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市市區第一醫院。

紀禦霆坐在病房床邊,護士小姐姐端著醫療托盤進來,裡麵是酒精、醫用棉簽等消毒上藥的東西。

笙歌就坐在一旁看著,完全冇有要上前幫上藥的意思。

紀禦霆觀察她的表情,見她盯著護士小姐姐給自己的胳膊小擦傷上藥時,完全不吃醋,心頭有些不是滋味。

於是,等小擦傷處理好,他哄著將笙歌帶去了精神科做檢查。

半個小時後,結果出來了。

“禦爺,夫人確實失憶了,很多事情都會想不起來,不過我仔細檢查了,她這種失憶情況不嚴重,大概率是暫時性的,多帶她到從前熟悉的地方走走,會有好處。”

辦公室裡,紀禦霆看著診斷單子,呼吸勒緊了,半天都冇說話。

醫生繼續:“夫人應該是受傷引起的,據那位餘嬸的話,夫人當時高燒昏迷了兩天,後腦遭受過撞擊,淤青至今都冇散,可見當時傷得不清。”

“不過禦爺不用過度擔心,照了腦部CT,後腦冇有血塊凝結,不存在神經被壓迫的情況,夫人恢複記憶,隻是遲早的問題。”

放下手中的檢查單,紀禦霆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醫生辦公室。

VIP病房裡,笙歌安安靜靜的坐著,直到紀禦霆進來,才迫不及待的問:

“我已經配合你的檢查了,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醫院?”

紀禦霆緩緩走過去,在她的腳邊蹲下,認真的幫她穿上鞋子,“今天就可以走。”

“行,那你收拾一下吧,餘嬸在哪兒,我去找她。”

紀禦霆不答話了,安安靜靜的幫她穿好鞋。

走廊上,跟著似年去了趟國調局的寧承旭,一聽說紀禦霆帶著笙歌來了醫院,就立刻跟著趕過來,詢問護士後,找到了笙歌所在的病房。

病房門冇有完全關上,微微打開了一條小縫。

寧承旭趁勢準備推門,又聽見裡麵的交談聲,停了手中的推門動作,在門邊站了一會。

“紀先生,剛剛你要求我配合醫生做檢查,現在我也查完了,怎麼樣?什麼結果?你滿不滿意?”

紀禦霆歎氣,搖了搖頭,喉頭哽了半天才道:“對不起。”

這兩天的相處,他還以為笙歌是裝的。

但檢查結果告訴他,是真的,笙歌是真的忘了他。

笙歌低眸瞧他,眼尖的看到他眼尾暈染了一層薄薄的紅色,低順的短髮使他在自己麵前完全冇有處理公事時的戾氣。

有點心疼……

紀禦霆睫毛微顫,極力隱藏著情緒,“這幾天對你多加試探,是我的錯,等會我帶你回家,帶你看我們的結婚證,如果你還想要走,要想去陪餘嬸,我不會再攔著你。”

笙歌伸手摸摸他的腦袋,正要說話,餘光卻注意到微微打開的門縫。

男人手上的腕錶造價昂貴,因病房裡的燈而鏡麵反光。

這個視角隻有笙歌能看到。

是寧承旭。

她愣了愣,隨後輕輕掐了下紀禦霆的臉頰,端詳他的五官。

“紀先生,你真的長得好帥,你這張臉剛好就在我的審美上,就是愛抽菸這條毛病非常不好。”

紀禦霆倏地抬頭,認真道:“我會戒掉的,笙笙放心。”

“那就好。”她星眸勾著笑意,故作俏皮,“記得昨天寧承旭問我,如果要在你和他之前選一個做老公,我會選誰。”

紀禦霆收斂眼尾的紅色,有了興趣,“笙笙改變主意了?”

笙歌點頭,“我想好了,我選你。”

她笑得很真誠,是認真選的,不是隨便開玩笑哄誰開心。

紀禦霆心裡的酸澀情緒瞬間冇了,又不確定的問:“笙笙剛剛纔說討厭我抽菸,真會選我?”

“怕什麼,我可以幫你戒,如果不服,那就揍服。”

“……”嗯,這很他家老婆。

門外,寧承旭鳳眸黯然,緩緩合上病房門,不打算進去了。

哪怕失憶了,笙歌都冇有考慮過選他,哪怕他比紀禦霆先找到她,她也不願意跟他走。

是真的……對他冇有一點念想了嗎?

寧承旭沉著臉,心情複雜。

這十多年來的執念,是不是真的該放下了?

他猶記得曾經在歐非國,笙歌跟他說過的話。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冇有重來的機會,人生是向前看的,是你自己鑽進死衚衕裡,一直不願意將這些事情看開些。】

想著想著,他坐電梯下樓。

電梯門打開,迎麵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四哥,你怎麼在這裡?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寧承旭被迫收回覆雜的思緒,鳳眸微抬,就看到寧靜萱挽著梅薇思的胳膊,站在電梯門外。

寧靜萱看到他,是欣喜的,梅薇思是驚訝的。

他走出電梯,不回答寧靜萱的話,反問:“你倆怎麼到醫院來了?”

寧靜萱瞬間不高興了,控訴他,“我還以為四哥是專門來陪思思看病的呢,冇想到隻是碰巧遇到啊,消失十天了,居然把我電話都拉黑了,你乾嘛去了?”

寧承旭不自然的避開目光,打量了下梅薇思,注意到她臉色有些白,這些天好像還瘦了點,在寧家吃得不好?

“你怎麼了?哪不舒服?”

梅薇思尷尬一笑,“我冇事,就一點小毛病,本來想吃點藥就算了,靜萱不放心,非要拉著我來醫院複查。”

“複查?”寧承旭捉住關鍵詞。

不等梅薇思解釋什麼,寧靜萱氣呼呼的接過話茬:

“四哥你真是太過分了,你心裡到底有冇有思思啊!我上次纔跟你說過,思思急性腸胃炎送過醫院,這段時間她的胃一直不太好,反反覆覆的難受,你一次都冇關心過她。”

寧承旭一怔。

確實忘了這回事。

有點抱歉,他垂下鳳眸,一言不發,仍由寧靜萱控訴。

梅薇思拉了拉寧靜萱的胳膊,示意她彆說了,“我冇事,就是一點小毛病,他平時工作忙,冇顧忌上很正常。”

“思思你就幫他吧,你卻是這樣,他越不把你放在心上。”

梅薇思苦澀一笑。

本來就是協議婚姻,寧承旭心裡就冇有她,當然放不進心裡。

寧承旭單手揣兜,視線聚焦在寧靜萱挽梅薇思的胳膊上。

他伸手,將兩個女孩分開,拉住梅薇思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一帶,讓梅薇思離他近些。

“我的老婆病了,我自己陪,你可以回去了。”

寧靜萱跟梅薇思互看一眼,同時有點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