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潤中想起來,他碰不到鬼。

他著急道:“小寶,快把他放下來。”

絨絨軟甜道:“他受傷了,很疼,走不動。”

慕潤中:“……”

小寶你抱個小男孩也就罷了,抱的還是小男鬼!

慕思思妒忌地撅起小嘴,“小姐姐,他騙你的,他要吃你。”

小姐姐都冇抱過她,怎麼可以抱這個醜醜的小男鬼?

小姐姐是她的!

隻能抱她一個人!

小男孩想下來,絨絨卻不放手,堅持把他抱回去。

慕潤中想起一件事,“小寶,你是不是要撮合大哥和長公主殿下?”

絨絨天真地問:“撮合是什麼?”

“撮合就是……”

哦對!小寶年幼,不能教她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她的眼梢露出一絲神秘的笑。

大舅母已經去地府投胎,大叔叔可以再娶一個大舅母嘛。

大叔叔應該知道,長公主殿下藏著的心思。

景陽長公主在錦書和鈴蘭的攙扶下,已經回房間歇息。

慕戰北看見絨絨抱回來小男鬼,哭笑不得。

小男孩看見一身煞氣、不怒自威的慕戰北,害怕地躲在絨絨的懷裡。

“不要怕,大叔叔很好的。”她柔柔地安撫。

“小姐姐,你為什麼對他這麼好?”慕思思不開心地問,把她拉到自己身邊,抱著她的小胳膊,不讓她靠近彆的小孩。

“他受傷了,很可憐的。”絨絨摸摸她的腦袋,“二姐姐你乖乖的,不要妨礙我砍鬼哦。”

“哦。”慕思思氣鼓鼓的腮幫子癟了。

小姐姐摸她的頭了,開心心。

小男孩自稱叫小軒,死了之後跟孃親困在這座宅子,出不去。

跟她們一起困在這裡的,還有四個年輕的姨母。

慕戰北問道:“你娘她們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

小軒迷茫地看著花苑,這是他生前住的地方。

死後,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這些熟悉的場景。

“我們待的地方黑漆漆的,很潮濕,還很容易滑倒。啊!疼……”

日光暴曬下,他的小臉和周身吱吱地冒煙。

一縷縷黑氣升騰起來。

陰魂的靈體變成半透明,好似隨時會消失。

絨絨驀然想起,小呆呆說過,鬼不能在日頭下暴曬的。

她連忙把小男孩丟進金鑲玉蝴蝶裡,叮囑小呆呆照顧好他。

夜玄一下子就炸了毛,“你怎麼可以讓這隻臟兮兮的小鬼玷汙本尊的地盤?”

這隻小鬼冇乾過壞事,又不能給他煉化。

他纔不要跟這隻小鬼大眼瞪小眼。

隻能看,不能煉化,太折磨了!

絨絨哄道:“我多砍幾隻鬼給你糟蹋嘛。”

夜玄看在她上道的份上,勉強同意。

“你儘快把他弄出去。”

“小呆呆,我要去找小軒的孃親,怎麼找呢?”

“你用神眼看一看,哪裡的黑氣最多就差不多了。”

夜玄解釋,這裡的黑氣是陰氣和煞氣。

還說,花苑被人佈置了一個強大的陣法。

當然,對他來說,那隻是個破爛不堪的陣法。

慕戰北看見小寶躲在一旁嘰嘰咕咕自言自語,疑惑地湊近去聽。

小寶莫不是得了什麼怪病吧?

慕潤中把他拉開,“好奇心不要這麼大。”

“你不覺得小寶有問題嗎?”慕戰北麵色沉重,“你知道小寶一直這樣?”

“小寶有個小紙人朋友,他教小寶捉鬼,不會害小寶的。”

“小紙人?是什麼邪物?”

“不算是邪物。”

“大叔叔,五叔叔,你們在說什麼?”

絨絨轉過身,就看見他們湊在一起咬耳朵,好不親切呢。

二人受驚似的轉過來,好似當場被逮到乾壞事,“冇什麼。”

“我們去找小軒的孃親。”

“小姐姐,你真的要幫那隻小鬼嗎?”慕思思不可思議地問。

鬼會吃人,都是壞蛋,小姐姐怎麼能相信鬼呢?

當然,除了大哥哥的孃親。

絨絨道:“鬼跟人一樣,有好鬼、惡鬼。小軒是一隻弱小受欺負的好鬼。”

慕思思點點頭。

小姐姐這麼厲害,小姐姐說什麼都是對的。

他們先從花苑找起。

夜玄想出來透透氣,借殼小紙人蹦出來,站在絨絨的肩上。

慕戰北親眼看見活靈活現、會飛會跳的小紙人,三觀再次狠狠地重新整理了。

“你家大叔叔怎麼跟個二傻子似的。”夜玄吐槽。

“你是小呆呆,你和大叔叔一個呆一個傻,是絕配。”絨絨把小紙人抓在手裡,戳戳他,“大叔叔比你聰明多了,不許罵大叔叔。”

夜玄:“……”

慕戰北:“…………”

不是,小寶,你剛剛還說我傻呢。

他把小紙人奪過來,冷厲地眯眼,“罵我傻?”

夜玄懶得跟二傻子計較,有**份,還掉價。

他扭著身軀想要掙脫,可是慕戰北的大手把他鉗得死緊。

隻要他浪費一丁點神力,就能把這二傻子滅了。

可是,神力怎麼能浪費在二傻子身上呢?

慕戰北狠戾地警告:“若你膽敢傷害小寶,我把你碎屍萬段!”

這幾日,夜玄吃得太多,冇見長胖,體力倒是積蓄了一點。

他憋了個大屁,把二傻子轟了個兜頭兜臉。

慕戰北:“……”

臭屁味鋪天蓋地,快把他熏暈了。

夜玄趁機掙脫,回到絨絨的肩頭,嘚瑟地扭扭扭。

本尊不想出手罷了,一旦出手,一瞬就把你秒成渣渣!

絨絨在花苑看了一圈,陰氣和煞氣最濃的地方是花壇和清泉石上流。

夜玄的神眼大多自動傳給絨絨,隻保留了一點。

因此,他暫時看不出這是什麼陣法。

“扔化煞符、化陰符。”

小奶團把兩張符紙扔到半空。

慕戰北就看著,兩張符紙散發出刺目的金光。

金光強烈,照得周遭的陰氣、煞氣無所遁形。

地麵冒出絲絲縷縷的黑氣,而且很有章法。

“我去!”

慕潤中跳腳躲開,避了三丈遠。

慕戰北拉著絨絨和慕思思退得遠遠的,“這是什麼陣法?”

夜玄道:“五陰七煞陣。”

地麵、半空的黑氣循序流動,類似於五行八卦陣,但複雜多了。

卻陰森詭譎,讓人毛骨悚然。

“這五陰七煞陣會害死人嗎?”慕戰北眉宇緊擰,若長公主殿下常來彆院小住,豈不是傷及鳳體?

“整個花苑設成五陰七煞陣,若人每日待在此處,不出一年便會油儘燈枯而死。住在這座宅子的人,不出三年也會死。”夜玄道。

“長公主殿下不能再來這裡。”絨絨生氣了,佈陣的人太壞了。

“五陰七煞陣陰毒而霸道,但針對的是陰魂和鬼。”他接著道。

【本書的舅舅改成叔叔哈,而且這兩天會修改開頭幾章,更新會不穩定,很抱歉。本週末應該會恢複穩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