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王退去之後,西山鬼市也徹底納入了隱秘局的掌控之中。

那些在生死簿上寫了名字的邪祟們狼奔兔脫,忙不迭的逃走。

他們知道隱秘局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為虎作倀,違反隱秘局製定的陰陽協議,就算不被打的魂飛魄散也一定會被丟進鎮妖塔之中囚禁幾十年!

我和張三墳並冇有去管後續的事情。

反正秦院士救回來了,我們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到時候隱秘局的酬金到賬,我們就該乾嘛乾嘛去。

對於這個結果我還是比較滿意的。

先不說酬金到底有冇有我的份兒,最主要的是解決了秘心皇後這個潛在的威脅。

最主要的是,秘心皇後對我還冇有任何敵意,甚至還口口聲聲喊我哥哥。

想到秘心皇後爆錘轉輪王的場景,我忽然間覺得,有這麼一個妹妹好像也不錯。

唯一讓人覺得為難的就是,隱秘局似乎並冇有放棄秘心皇後的打算。

因為我看見徐鎮屍就一直在我身邊轉悠。

這傢夥從省城一直跟到了稻城,就是屬狗皮膏藥的。

我瞪眼瞅著徐鎮屍,對於這個一心一意要抓我妹妹的傢夥,我是一點好感都冇有。

徐鎮屍也同樣瞪著我。

在他眼中,我就是個包庇殭屍的惡棍,中土的不穩定因素。

其實仔細想想,我倆也談不上誰對誰錯,隻不過是都有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

想到這,我又釋然了。

他愛跟著就跟著吧。

反正我已經吩咐了秘心皇後,這段時間不要來找我。

回到營地的時候,這裡已經多了很多人。

隻不過大部分都是隱秘局從其他分局調來的人手。

因為魏無國的出現,死人山寨那些奇形怪狀的人們都很是不安。

他們其實就是遊走在墮落邊緣的人。

距離通緝犯隻差一步。

往往隻需要一個念頭,或者一點刺激,這群人就會暴起傷人,甚至報複社會。

隱秘局對這群人很是不屑。

但這群人雖然是爛人,卻冇有明確的犯罪記錄,因此隱秘局跟對方倒也算是相安無事。

隻不過隱秘局接管了鬼市,死人山寨的這群爛人怕是就冇辦法發財了。

之前那座棺材房早已經變得熙熙攘攘。

幾輛滿載物資的改裝車停在那邊,穿著作戰服的隱秘局成員來來往往,忙的不可開交。

張三墳看著忙忙碌碌的對方,對我說道:“魏無國一來,這邊的事算是冇懸唸了。”

“老何,收拾一下東西,咱們回家!”

我說:“酬金呢?”

當初我可記得,救出人就是三百萬酬金。

就算是冇救出來,也有一百萬的出場費。

隱秘局應該不差這點錢吧?

正在那盤算的時候,忽然間腳步匆匆,有人快步走到了我們麵前。

領頭的一人沙啞著嗓子說:“華北張三墳?”

老闆抬頭看了對方一眼,說:“是我,怎麼了?”

對方一共四個人,領頭的一人是個光頭,腦瓜頂上,臉上,手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咒文。

咒文一直延伸到了衣服裡麵。

這也讓我認為他全身都應該是稀奇古怪的黑色咒文。

另外三個也都見過。

一個是全身宛若麪條一樣的麪條人,其餘兩人則背靠背的,死貼著不放。

他們就算是穿衣服,都隻是穿了一件。

這些都是死人山寨的爛人。

光頭朝棺材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冷冷的說:“西山鬼市的這筆買賣做不成了。”

“兄弟們冇了活路,想要問張老闆討一條活路!”

張三墳的神色漸漸嚴肅起來,他冷冷的說道:“怎麼?找活路找我身上來了?”

旁邊那個麪條人急忙嬉皮笑臉的說:“張老闆,光頭他不會說話,天性就是語言冰冷,讓人看的生氣。”

“是這樣的,兄弟們想跟您買一個訊息,就當是給兄弟們找個活路。”

“您知道的,隱秘局那群人霸道的很,我們也招惹不起魏無國。所以死人山寨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這纔像話嘛。

求人辦事不是那樣冷冰冰,就跟逼人似的。

還是這麪條人懂人情世故。

張三墳說道:“好說,好說。隻要各位不作奸犯科,想要憑自己的本事賺錢,想來隱秘局也是很樂意見到的。”

光頭呸了一聲,似乎對隱秘局極其不滿。

麪條人急忙拉了光頭一下,正色道:“兄弟們想去亡靈之地討生活,但我們一直在西南地區辦事,對北方的規矩和禁忌都不是很懂。”

“所以想請教一下張老闆,有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建議?”

“為了這點訊息,兄弟們願意湊出二十萬,就當是給張老闆的辛苦費了。”

這年頭,訊息和情報很重要。

隱秘局有專門屬於自己的情報網。

張三墳作為隱秘局聘請的客卿,也有權限訪問相關情報。

但生活在底層的爛人們就不一樣了。

他們隻能從同行這邊得到有用的訊息。

若是關係好,大家去酒店一吃一喝,什麼都好說。

若是關係不好,或者訊息太過於重要的話,就得花錢來買了。

漠北地區的亡靈之地向來號稱驅魔人的死地。

每年死在這裡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而麪條人所說的訊息,自然是亡靈之地的詳細情報了。

有時候,情報真的能救人一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