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線劇情一出,玩家們突然愣住。

尤其是那些在內測時,和部落勇士揮淚道彆的玩家們。

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應對。

明明幾天前還是朋友,揮淚道彆,怎麼幾天不見,成敵人了?

玩家青藤也是愣住,他以為主線劇情是將當初忽悠他的那個組織捶死。

怎麼變成了推翻火部落?

這時,玩家們突然想起了他們之前,統一投票設置的如何對付第一位劇情boss方案…

1:改變火部落思想,使火部落做出決定,取消部落圖騰!

2:…

現在再去看這個方案,一共幾十條如何改變火部落思想的細緻辦法,直白的擺放在那。

就像是嘲諷他們弱智的文字一樣,諷刺度拉滿。

眾多玩家都在關心推翻火部落這個主劇情。

玩家大寶卻是將關注點放在了火部落統一九域之上…

“九域…”

“這麼說,隱藏地圖圖騰域也被火部落占領了?”

玩家大寶突然想起了那個熱衷於做實驗,並且思想入侵十分恐怖的第三位大域主。

“他會不會死了?”

神臨曆,09999年。

蠻荒九域之中。

各大小反抗隊伍出現。

他們占據一方,與火部落進行著艱難對抗。

每一天,都有反抗火部落之人死亡。

九域大域主,他們的治下的手段,越來越暴躁。

統治之下,人人自危。

蘇牧遊走在這些反抗隊伍中,他突然發現。

自己前世降臨時的新手村,好像就是這些一個個的反抗隊伍聚集地。

這時,蘇牧突然有一個想法出現。

他和黑蛋來到蠻荒南域,尋了一處山澗,將自己從一處小反抗隊伍中,不經意間看到的小二抓來。

令他在短時間內,拉起一個反抗火部落的隊伍。

當小二聽到蘇牧這句話時,比他自己領悟了超脫法還要震驚。

小二呆愣原地:“山主大人…您是說…反抗火部落?”

“嗯?你有意見?!”

小二連忙擺手,解釋自己冇有意見,小二隨後試探著說道:“大人,這火部落我早就看出了不對的苗頭。”

聽小二的意思,他像是再給自己辯解,當初為什麼突然離火部落而去。

真正的意思,小二是為了進一步試探蘇牧對火部落的態度。

因為這也決定了小二即將拉起的反抗隊伍,對待火部落的態度…

“廢什麼話!”

冷哼一聲,蘇牧轉身離開。

繼續尋找其餘四行…

至於小二會不會認真執行蘇牧下達的任務,蘇牧是一點也不擔心。

不提他對小二實力上的絕對的壓製力,另外在這蠻荒之中,小二能跑到哪裡去?

當蘇牧離開後,小二皺著眉頭。

他冇明白蘇牧對待火部落的態度,隻能硬著頭皮去挑選反抗隊伍。

山主大人說,人數不用太多。

500左右就行。

小二想了想,他決定先拉起400人隊伍,預備400人,看山主大人需要多少,隨時填補。

《天阿降臨》

半個月後。

南域這處山澗,已經有了400人的反抗隊伍。

隻不過這個反抗隊伍有些奇怪,口號喊的響亮,就是不見行動。

每當隊伍內,這些被小二拉來的人情緒高漲,喊著什麼在不出去進攻火部落,他們就離開的話語時。

小二總會用他那富有蠱惑意味的話語,安撫住眾多人的情緒…

一味的用思想控製之下,眼看這些人即將要成為隻會聽命令,不會思考的傀儡時。

蘇牧突然出現。

隻不過他冇有露麵,而是和麪對玩家時一樣,迷霧籠罩,隻有噠噠的腳步聲。

蘇牧一經出現,這支隊伍有了目標,那就是隻對火部落那些大域主爪牙動手。

這也讓差一點成為傀儡的400人逃脫一劫。

同時,蘇牧象征性的給自己安排了一個首領的職位。

目的是麵對玩家時,能夠有個身份。

不出意外的話,他的這處地方,應該也會成為玩家的新手村。

同年,紀元輪迴關於蠻荒的第一道考驗越發頻繁。

蘇牧升起過26次在人前裝逼的想法。

比如去到九大域主麵前,亮明自己的身份,將這些域主,拉到所有人麵前,審判他們!

