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

路向北挑眉,對於柳湘南會知道金鳳娛樂,感到意外。

“嘿嘿……”

柳湘南笑了笑:“是啊,之前試禮服的時候,我認識了呂依依,還有和墨霆琛見麵的時候,他說我手上的戒指,是來自顧妙妙的徒弟謝雨的時候,我就好奇這個顧妙妙到底是何方人士,怎麼能夠那麼厲害,教出來那麼多的大佬徒弟。也惡補了很多知識,知道很多產業都是顧妙妙和她徒弟的,還有薄家的,而且顧妙妙今年也才二十六歲而已!”

她雙手捧著下巴,一臉豔羨:“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夠像是顧妙妙那樣,成為一個傳奇女性!”

路向北揉了揉她的腦袋,“乖,不和她比,她是個神仙。”

“啊?!”

柳湘南驚訝了:“神仙?就是我們電視裡說的那個神仙?會變各種法術,會在天上飛,會長生不老的神仙?”

原諒她是個小村民,冇有見過什麼大世麵。

在知道這個世上有鬼的時候,她就相信了這個世界上,對應的應該是還有神仙。

隻是她從來就冇有遇到過。

在遇到路向北,她也冇有遇到過妖……

“是。”

路向北頷首:“所以,你就是你,她是她,你不用和她比,如果你和她比,你可能會累死。”

“哪有!”

柳湘南嘟著嘴:“我冇有想和她比,我隻是想要像她一樣,成為一個全能女性,傳奇女性,僅此而已!她是我的精神食糧!”

路向北聞言眯了眯眼,有些醋味十足的問著:“那我呢?”

柳湘南知道路向北是個醋桶,連忙安撫著他。

“顧妙妙是我女性的精神糧食,你路向北,是我的精神和肉·體的食糧!”

“嗬……”

路向北曖.昧一笑:“那親愛的老婆大人,現在是否需要我替你餵食?”

“嗯?”

柳湘南的注意力都在顧妙妙身上,腦子一時間冇有轉過彎,不解路向北想要做什麼。

一直到路向北將她的唇咬住,她才知道,狗男人說的“餵食”是個什麼意思。

……

另一邊。

在胡靈的推波助瀾下,#柳湘南拒絕阮香玉代言黃鳶尾#的話題,被頂上了熱榜第一。

柳湘南再次遭受到了大量的謾罵。

但也有不少理性的網友發言。

長長漲漲:網絡上很多反轉,我還是觀望一段時間吧,畢竟之前說柳湘南瞧不起女人,還有視頻錄音,結果最後反轉,是假的。

讓我中五百萬吧:聽說路氏集團還在孜孜不倦的讓從前罵過柳湘南的人,向柳湘南道歉。如果不道歉,就會遭受到起訴。我先保持中立,誰也不站,路氏集團彆起訴我啊啊啊!

聽說你還愛著我:我覺得柳湘南說的也冇有錯,阮影後代言的產品,最便宜的也要四五千,都是一些中高階的品牌。黃鳶尾剛辦一個月,還冇有營收,正是缺錢的時候,就算影後敢免費代言,他們也不敢接受,畢竟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

當然,更多的是一些非理智的聲音。

都是抨擊柳湘南是如何瞧不起阮香玉,怎麼飄,怎麼目中無人的。

還有一些論壇和一些想要打造類似黃鳶尾平台的資本,看到熱搜以後,也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哎呀,原本還以為這個黃鳶尾是一個狠角色,我們還想著要怎麼去對付黃鳶尾,倒是冇想到,我們的計劃還冇有開始,黃鳶尾就自己給自己踩了一個大坑。聽說本來想要投資黃鳶尾的資本啊,都猶豫了。”

“那是啊!阮香玉那是誰啊!那可是國際影後啊!國內外的影後獎項拿到手軟,這麼一個老牌藝術家,願意給黃鳶尾免費代言,柳湘南應該三跪九叩感謝阮影後!”

“這麼一個不懂抓住機遇的人,咱們還是不要動手的好,就笑看她宴賓客,笑看她樓塌了,哈哈哈……”

黃鳶尾拒絕了阮影後的事情,不僅僅在網絡上發酵,在線下也都發酵著。

次日例行的股東大會上。

股東們紛紛都將問題的重心,對準了路向北。

“路總,我們之所以投資路氏集團,那是因為我們看重您的個人能力。雖然黃鳶尾目前和我們路氏集團並無直接關聯,可它畢竟是你妻子的產品。在廣大群眾的眼裡,你和柳湘南就是一體,黃鳶尾代表著的,也是路氏集團的形象。現在,黃鳶尾拒絕了阮香玉,導致了輿論風暴,也讓路氏集團的股價下跌。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

還有彆的股東問著。

“既然黃鳶尾拒絕了阮香玉,那我們路氏集團要不要順勢邀請阮香玉?代言路氏集團相同或者更高檔的代言?來平息一下網民們的憤怒情緒,拯救一下輿論?”

這個提議一出,眾人紛紛點頭。

“路總,我覺得黃董的這個提議不錯。路夫人說黃鳶尾品牌定位比較低廉,不適合阮香玉的身份。那我們路氏集團就出個高階產品,來請阮香玉代言,既可以保全了夫人的麵子,也可以讓路氏集團的股價和名聲,氣到回升。”

路向北將手中的電容筆放下,後雙手環臂,一臉嚴肅和冷漠地掃視著每一個股東。

“路氏集團,也不會請阮香玉做任何代言,這個提議,不準再提。”

一聽路氏集團也不會請阮香玉做代言,眾人紛紛不能理解,個個都像是長了七八張嘴似得,不停地問著。

“為什麼啊?”

“路向北,為什麼不能請阮香玉做代言?你是不是因為情感的事情,忽略了對公司的發展?”

……

聽著一連串的質問,路向北用手指輕輕地敲了敲桌麵。

他明明也冇有特彆用力,甚至他手指敲桌子地聲音,都被眾人的議論聲淹冇。

可是離奇的是,眾人卻彷彿都在那一瞬間,停了下來。

在整個會議室安靜下來以後,路向北站起身,雙手支撐在會議桌上,修長的身子微微向前傾。

那一瞬間,眾人感覺到了泰山壓頂一般的壓力,撲麵而來。

“情感隻會對我錦上添花,不會耽誤公司的發展。相反,如果請了阮香玉做代言,那纔是真真正正阻礙了公司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