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為你有了這界寶,就能奈我何!”

上界真仙夏偉此時頭髮倒豎,十分狼狽,眼中閃過了一絲狠芒。

自己在上界,可是堂堂真仙,這些下界之人連與自己提鞋都不配。

冇想到自己來到此界,這些人卻是接二連三的違抗自己的意誌,阻撓自己。

眼看著這個小小界主又像之前一般,準備對付自己,大聲一喝。

隨著上界真仙夏偉說過之後,那邊正在與江天等人鬥戰的那個血海屍魔的怪物,則是直接不顧江天眾人攻擊,猛然衝破眾人的包圍,對其飛去。

“那就試試吧!能毀你一次道體,就能毀你第二次!”

“鎮壓!”

呂同壽前輩眼神散發著精芒,直視對方,升起一種捨我其誰的霸氣,旋即手臂一指在自己上空的界寶彌天葫,對著對方回道。

上界真仙夏偉眼看著界寶彌天葫對著自己飛來,自己也把那血海屍魔召喚回自己的身邊,同樣手中飛出一道靈力,對著身旁那龐大身軀的血海屍魔而去。

“血海屍魔!擔山!”

上界真仙夏偉怒喝道,身旁的那龐大身軀的血海屍魔怪物,四腿大邁,旋即來到了上界真仙夏偉身旁,雙眼發著紅芒,雙臂肌肉隆起,看著即將落下的那界寶彌天葫。

“吼!”

發出一聲怒吼,在界寶彌天葫快要落下的時候,雙臂舉起,生生的托著界寶彌天葫,讓界寶彌天葫一時無法落下。

“鎮壓!”

呂同壽前輩見狀,冇想到對方施展的這血海秘術化為的怪物,居然還有如此之效,竟然能生生的硬抗著自己施展的界寶彌天葫的下落,同樣體內的靈力對著界寶彌天葫灌注而去。

“嗡——”

界寶彌天葫一時間靈光大盛,散發著璀璨耀眼的靈光,繼續對著那托舉界寶彌天葫下的那血海屍魔怪物與那上界真仙鎮壓而去。

“快去幫助界主前輩!”

這時候汪羨芝見狀,而這時候,江天早就化為一道遁光來到了呂同壽前輩的身旁,與呂同壽前輩一起對著界寶彌天葫注入靈力而去。

“界主前輩!”

汪羨芝等人來此後。看著界主呂同壽前輩說道。

“你們也往這界寶葫蘆注入靈力!”

呂同壽前輩看著汪羨芝幾人來此,如今隻能一起鎮壓對方,畢竟人多力量大。

“知道了!界主前輩!”

汪羨芝幾人一聽,也不再猶豫,同樣身上湧出靈力,對著下方鎮壓血海屍魔的怪物與那上界真仙而去。

“嘿——”

“哈——”

一聲聲低喝響起,一道道彩色斑斕的靈力對著界寶彌天葫而去,使得界寶彌天葫的形狀變得更大起來,似乎蘊含著萬山之力,能夠鎮壓萬物。

“該死!給我頂住呀!”

上界真仙夏偉看著自己的血海屍魔四腿下陷,雙臂不停的顫抖,似乎有些不支,無法抵禦界寶彌天葫傳出的鎮壓之力。

“這些卑劣的下界之人,不讓你嚐嚐我的手段,還真以為我真仙如此不堪!”

此時的上界真仙夏偉十分的怒火,感覺到自己的麵子受損,心裡低喝著,暗中也思量著應付手段。

不管了看來隻能隻用那物了,本來是打算對付那件東西的,冇想到居然用在這個界寶這裡,渡過眼前這關,那件東西隻能慢慢尋找了,不然這次陰溝翻船,無法回去,也就永遠交不了差。

“疾!”

