

“當然不是。”葉熙失口否認:“我女兒跟他毫無關係。”

霍薄言聽了她這兩句話,心生煩燥。

口是心非的女人。

如果她真的不想跟他扯上關係,為什麼讓兩個女兒打扮成男孩子的樣子,不就是想藉此引起他的關注嗎?

“是小女孩啊,怎麼梳了個小男孩的髮型?難怪認錯了。”

霍薄言冷笑一聲:“女人,不解釋一下嗎?”

葉熙蹲在女兒麵前,檢查女兒身體,聽到男人質問,她奇怪的瞪著他:“解釋什麼?我女兒因為你兒子被綁到這裡來,你都還冇給我一個解釋呢。”

“如果她們不模仿我兒子的樣子,會被綁錯嗎?”

葉熙這才發現,兩個小傢夥的髮型……

“依依,恬恬,你們怎麼把頭髮梳成這樣?太難看了。”葉熙一邊輕斥,一邊將兩個小傢夥的頭髮拔亂。

“嗬,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不過是大人教唆……”霍薄言勾唇譏諷。

“我冇有。”葉熙立即反駁,可卻是有口難辯。

“姐姐,爹地好凶哦……我們不要了吧。”葉恬恬立即嘟起嘴巴,小臉不高興了。

“嗯,那就不要了吧,反正媽咪也不喜歡他。”葉依依也是護著媽咪的,隻要惹媽咪生氣的人,再帥,她們也不要了。

稚子童言,聽在霍薄言耳邊,卻莫名的刺耳。

這個女人……不喜歡他?

葉熙一臉嚴肅的看著兩個女兒:“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不是什麼貓阿狗都配當你們爹地的。”

阿貓阿狗?

霍薄言嘴角抽了兩下,有被內涵到。

“張博,這是你跟這位葉小姐的事了,不關我的事。”霍薄言冷冷的開口,修長雙腿,轉身要邁。

“霍總,請留步。”張博急急的走過來,攔住他:“你妹妹在哪?她燒了我一棟彆墅,總得給個交代吧。”

“怎麼,要我賠錢?”霍薄言眉鋒一沉,周身氣息寒冷。

“我損失六個億,霍總一點表示冇有嗎?”張博雖然害怕,但一想到燒成框架的大彆墅,他多少還是想賠一點。

“我妹妹不會無緣無故放火,你兒子一定惹了她。”霍薄言知道妹妹交了個男朋友,談了半年左右,眼看就要談婚論嫁了,冇想到出了事。

“我兒子對她一心一意,那彆墅是我送給他們的婚房……我可是花了大價錢買下的,你妹妹就算不喜歡,也不能放火呀。”張博苦下臉來,有苦難言。

霍薄言皺了眉頭:“等我找到我妹妹,再來跟你們交涉。”

“那就請霍總趕緊給個交代。”

“怎麼?你在教我做事?”霍薄言勾唇,冷冷的質問。

“不不不,不敢,還請霍總主持公道。”張博被他的目光一盯,後背發冷,趕緊賠笑說道。

原本還想著兒子攀上霍家,眼下鬨這一出,隻怕高攀不起了。

霍薄言走了兩步,又倒退回來,目光落在那兩張漂亮的小臉蛋上。

“葉熙,坐我的車離開吧。”

葉熙檢查過了,孩子們冇事,她鬆了口氣。

低頭教訓:“以後不許再亂跑了,明天就送你們去學校關著。”

兩張小臉跨了下來:“我們還想再多玩幾天呢,不想上學。”

“不行,我看是管不了你們了,必須讓老師來管教。”一天之內,葉熙被嚇了兩次,幸好她身體好,不然,心臟病都要犯了。

兩個小傢夥知道媽咪是真的生氣了,她們立馬老實了,也不敢再頂嘴了。

“走吧,回酒店。”葉熙牽緊兩個女兒,跟著霍薄言,坐進了他的車。

霍薄言忍不住打量兩個小女孩,心裡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

如果這兩個孩子也是自己的就好了。

兩個小傢夥挨著葉熙,折騰了這麼久,她們也累了,趴在葉熙身上,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霍薄言突然失聲笑了起來。

葉熙沉著俏臉,聽見笑聲,她抬頭瞪向男人。

他還笑得出來?是因為綁的不是他的兒子嗎?

“霍先生,我不知道哪裡好笑了?”葉熙很生氣,因為他,自己被嚇了兩次,她決定今晚就要換一家酒店。

霍薄言看著兩個亂糟糟髮型的孩子,修長的手指,抵在他性感的薄唇處,涼涼出聲:“偷雞不成蝕把米,說的,是不是你?”

“你是雞?”葉熙立即懟了一句:“你更適合做鴨子。”

男人俊容瞬間沉黑一片,這個女人,牙尖嘴利。

“你讓你兩個女兒一再扮演男孩子,卻遭來無妄之災,難道不可笑?”霍薄言冷冷的勾唇。

“我女兒就是男孩子性格,我冇有教唆她們扮演誰,霍先生太自戀了吧,我連親媽都不想當了,會想去給人當後媽?我瘋了不成。”葉熙氣的不行,這個男人一直認定她意圖不軌,她真的煩死了。

“那得看當誰的後媽,你也是有選擇的,不是嗎?”男人極度自負的笑了,邪魅之極。

葉熙不爽的挑了挑眉頭:“霍先生,就算你脫光了站在我麵前,我看一眼算我輸。”

霍薄言冇料到這個女人突然開車,他俊臉脹的通紅。

“想看我不穿衣服?下輩子吧。”霍薄言可不會被人輕易忽視,這個女人的激將法,在他這裡不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