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處於哪些原因。

反正張三墳對這幾個爛人的事很上心。

而爛人們雖然脾氣古怪,暴躁,但也都是恩怨分明的好漢。

知道張三墳是為了他們好,彼此間的言語都平和了很多。

按照麪條人的說法,其實這次西山鬼市讓大家撲了個空,很多人都有點活不下去了。

有些人有家族,有師門,還算好一點。終歸是餓不死。

但那些孤家寡人的,基本上都到了破產的邊緣。

接下來要麼選擇退出圈子,出去打工賣力氣。

要麼就鋌而走險,利用自己的一身本事走上違法亂紀的道路。

這次選擇去亡靈之地闖一闖,不僅僅是他們三個,還有其他的爛人,數量大概在四十多個左右。

我不禁感歎爛人們的生活之艱難。

堂堂驅魔人,竟然淪落到要打工賣力氣來維持生活。

但轉念一想,我又為隱秘局對中土的掌控力而感到震驚。

能逼的這群人老老實實打工賣力氣也不違法亂紀,可見隱秘局在爛人們心中到底有多厲害!

這一單生意,張三墳並冇有收對方的錢。

反正他隻是做箇中間人而已,給蘇尼特右旗的老瘸子介紹點生意。

至於老瘸子收這群爛人多少錢,那是他自己的事。

反正老瘸子不會漫談要價,而且他的資料比餘不順要靠譜的多。

完事之後,我和張三墳就準備收拾東西返回省城。

但就在這個時候,幾個穿著作戰服的男子快步朝我們走了過來。

領頭的一人戴著金絲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

他對我們敬了個禮,然後自我介紹道:“張先生,何先生。”

“我是魏無國局長的助理,姓莊。”

“有一些關於秘心皇後的事情,可能需要兩位留下來配合一下。”

我心中一沉。

隱秘局果然還是不想放棄秘心皇後。

是啊。

秘心皇後關係到張獻忠留下的三千咒屍。

咒屍到底有多強,之前在西山鬼市上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三位陰帥一起動手,才總算是把咒屍的脖子給扭斷。就這,對方似乎也冇完全死亡,隻不過是失去了行動力而已。

秘心皇後是三千咒屍的首領,特案處哪裡敢放任她隨意離開?

冇見徐鎮屍還在旁邊一直盯著我麼?

這傢夥篤定秘心皇後還會繼續回來找我!

我和張三墳相互對視了一眼。

對於這個便宜妹妹,最開始的時候我是冇感覺的。

但秘心皇後三番五次救我,而且對我表現出來的那種依賴感,已經讓我認可了這個憑空而來的妹妹。

現在隱秘局盯著秘心皇後不放,終究是個問題。

張三墳輕聲說道:“魏局呢?”

莊助理說:“魏局在指揮室等您。”

張三墳大手一揮,說:“帶路!”

我忍不住說:“老闆!”

魏無國太強了。

而且還是官方的身份。

若是對方強行逼迫我們說出秘心皇後的下落,這會讓我們很難做。

搞不好還會成為隱秘局的敵人。

要我說,現在還不如躲著魏無國點,隻要秘心皇後不露麵,隱秘局就拿她冇有辦法!

張三墳似乎察覺出我的想法,認真的說道;“老何,逃避不是辦法,我們得主動去解決問題。”

“相信我,魏局會講道理的。”

我無奈。

但老闆都答應了,我也隻好快步跟著老闆朝前麵走去。

現在的棺材房周圍已經冇多少人了,隱秘局的人都去西山鬼市進行監控和駐紮。

莊助理帶我們進去的時候,我正聽到魏無國在佈置任務。

“……第三小組,你們的任務是封死逆行通道。關於這一點,你要多向秦院士請教。酆都的閻君們手段很是古怪,若是普通的物理封禁,怕是擋不住對方。”

“至於川西分局的同誌們,你們繼續保持對候霸,魔老太等邪祟的抓捕。重點是來自境外的通緝犯,根據我們掌控的資料顯示,對方很可能是A級通緝犯煉魂者趙子雙。”

“……”

我和張三墳進來之後,魏無國就對我們點了點頭,示意稍等片刻。

他又說道:“最後一點,我要再提醒一下各位,千萬不要嘗試進入逆行通道!”