隨後上界真仙夏偉取出一張玉符出來,上麵散發著一種奇異的氣息,讓呂同壽前輩感到不妥。

江天自然也看到了那上界真仙夏偉手中出現的那塊奇特的玉符。

“大家全力出手,對方手中的玉符不簡單!”

呂同壽前輩提醒過後,本來烏黑的頭髮,居然又開始漸漸地出現了白色,身上同時還湧出一陣陣更加洶湧的靈力。

江天等人見此,更加的全力施展靈力對著界寶彌天葫而去。

而也就是在此時,眼看著那血海屍魔不支的時候,上界真仙夏偉激發過玉符後,則是對著那血海屍魔怪物擲了過去。

“嗡——”

玉符化為一道靈光,鑽入那血海屍魔怪物的體內後消失!

“吼!”

也就是在這時候,雙手托舉界寶彌天葫的血海屍魔這個怪物,渾身散發著這一絲詭異而又強大的波動,忽然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怒吼,讓江天等人不得不關閉五識,用靈力防禦來抵抗。

饒是如此,除了呂同壽前輩以外,包括江天在內的其他人,不由得麵色一白,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嘭!”“嘭!”

接連兩道血紅之光從血海屍魔這個怪物的雙眼中飛出,直接射在了界寶彌天葫的底部,讓界寶彌天葫一陣大震。

“噗!”

江天等人在這一震之下,除了呂同壽前輩還能穩住對著界寶彌天葫中灌注靈力,包括江天在內的其他人直接中斷灌注的靈力,紛紛被震的向後倒退幾步,口中噴出鮮血。

而冇有了眾人的靈力灌注,隻有呂同壽前輩一人,瞬間使得那下方的被上界真仙夏偉全力催動的血海屍魔那個怪物壓力大減,生生的看著界寶彌天葫被對方托舉而起。

“吼——”

這時候血海屍魔這個怪物又是一聲大喝,托舉界寶彌天葫的速度越來越快,眼看就要把界寶彌天葫擲了出去。

可是卻在這時候,眾人發現血海屍魔這個怪物的氣息忽然大幅度減弱,而界寶彌天葫則是穩住之後,繼續對著對方鎮壓而去。

“該死!這是,怎麼會有暗界蟻這種凶蟲,不是都絕跡了,這個失落介麵怎麼會有這種玩意!”

“該死!就差一步!”

上界真仙看著自己的血海屍魔氣勢猛然衰減,也露出了一絲驚異,結果就看到碩大的血海屍魔的四條腿上碎肉白骨開始崩潰分離掉落在海水之中。

才發現有著一道道泛著黑色幽光的小黑點,不停的圍繞著血海屍魔的身軀正在啃噬起來,而剛纔那不可一世的血海屍魔的四條腿之所以崩潰分離,就是因為這些小玩意。

居然是在上界早已絕跡,在上古都有著赫赫凶名的凶蟲暗界蟻。

眾人同樣也看到了,那血海屍魔的四條腿突然的崩潰散落,也注意到了那些正不停圍繞著血海屍魔身軀啃噬的黑色散發著幽光的小東西。

眾人也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江天這裡,自然知道這些凶蟲的主人是誰。

“哈哈!看來天不助你!給我鎮壓!”

這個時候,呂同壽看著那龐然大物血海屍魔這個怪物氣勢大減,身體也在江小子的那群暗界蟻的啃噬下逐漸的崩潰,不由得哈哈大笑,

望著那麵色陰沉的上界上界真仙,同時也不忘嘲諷一下對方。

“該死!”

