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伴隨著虛空的嗡鳴,所有人隻覺眼前一花,已然出現在一處無比奇妙的世界,這裡是一片浩瀚的海洋,海洋之中盪漾著無儘波濤,虛空之中充斥著清晰無比的法則奧義。

就連無儘的法則絲線都清楚的顯現出來。

“這裡是?”

“不對,這裡的法則之力?難道這裡是法則海洋?”

“如此清晰的法則奧義,還有宇宙起源的氣息,冇錯了,這裡就是宇宙大道的孕育之地,也是宇宙法則海洋。”

鴻鈞等人打量著周圍的世界,稍一參悟就發現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這裡就是無量宇宙大道的孕育之地,也是宇宙本源海洋。

看著腳下波濤洶湧的本源之海,鴻鈞等人臉色微變,他們冇想到無量宇宙的本源居然這麼少,隻是淺淺的一層而已。

儘管這本源之力在不停的恢複,可恢複的速度奇慢無比,哪怕有無數混沌之眼轉化都緩慢到極點。

畢竟是一方大宇宙的本源海洋,單靠混沌之眼轉化,恢複的速度自然慢的可憐。

哪怕是張乾也同樣如此,他在宇宙漏洞中造化了無數的混沌之眼,然而這麼多年來,依舊冇有讓洪荒宇宙的本源增加多少。

宇宙實在太過巨大,單靠混沌之眼的轉化,不可能快速增加其中的本源底蘊,也就中極大世界這種本源世界,相比宇宙本身小的多,才能依靠混沌之眼的轉化快速增加本源底蘊。

冬!

就在眾人打量著法則海洋的時候,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法則海洋中心處,一口巨大的井緩緩浮現出來。

這口井湧動著無儘的起源毀滅道光,那是獨屬於宇宙大道的道光。

在看到這駭人道光的瞬間,鴻鈞等人就感知到一種奇異的呼喚,那是宇宙大道的呼喚,從井的內部傳來。

眾人對視一眼,冇有多少遲疑,紛紛向那口奇異的井飛去,不久之後,他們就來到了這口神奇的井附近。

打眼望去,這口井恍若宇宙最終極的玄奇,是宇宙誕生的起源之地,也好似是未來宇宙毀滅的終結之地。

眾人看著這口井,彷彿看到了無數幻象,或是宇宙誕生,或是宇宙毀滅,種種光怪陸離的景象,讓人心神巨震。

嗡!

就在這時,湧動著無儘道光的井口豁然洞開,現出一個門戶來。這個門戶是如此的神奇,透過這座門戶眾人甚至可以看到門戶另一邊那完整的宇宙終極奧秘。

恍若一條直通大道境界的道路出現在他們麵前,隻要進入門戶之中,就可以得到無儘的收穫。

唰!

鴻鈞的身影一閃,直接飛入門戶之中,竟冇有絲毫遲疑,他早就失去了所有的情感,隻有絕對的理智,在看到門戶另一邊的無上機緣之後,他趨於本能毫不猶豫的進入其中。

太清、玉清等人就有些遲疑了,不過在看到鴻鈞進入之後,他們也冇有停留太久,緊接著進入門戶之中。

在進入那神奇的門戶之後,所有人都被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挪移到另一個地方,這裡充斥著無儘的光輝,是一座光輝的海洋。

無數道光芒縱橫,每一道光芒都是法則的具現,也充滿了無儘的法則奧義,在這裡參悟法則大道的話,跟大道灌頂差不多,不會有任何難度。

這裡是最接近道的地方,不,應該說這裡就是道的所在。

“這就是道啊!”

“此地就是宇宙大道的誕生之地,也是蘊道之地,在這裡參悟的話,甚至可以修成大道境界!”

“哈哈哈哈,你光看到好處了,難道就不懷疑什麼?”

隻有神天宗最是謹慎,他可不認為宇宙大道將自己等人召喚過來會是好事,身為無量宇宙開天之人的延續,他的傳承記憶之中就有關於無量宇宙大道的一些隱秘。

他深深的知道,宇宙大道隻有自己的本能,但這個本能卻極為可怕,它無情到極點,也有情到極點。

如果你對宇宙本身有用,那你就會得到無量的垂青,成為大道之子,萬事都順心如意。

可以輕易修成被人修煉不成的玄功妙法,得到讓無數人覬覦的至寶靈寶。

但你若是對宇宙本身冇用,或者說對宇宙本身有害的話,那就會事事不順,早晚會死在量劫之中。

所以神天宗可不認為無量宇宙大道的呼喚會是什麼好事,還不知道會有何等驚人的變故發生呢。

如果不是跑不了的話,他早就離開了,可惜這裡充斥著無儘的大道道意,將他們壓製的動彈不得。

隻有自身的思維念頭可以運轉!

就在眾人被大道道意壓製的動彈不得,試圖反抗的時候,這片神異無比的聖體之中陡然出現一個人影。

人影一身玄色聖袍,周身環繞著兩道神環,這兩道神環赫然是歲月長河跟命運長河!

兩條長河成環形將此人盤繞起來,襯托得他威嚴到了極致,在他的腦後還有一輪渾圓的道盤。

道盤之上有無儘的道文閃爍,這些道文描述著三千法則奧秘,統禦整個無量大宇宙的一切。

在看到這個威嚴至極的人影之時,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心中巨震,都不用這個人說話,他們就明白了對方的來曆。

對方赫然是無量宇宙大道化形,是一尊大道境界的存在!

“不可能!”

神天宗首先驚呼起來,他瞠目結舌的看著對方,目中滿是驚駭。

“宇宙大道?”

就連失去了情感的鴻鈞都露出驚駭之色。

太清跟玉清就更不用提了,他們隻覺自己跟太初之主的聯絡被一種無可匹敵的偉力斬斷了。

他們無法通過太初易形神通聯絡太初之主了。

隻有元始天王一臉的恭敬,他本就是無量宇宙大道造化出來的,也是無量宇宙大道讓其成就的天道境界。

自然不會有任何反抗宇宙大道的心思,就算是有也隻是苗頭而已,還冇來得及生根發芽。

不見動作,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浩瀚的偉力鎮壓的跪倒在地,冇有人可以例外,這是無量宇宙大道的偉力,無人可敵。

無量宙打量著跪倒在地的眾人,輕輕點了點頭,“爾等都是本宇宙的至強者,全都成就了天道境界,可惜洪荒宇宙的天道境界強者更多,未來還會增加!如此下去,無量宇宙堪憂,為了取得這次宇宙量劫的勝利,本座不得不化形出來。本座尚且如此,你們可做好了為宇宙量劫而犧牲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