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謝謝各位領導安排的如此周到!”張敬由衷地感謝道。

“嗬嗬,1身輕鬆了?”高傑微笑道。

“輕鬆了,不過有些細節問題還需要向領導們請教。”

“細節問題?你說說。”冷鋒介麵道。

“嶽飛想知道,為什麼要分水6兩路出發,又在漢陽彙合,入洞庭溯湘江南下走靈渠再到邕州?”張敬陳述道。

“哦,嶽飛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冷鋒說著看了1眼嶽飛,嶽飛立即昂首挺胸,坐的筆直。

“這次南征不是單純的軍事行動,它同時也是1次政治和經濟活動,是1次華髮會政治理念和經濟發展思想在水運路線沿途各地的路演。”

“這1年來,華髮會在大宋的政治經濟活動,受益區僅限於大宋京畿4路,南方除了獲得新的海漢商品外,老百姓受益並不明顯,比如義務教育和平價醫療。”

“這次南征水運路線的選擇,是有講究的,除了彈藥補給外,冗餘噸位全部交給華夏航運,用來裝載3大工業區的商品,華夏航運1邊走1邊銷售,同時購買沿途特產,異地銷售,再用所得利潤,在邕州就地購買糧食和肉類及副食品,儘可能活躍沿途各地的經濟,傳播華髮會的政治理念!”

冷鋒說得眉飛色舞,把張敬、嶽飛等人聽得目瞪口呆,打仗的同時還不忘傳播華髮會的主張,不忘做生意,水運路線發揮的政治經濟意義是如此重大,這思路太清奇了吧!

把淄重後勤交給1家商業企業負責,這也是1次新的嘗試。

張敬、譚向東經不住鼓掌叫好,嶽英雄、慕容功、李憲也跟著鼓掌。

最後張雋豪、高傑、冷鋒也鼓掌應和。

“這個主意是小唐提出來的,嗬嗬,這傢夥腦子越來越好使,通過這次水6聯運,可以順便打通長江沿線各支流的航線,加速長江流域的商品和當地特產的異地流通,經濟意義重大。”張雋豪開心地說道,對唐德勇的欣賞之意,溢於言表。

讀者身

“嗬嗬,小唐這傢夥鬼點子就是多!”張敬附和道。

“張敬,這次華髮會將投入4艘柴油動力貨輪,排水量達到660噸,進入湘江後作為牽引動力拖運平底貨船到邕州,速度不耽誤速度。”冷鋒補充道。

“那真是太好了!”張敬等人笑逐顏開。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次南征,對你們而言最大的挑戰,是熱帶叢林生存和作戰經驗的積累。”

“所以,總部決定在特戰隊各組抽調1半的隊員,組成教導隊支援南征軍,為南征軍提供熱帶叢林生存和作戰培訓支援。”

“那真是太好了!”冷鋒話音剛落,李憲就大聲叫好。

“嗬嗬,當然點子偵查組除外!”冷鋒繼續補充道。

“參謀長,冇事,咱們暫時還用不到點子偵查組的高科技技術,特戰隊員本身的點子偵查設備和技術已經足以應對訓練和作戰需求了。”

張敬表示理解,點子偵查組的兄弟們還有更重要的科研任務,用在南征行動中不啻於大材小用。

“不錯,總部也是這麼考慮的。”

“參謀長,最後1個問題,新兵配發什麼武器?”

“原則上,所有新兵統1配發鐵血1式栓動步槍,優秀士兵可以配發56式半自動步槍,甚至85式狙擊步槍。”

“哦,明白,參謀長,我們的問題解決了!”

張敬等人都鬆了1口氣,笑逐顏開地敬禮離去。

在另1個辦公室,徐銳、李乾順、李天成、耶律那也聚在1起,室內煙霧繚繞。

大家看著罌格蘭島地圖,耶律那也正在抓耳撓腮,李天成在1支接1支的抽菸,因為徐銳讓他們分彆提出遠征罌格蘭的初步方案。

李乾順貌似輕鬆,表現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輕鬆,其實心裡砰砰直跳,恨不得以身代之,這可是熱兵器的實戰演練。

李乾順現在手裡有4個鐵血1式栓動步槍營,仿捷克zb26輕機槍到班1級,營級重火力裝備的是56式班用機槍。

各級軍官都是戰術教官和偵察連培訓出來的,實際上李乾順並不熟悉火器營的戰術組合與指揮,所以李乾順覺得這是1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同時,李乾順也覺得徐銳有意培養自己在這方麵的能力。

[email protected]>^>

“天成,那也,那裡有兩張辦公桌,把你們自己初步構想擬個提綱出來,然後再討論吧!”徐銳見兩人久久不做聲,便提議道。

這對兩人絕對是1次重要的考驗,平常他們都是站在自己的職務崗位上,考慮1個營的戰術目標和戰術組合。

根本不需要考慮6千人規模的大兵團作戰,這裡麵涉及到的後勤保障就讓他們頭疼。

以前,他們幾乎不考慮這些問題,就想有錢的闊少爺,從不考慮是否會缺錢花的問題。

2人聞言,默默地走到辦公桌邊坐下來,拿出紙筆,開始書寫作戰構想。

在張雋豪的辦公室裡,張雋豪、王建軍、高傑、冷鋒都在,耶律大石坐在沙發正在陳述自己的所需要的資源。

“司令,因為卑職身兼新疆省主席,又要訓練山地旅,省會駐地在高昌,那裡根本就冇有山地,如何訓練山地旅?”

“所以,卑職要求將省會駐地遷到於闐,那裡離吐蕃較近,有高原山地,還有0星的吐蕃小部落,是優質的兵源地。”

耶律大石的格局就是不1樣,畢竟是曆史上的1代雄主,看問題的高度和角度都異於常人。

“耶律主席所慮極是,於闐的位置非常重要,控遏吐蕃羌塘西部,是吐蕃西部最大的高山草甸草原區,遠離吐蕃政治中心邏些城,蕃族部落與邏些城也有些離心離德。”冷鋒讚賞道。

說,

“而且從於闐出發到邏些城,冇有大河阻隔,地勢相對平緩,確實是1個最佳的前進基地。”

“參謀長,您過獎了!我也是在地圖上看到的,這是我唯1的選擇,既是最佳前進基地,隻能說明,這是天假其便。”耶律大石謙虛道。

“耶律主席不必過謙,你繼續...”冷鋒鼓勵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