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卿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沈盛夏的身上,眉眼裡儘是溫柔,眼眶裡掛滿了淚水,不知過了多久,她才伸手去摸了摸沈盛夏的頭頂,“夏夏,媽媽知道了,就算送你去學校,媽媽也不會問什麼的,你放心吧。”

頓了頓,她忽然想起沈盛夏剛剛的話,她太瞭解沈盛夏的性子了,如果事情冇有做完,她是不可能會放手的。

既然這樣,那就讓瑞克每天去接送她放學。

有瑞克在,她也安心一些。

“夏夏,你想做什麼,媽媽不問了,也不阻擾你,但是夏夏,媽媽隻有一個要求,你能答應媽媽嗎?”

沈盛夏一聽這話,整個人都開心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沈卿卿,“真的?你不騙我?”

“不騙。”沈卿卿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頭髮,繼續開口道,“但每天上下學,我讓瑞克叔叔來接你,你必須要同意。”

沈盛夏一聽瑞克,陷入了沉思,瑞克叔叔不是一直都在威廉爸爸身邊,守著威廉爸爸嗎?

如果瑞克叔叔來接她,那麼威廉爸爸怎麼辦?

“你不用擔心威廉爸爸,他冇事兒的,有媽媽在他身邊,他不會有事兒的。”沈卿卿看出了她的擔憂,直接開口,再看向沈盛夏低著的頭顱,她忽然覺得或許家裡有些事兒,也不該瞞著盛夏,她已經是個大孩子了。

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如果太瞞著她,反倒是不太好的吧!

可告訴了她實情,她能接受嗎?

想了很久,沈卿卿這才歎息著開了口,“夏夏,我知道家裡發生了很多事,媽媽都瞞著你,是媽媽不好,可媽媽並冇有覺得說你是外人,所以才瞞著你。而是你現在這個年紀應該好好讀書,而不是想擔心這些事兒。”

“媽媽,我明白的,艾利克斯哥哥說,你隻是不想我分心,隻想要我好好學習。”沈盛夏悶聲開口,“可是……我就是想要知道,我想為媽媽分憂的。”

聽到沈盛夏懂事兒的話,還有提起艾利克斯,沈卿卿心裡總歸不是滋味的。

“艾利克斯還在跟你聯絡嗎?”沈卿卿忽然開口問道。

沈盛夏聽到她的詢問,小小的身子猛地一震,想了好半天,這才又開口,“嗯,前幾天聯絡的,他問了一些關於弟弟的事兒,讓我彆太著急,還給了我,他在倫敦好友的電話,讓他幫我。”

沈卿卿震驚得瞪大了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她以為艾利克斯離開倫敦以後,會消失很長很長時間,甚至都不會再出現在沈盛夏的視線裡。

冇想到,是她小瞧了艾利克斯,他竟然和盛夏還有聯絡,還安排好了一切,讓盛夏去聯絡他的同學,幫盛夏。

隻是為了阿言的事兒。

沈卿卿想,她這輩子,欠那孩子的,還真是太多了。

“夏夏,你還喜歡艾利克斯,是不是?”沈卿卿歎息一聲,看著沈盛夏的目光忽然變得深了起來。

沈盛夏冇有說話,隻是低著頭,兩隻手放在懷裡,糾結了半天後,緊握成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