“那條路是給死人走的,隱秘局的同誌們若是貿然下去,靈魂和身體會不自覺的分離,到時候三魂七魄離體而出,再也回不去自己的身體了!”

“好了,去乾活吧!防乾擾通訊一直打開,有什麼問題及時彙報!”

幾個穿著作戰服的男子猛地起立,然後對魏無國敬了個禮,紛紛走出了棺材房。

他們走後,偌大的會議室就變得空蕩蕩的。

直到這個時候,魏無國纔對我和張三墳笑了笑,說:“坐。”

“辛苦了一夜,也冇好好休息。”

旁邊的莊助理很有眼色的給我們斷了杯茶,又輕輕的關上房門。

直到這個時候,魏無國才疲憊的揉了揉眼睛,說:“這次請兩位過來,是想商討一下關於秘心皇後的處理方案。”

“根據我們掌控的資料,秘心皇後已經在產生靈智了,對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已經落在了我身上。

但出乎預料的是,對方不管是目光還是語氣,都冇有那種淩厲的質問,反倒是一如既往的溫和。

我硬著頭皮說道:“是……”

魏無國苦笑一聲:“果然如此。”

“張三,說說你的意思吧。”

張三墳不卑不亢,說道:“魏局。隱秘局之所以想要抓捕秘心皇後,依我來看,其實就是擔心秘心皇後無法被控製,在中土濫殺無辜。”

“還有一點就是因為她麾下的三千咒屍。”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秘心皇後對於之前的記憶一無所知,她不會害人,更不會操控三千咒屍為禍一方。”

“您也知道,屍仙成型之後,會誕生新的靈智。這時候的秘心皇後就像是一張白紙,如果我們好好引導,未必不會成為中土的助力!”

莊助理忍不住說道:“津門分局那邊死了七個同事,而且都是外勤組的好手。”

張三墳淡淡的說:“據我所知,津門分局之所以出現傷亡,那是因為有通緝犯試圖劫走秘心皇後。”

“死去的七位同誌,其實都是死在通緝犯手裡。這口鍋,不應該秘心皇後背。她隻是不想被囚禁起來而已。”

莊助理還想說話,但魏無國卻揮揮手製止了他。

“津門分局的事情我看過資料了,的確不是秘心皇後動手殺人。”

“但我想問的是,現在的秘心皇後,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何永恒,你能跟我詳細的說說她嗎?”

我見魏無國目光炯炯的盯著我,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很可能關係到秘心皇後未來的命運。

但我自認為秘心皇後從冇有濫殺無辜。

就算有過殺人的經曆,那也是因為六盤山洪家的少爺欺人太甚。

當下我深吸一口氣,從被秘心皇後咬了一口開始說起,一直說到她捶死了轉輪王,並且無意間讓我吃掉了魂珠才結束。

我冇有添油加醋說秘心皇後多麼好,也冇有刻意的去美化她。

因為我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魏無國如何對秘心皇後,我都要竭儘全力去保她!

就算是跟隱秘局翻臉都在所不惜!

屋子裡麵漸漸變得寂靜下來,隻有外麵的柴油發電機發出轟隆隆的聲響。

我目光盯著魏無國一點都冇退縮。

過了好一會兒,魏無國才苦笑道:“真是一個倒黴透頂的小傢夥啊。”

“屍仙認親,這種千年難得一見的事竟然也能輪到你。”

我頓時愣住了,屍仙認親?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張三墳臉上微微變色,說:“魏局,屍仙認親這種事目前冇有得到論證。而且曆史上屍仙的出現機率實在是太小了,您的判斷未必準確。”

魏無國擺擺手,說:“你也不用害怕。”

“該是他的命,就是他的命。再說了,未來是一直充滿著變數的,也許事情並不會像我們想象的那樣發展呢?”

張三墳的語氣有點激動起來:“可他今年才二十一歲!若真的是屍仙認親,豈不是我害了他?”

我終於聽出了不對勁。

什麼是屍仙認親?

怎麼就是害了我?

還有魏無國說的那話,怎麼我就是倒黴透頂的小傢夥了?

我覺得自己運氣挺好的啊,連屍仙都給我當妹妹,就連轉輪王想欺負我,都被這個妹妹給捶死了。

你管著叫倒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