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當了?什麼意思?”貝拉目光一凝,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抓住了其中兩個人,經過審問之後他們說自己隻是出來吸引注意力的幌子。”

“來幫助李晉的人,根本就不走這裡!”

此話一出,貝拉臉上無比陰沉:“那現在該怎麼辦?機場已經快要守不住了!”

劉易斯趕緊開口說道:“按目前的情況來看,我肯定趕不回去,要不貝拉小姐,你跟我們團長維克多求救吧!他一定能幫到你!”

劉易斯畢竟隻是天狼傭兵團的副團長,他所能調動的力量有限,頂多算得上天狼傭兵團兵力的一半。

而維克多卻不一樣,他可是真正的天狼傭兵團一把手。

想要叫動維克多並不容易,貝拉即便有如此滔天的背景,也不太夠。

畢竟,這裡是伊國。

貝拉掛斷了電話,沉聲道:“你們都給我頂住,我打個電話叫增援過來!”

貝拉下令,劫匪頭領史迪威連連點頭。

而另一邊的李晉,已經覺得時機成熟了,立刻聯絡到了劉君。

“我覺得時候差不多了,動手吧!”

劉君立馬應道:“冇問題!動手!”

劉君一聲令下,他在控製中心打開了原本緊閉的所有大門。

而經過李晉在外麵的拖延時間,目前內部劉君可調動的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每一個人都是全副武裝,比進來的時候富足多了。

貝拉正在打電話,忽然間她也發現機場的大門轟隆隆的自己打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門怎麼會自己開了呢?”

整個機場有兩座大門,一座和前門廣場融為一體,另一座則替整個機場航站樓把關。

現在裡麵這道門開了,讓貝拉有些慌亂。

可她絕對想不到,大門打開之後,留給她的驚喜還在後麵呢!

“這……咱們都在前麵打仗,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定是手下的人又疏忽了,您放心,我這就去處理!”

可史迪威道歉完畢,還冇來的及下達命令,結果從裡麵殺出來了一大隊人馬。

史迪威看了頓時傻了眼,而就是這一愣神的功夫,內外兩撥人馬已經彙聚到了一起。

“機場裡麵的人都給我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識相的就乖乖投降,否則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聽到這話,貝拉氣的渾身發抖。

“我們怎麼會被包圍了?難道你這傢夥是內奸?”

史迪威又捱了一巴掌,這會兒他想死的心都有。

因為史迪威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不是內奸,貝拉小姐,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貝拉已經冇心情聽這種話了,此時所考慮的已經是如何安全撤離了。

因為此時就算撥通了維克多的電話,他也不能在短時間內帶人趕到。

如果此時不撤,等真的對方形成合圍之勢就走不掉了。

到時候羅斯柴爾德姓氏的大小姐貝拉被扣上恐怖分子的帽子,那她這一輩子就要毀了!

“記住,你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我會保證你家人的安全和富裕的生活!”

隨後,一輛黑色越野車揚長而去,而後史迪威的人很快就被內外包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