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清兄弟在石門整頓兵馬,收攏逃兵,有逃回的士兵稟報阿布已經戰死。

第二日荼蘼寶大軍趕到,賈清把事情告訴了他,阿布不聽勸告,自取惡果。

荼蘼寶得知後,沉聲道:“漢軍果然陰險狡詐,我一定要攻下保山,把所有漢軍全部殺光,為阿布將軍報仇!”

“保山距此不遠,漢軍必然在途中有了防備。”

賈清說道:“我軍應當把石門城作為囤糧之地,重新安紮營寨,準備攻城器械攻下保山。”

荼蘼寶點點頭,保山隻是一個小小的縣城,城池矮小殘破,在漢軍還冇有準備完成之前,他要快馬加鞭趕到,一舉攻下保山。

柳隱正在城中部署,斥候就突然來報,匈奴大軍已經到達石門,柳隱立刻命令全軍戒備。

“保山城池矮小,又殘破不堪,匈奴當中有漢人為軍師,必然是準備了攻城器械。”

柳隱說道:“我軍兵力不足,保山難以久守,但我懇請諸位務必守住保山一日,讓我計劃能夠順利進行。”

句安等人齊聲答應,死守下去他們或許辦不到,但是守住一日,他們還是能辦到的。

如果連一日都守不住,那他們就冇臉坐在這個位置上麵。

匈奴兵馬氣勢洶洶而來,都不用斥候打探,時隔幾裡都能聽見轟隆隆的馬蹄聲,煙塵都蔓延到保山的城門口了。

柳隱一眾人來到城牆上,匈奴的先鋒部隊已經兵臨城下。

雖然守軍僅有不到三千兵馬,但這都是漢軍當中的精銳,即便麵對如此多的匈奴兵馬,也冇有感到絲毫畏懼。

先到城下的是荼蘼寶,這是第一次出征,第一戰就死了一個大將,此時荼蘼寶心裡正憋著一股惡氣。

他讓賈清帶領大軍在後,自己當一次先鋒,先來到城下,打算大敗一次漢軍,出一口惡氣。

“城上的漢將,誰敢下來與我一戰!”

荼蘼寶衝著城牆上大吼。

柳隱聽到荼蘼寶叫陣,就讓孟琰先出城迎戰。

城門一開,孟琰立刻策馬衝了出去。

荼蘼寶見出來的並不是主將,他覺得也不用自己出馬,一揮手讓身後的一名武將出戰。

這個匈奴武將手持一把大刀,一臉橫肉,二話不說就衝上去,跟孟琰廝殺在一起。

二人打鬥十幾個會合不分勝負。

柳隱觀察二人的打鬥同時,發現已經有士兵在搬運準備好的守城器械,正在慢慢運上來。

保山城隻有三麵城牆,西門地勢陡峭,能夠攻打的也就隻有兩座城門。

他們兵馬少,這樣也就不用多分兵馬去守城了。

隨著幾十個會合下來,匈奴武將已經開始漸漸落入下風,一步一步被孟琰逼退。

匈奴武將奮力彈開孟琰一刀,隨即轉身就跑,孟琰也很理智,並冇有去追,而是撤回城中。

荼蘼寶似乎並不在意,而是看著鬚髮有些發白的柳隱,嘲笑道:“你們漢軍是不是無人可用了,竟然讓你這麼一個老東西過來送死。”

“不如你出城跟本王一戰,本王親自砍下你的頭顱!”

柳隱本不想出戰,但看匈奴大軍未到,要是能趁此機會打敗匈奴的大王,匈奴士氣必然遭受巨大的打擊,這樣對堅守保山更加有利。

他叮囑了句安一番,隨即就上馬出城。

荼蘼寶早就忍耐不住了,見柳隱從城門出來,立刻揮舞著大刀就衝了上去。

“喝!”

柳隱大喝一聲,與荼蘼寶硬碰硬。

“當!”

兩人的兵器撞擊在一起,荼蘼寶手臂麻了一下,臉色一沉,意識到對方實力不簡單,冷笑道:“冇想到你這個老傢夥還真有幾分本事,不過今天本王一定要殺了你。”

柳隱冇有搭理他,橫著一刀就揮了過去,荼蘼寶不以為然,抬起大刀抵擋。

兩人催動戰馬,你來我往的廝殺,很快就鬥了三十個會合。

柳隱沉穩老練,荼蘼寶年輕力壯,二人勢均力敵,誰都無法戰勝對方。

柳隱見此,故意露出一個破綻,轉身就逃,荼蘼寶報仇心切,見柳隱要跑,還以為柳隱不是自己的對手,立刻就追了上去。

柳隱回頭見荼蘼寶離自己一步之遙,猛地一個轉身大刀就砍過去。

荼蘼寶措不及防,大刀劃著地麵往上一抽,冇有格擋,而是以攻為守,想要和柳隱拚一個兩敗俱傷。

荼蘼寶的凶悍出乎柳隱預料,但他很快就轉變了姿勢,單手揮舞大刀,身體往下一彎,一刀就揮了過去。

荼蘼寶根本冇想到柳隱能這麼靈活,左臂硬生生地被柳隱砍了一刀。

這點傷雖然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左臂已經冇有力氣,他無力再戰,隻能打馬後撤。

柳隱見荼蘼寶逃走,知道機會來了,大刀往下一揮,城上鼓聲大作。

下一秒,孟琰和候天城迅速率軍衝殺出來。

荼蘼寶正準備回陣,突然聽到身後喊殺聲響起,意識到不好,趕緊加快速度往前跑。

匈奴士兵都冇有反應過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漢軍的速度非常快,一眨眼就衝到了匈奴的陣中,把匈奴陣型殺得大亂。

匈奴根本來不及反抗,全都慌了神,丟盔棄甲地逃跑。

荼蘼寶左臂受傷,隻能狼狽逃竄。

柳隱三人率軍一番衝殺,斬殺無數匈奴士兵,見匈奴跑遠後,他們也冇有去追,而是率軍回城。

又大勝一場,不過柳隱並冇有因此得意忘形,因為他知道匈奴不會善罷甘休,大軍肯定會再次兵臨城下。

下一次,就不是兩軍武將對決,而是匈奴大舉攻城。

他繼續傳令,讓全軍警惕戒備,做好大戰的準備。

匈奴遭遇兩次大敗,士氣必然低落。

如此看來,堅守一日必然是冇有問題的。

過了午時,匈奴大軍緩緩壓到城下。

雖然密密麻麻的騎兵一眼望不到儘頭,可匈奴士氣低落,顯得非常狼狽。

荼蘼寶手臂上纏著繃帶,身邊的士兵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

大軍到來後,他根本就冇有休息,而是急不可耐地再次而來。

吃了兩次大虧,他立誓必須攻破保山縣!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我的爺爺是關羽更新,第四百七十六章 兩次大敗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