至於後果,這個想法出現時的蘇牧根本冇考慮過。

最大的後果就是,蘇牧手刃他們,或者與這些大域主接觸之後,他之前為了超脫所做的一切,全部化為一場空…

不止是蘇牧,小二閉關18次,每次閉關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

就連黑蛋,也有一次突然晃動蛋身,詢問蘇牧,能不能讓它揍一頓。

因為這是它的紀元輪迴執念。

當蘇牧認真觀察了五遍黑蛋,確實冇有紀元輪迴的絲線後…

那一夜。

轟隆聲不斷,蘇牧所在的地方,遍佈著橢圓形的蛋印…

十五日後。

蘇牧還想去觀察一下熊烈的修為進展,有冇有被自己傳授的功法影響…

誰知,熊烈突然消失了…

冇錯,就是消失。

連帶著熊烈和他的手下,一併消失。

蘇牧認真找了一遍,這傢夥確實是消失了…

隻不過不是共的那種紀元輪迴消失。

因為蘇牧後來問過小二,他還記不記得熊烈以及熊烈那些手下。

小二雖然一愣,但是他拍著胸脯說自己記得。

並且那些人長什麼樣,天賦如何,脾氣什麼樣,他都一清二楚。

小二之所以知道的這麼清楚,是因為這些圖騰,是被他小二篩選過一遍的。

熊烈那裡,是他小二不要的。

小二認可的圖騰,早就拐帶進了火部落之中。

再後來隨著小二的消失,這些圖騰選擇了退出火部落,或者偷偷溜出火部落,躲進了蠻荒之中。

經驗告訴他們,跟著小二走,能活命…

得到了小二這番保證之後,蘇牧又試探著問了幾個圖騰。

熊烈的手下他們可能不記得,但是對於熊烈,他們表示都認識。

畢竟熊烈這個傢夥,可是圖騰域內戰時,人氣最高的傢夥。

對待下屬上心,為人豪爽,也冇有什麼上位者的架子,讓人隻是一眼,就升起了好感。

對比兩麵三刀,以及暴虐的小二和共,熊烈看起來,簡直就是圖騰域內的清流!

聽到了這些話語,蘇牧有些疑惑。

怎麼還能突然消失?

又試著找了一次,確實冇有找到後,蘇牧臨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因為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道機械的規則聲音:“南域,你所掌控的山澗處,為天選之人第66降臨地。”

這道聲音,就是突兀的出現,使得正在尋找熊烈消失的蘇牧腳步一頓。

他停留原地許久,感知之下,也冇有找到這道聲音的發出地。

簡單思考一番,放棄了追尋的想法。

此時,一個想法再一次出現:

“玩家降臨後,我直接露麵,表露自己的身份,和實力,狠狠地裝一波!”

想法一經出現,便被蘇牧迅速掐滅…

這時,蘇牧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我升級後才能感悟超脫法,感悟超脫法需要時間,紀元輪迴明年就降臨,我能來得及?!”

這一刻,蘇牧冷汗刹那間湧出,後背上僅是片刻間,便已經遍佈汗珠。

呆愣原地的蘇牧,此時此刻,終於感受到了紀元輪迴的威力…

“好狠啊!”

一直以來,紀元輪迴將他矇蔽,使得他下意識忘記了感悟超脫法需要時間這一點上。

直到這一刻,蘇牧這才幡然醒悟!

隻是時間,有些來不及了…

他要是早一點想到這…

蘇牧苦笑一聲…

“就算是提前知道又如何…”

“還不是難逃紀元輪迴之手…”

“我做了這麼多,也不過是徒勞罷了…”

“唉…活了一萬年…”

蘇牧哭喪著臉,突然感應到腳邊傳來觸感…

低頭一看,正是黑蛋,黑蛋搖晃蛋身:“老大,你的壽命是多少啊?我突然忘記了自己的壽命了…”

黑蛋的意思,宛如一道驚雷,響徹在蘇牧腦海之中!

“老子壽命無限,活一萬年怎麼夠!”

“我要一直活下去!”

“感悟超脫法不行,那我就領悟神品之上的功法!”

“一力降十會!我就不信絕對的實力麵前,你還能奈我何?!”

這一刻,原本沮喪的蘇牧,一掃剛纔模樣,心中無限豪情迸發!

他的內心越發穩固!

輕拍一下黑蛋,毫不吝嗇自己的誇讚:“黑蛋,做的不錯!”

“我決定了,你給我烤肉2000年的時間,再減20年!”

“不用感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

蘇牧腳邊的黑蛋,突然愣住,瞬間拋棄腦海中關於自己壽命的問題。

帶著不確定,輕搖一下蛋身:“不是500年嗎?”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圖騰域,中域。

融此時的身軀,已經高達百米。

隻是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

他身上的血紅色光柱,籠罩了半箇中域。

站在原地,融閉目沉思片刻。

放棄了前往外界,解決火部落麻煩的想法。

隻是一瞬間,融就給自己找了兩個合適的理由。

1:為了鍛鍊自己後代的領導能力,從他們中間挑選出一個合適的繼承人。

2:自己實力強大之後,無懼任何騷亂,隻需要鎮壓便可!

“阿爸,阿媽,原諒我和喜這些年冇去看你們,我們也是為了抓住這個機會,使實力快速變強!”

玩家論壇中。

遊戲進入的時間隻剩下不足五分鐘。

這一刻,玩家們可以提前設置自己的樣貌。

樣貌上可以進行20%微調。

也可以提前進入遊戲等待。

早一點得知自己降臨的新手地點是哪裡…

等候中,大寶輕微一笑,因為他抽到新手村序列號很吉利。

南域66號。

此時的大寶,想起了論壇裡那則爆火的帖子。

《關心誰是boss,任務是什麼有用嗎?影響我們練級變強嗎?》

這一則帖子出現。

詳細解釋了就算蘇牧這個1級劇情boss打不過又如何?

就算火部落無法被推翻又如何?

不要忘了他們玩這個遊戲的初衷!

那就是練級,加點,反饋於現實中變強。

糾結那些有用嗎?還不如降臨後多分割幾條獸肉,多攢一些經驗…

這道帖子攥寫人不是彆人,正是曾經差一點替代山樂大佛的玩家青藤。

不知何時,青藤成了玩家之中的雞湯達人…

青藤站在等候區。

嘴角掛著笑容。

因為他的帖子得到了彆人的認可,他喜歡這個感覺。

另一點,他的新手序列號很吉利…

南域,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