上界真仙夏偉自然聽出來了這界界主的嘲諷,可是如今血海屍魔的秘法被對方所破,也冇有辦法製止,手中飛出一道靈光,擊碎一團飛向自己的暗界蟻之後,嘴裡開始唸唸有詞。

江天看了對方居然能夠一擊擊碎暗界蟻,不由得有了一絲驚訝,那群暗界蟻的堅硬程度自己可是知道了,就是自己全力一擊也隻能震死,卻無法讓其震成齏粉。

而這上界真仙夏偉居然能夠一擊震碎不少暗界蟻,其實力修為卻是不簡單,不愧為來自上界的真仙。

與此同時,上界真仙夏偉也似乎施法完畢,剛纔化為一道靈光鑽入那血海屍魔體內的那塊玉符。

此時也重新回到了對方手中,不過江天也看到了,此時的玉符上的靈光似乎黯淡了不少。

而對方的血海屍魔如今再如何拚命托舉界寶彌天葫,卻是無法無法在抵擋被界寶彌天葫的鎮壓。

“爆!”

也就是此刻,那上界真仙夏偉口中卻吐出一字,使得江天眾人麵色一變。

“你們快退!”

呂同壽前輩一聲大喝,界寶彌天葫下降速度變得更快了起來,而江天等人聽到呂同壽前輩的提醒,則是冇有絲毫的猶豫,下意識的就開始施展防禦之術,開始後退。

因為不用呂同壽前輩的提醒,江天等人也發現了那血海屍魔那個怪物身上的氣息突然狂暴了起來,有種毀滅的氣息從其身上傳出。

“嘭——”

界寶彌天葫直接被血海屍魔的自爆炸的倒飛,江天等人也被這血海屍魔的自爆震得飛了出去,江天隻感覺五臟六腑震盪不已,一時間竟然耳鳴了起來。

不過還好有呂同壽前輩用界寶彌天葫在前抵禦,這個時候,呂同壽前輩則是不顧被震所傷,繼續禦使著界寶彌天葫。

對著同樣在血海屍魔中自爆炸的很是狼狽的上界真仙夏偉鎮壓而去。

上界真仙夏偉冇想到這小小界主此時竟然不要命了起來,完全不顧被自己血海屍魔自爆所受的傷勢,對著自己鎮壓而來。

可是自己同樣也受了傷勢,即使反應過來施展手段,還是被界寶彌天葫鎮壓,對著海底落去。

“不——”

“該死!”

“你若是鎮壓我,小心你們永遠無法飛昇上界!我這次可是帶著上界的任務而下界,你們還是乖乖的放了我!這樣的話,我還能帶你們飛昇上界——”

“快放了我,你們這些下界的螻蟻,不是夢想著飛昇上界嗎?對我來說,輕而易舉!隻要放了我——”

“我能夠帶你飛昇上界呀——”

眾人隻聽到那上界真仙夏偉口中語無倫次,不過呂同壽前輩聽到他所說,也冇有絲毫的手軟,催動著界寶彌天葫對其繼續鎮壓而去。

直到海麵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葫蘆山,而上界真仙夏偉的聲音也逐漸的消失,整個人徹底地被鎮壓在界寶彌天葫下麵。

“終於鎮壓了!”

呂同壽前輩來到眾人這裡,送了一口氣說道。

“哼!還敢威脅我們,放了你,冇了你,我們還不能飛昇上界了!”

“這上界真仙,還挺邪性!”

“本來我還以為是正道真仙,冇想到手段比邪道還邪!”

“誰說不是呢!不過終於鎮壓了!”

“是啊!多虧了界主前輩!”

眾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看著被鎮壓上界真仙夏偉的界寶彌天葫所在的位置,紛紛說道。

臉上卻露出了一抹喜色,眾人也知道對方的殘忍手段。

即使放了對方,以對方的性子,也絕對會為了自己塗炭界內生靈。

如今的南洋與南海的巽風島、艮山島可都是鮮活的例子。

“轟隆隆——”

就在眾人說著的時候,界寶彌天葫那裡突然劇烈顫抖起來,似乎那上界真仙夏偉即將衝出界寶彌天葫的鎮壓,

而這時,呂同壽前輩的則是連忙飛到了界寶彌天葫這裡,連忙催動靈力,開始穩住界寶彌天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