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變被張燕暗殺的訊息在有心人的散佈下,很快傳遍整個冀州,北疆,乃至整個大漢!

冀州的百姓無不悲聲痛哭,在傅變的治理下,他們才過上幾天好日子,傅青天這樣的好官就這樣死了。

同時他們在聽說是黑山的張燕殺死了傅變,一個個對張燕殺之而後快,在冀州張燕的名聲算是全毀了。

冀州,黑山。

張燕聽到傅變被殺的訊息,並且還傳出是他乾的,他馬上召集黑山所有黃巾軍的渠帥!

張燕嚴肅的盯著這些渠帥問道:“傅變死了,現在整個冀州都在傳是我們做的,但我清楚自己冇有暗殺傅變,你們誰有做這件事情嗎?”

渠帥楊鳳道:“這段時間我都冇有下山,大家都可以作證!”

渠帥李大目道:“這個傅變和我們是仇人,但勉強算一個好官,即便要殺他,我們也隻會在戰場上殺他,怎麼可能會做暗殺這樣無恥的事情!”

其他渠帥也紛紛搖頭,他們這段時間都在找出路,哪裡有時間對付傅變!

楊鳳道:“會不會說冀州的門閥士族乾的,畢竟和我們比起來,他們和傅變的仇恨更大,而且他們在冀州的勢力也更加強。我們想要殺死傅變都非常艱難,但冀州的門閥士族卻有這樣的實力!甚至整個冀州有能力做這樣的事情也隻有他們了!”

張燕一想,也覺得冀州的門閥士族嫌疑更加大,但他也知道他們黃巾軍是不可能在大漢發出聲音的,這個黑鍋隻能看他們來背。

張燕道:“想辦法下山打探有關傅變被刺殺的訊息,我們要想辦法洗清自己的嫌疑,要不然以傅變在冀州的威望,我們以後就不要想發展壯大了,甚至可以寸步難行!”

傅變在冀州可謂萬家生佛,要是百姓都認為黃巾軍殺了傅變,黃巾軍就不用想在冀州混了。

楊鳳卻說道:“我以為這可以算是一件好事情,冇有傅變壓製我們,隻憑冀州的貪官汙吏,我們的力量遲早會壯大,更加重要的事情是,我們不用在去西涼了。”

聽到這話在場的渠帥都有些高興,他們也不想去西涼。

開玩笑!西涼叛軍和朝廷打了上百年都冇有被剿滅,豈是好打的。

說實在話,他們都有點想要投靠在馬邑的徐偉了,從馬邑傳來的訊息看,徐偉為人還算不錯,他們的老朋友都受到重用。

傅變被暗殺的訊息傳到洛陽城。

靈帝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能乾的臣子,居然就這樣死了,而且還是被暗殺,堂堂大漢的州牧,居然被暗殺了,這不是在打他的臉,打朝廷的臉。

翌日,朝會。

靈帝指著崔烈怒吼道:“無法無天了,冀州還是不是我大漢的國土,你們居然敢暗殺朝廷命官,你們是不是也想學黃巾賊一樣造反!”

崔烈馬上搖頭道:“陛下,這不是我們乾的,我已經通知他們交錢了,大家都已經知道傅變要離開冀州了,再去暗殺他,這不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這是張燕他們乾的,他們不想去西涼,加上本身就對傅變有仇,新仇加舊恨,這才做出了暗殺傅變的事情!”

靈帝一想,好像也有道理,崔烈他們冇有理由做出暗殺傅變的事情,他越想越覺得應該是張燕他們乾的,於是惡狠狠道:“王芬到任冀州之後,馬上給朕剿滅了張燕他們!”

而後他又傷感道:“大漢失去一個能乾的忠臣了,真是天不佑朕,下旨追封傅變為壯節侯。”

中平三年,3月春。

傅變被刺殺的訊息傳到這裡並冇有引起太多的波瀾,畢竟春天已經來了,雪水融化了,水利紡織機又可以使用了,馬邑的各個工廠產能都開始不斷提升,十幾萬部眾也開始了新一輪的墾荒,大家都忙著過自己的好日子,根本冇有人在意上千裡之外的一個大漢官員的死活。

隻有徐偉聽到這個訊息,感歎一個殉道者犧牲了。

敢在大漢分田分地,真當門閥士族的刀不利,所以對於傅變的下場徐偉是有預見的。

當然徐偉也隻是感歎一下,之後就投入到忙碌的工作當中去了。

新的一年開始了,他打算再開荒200萬畝土地,爭取讓整個馬邑有300萬畝土地,一年的糧食產量達到600萬石。這樣才足夠滿足30萬部眾的生存需要,並且儲存足夠30萬部眾食用一年的糧食,畢竟亂世將至,冇有一點糧食儲備,他心中也非常惶恐!

去年種子的冬小麥已經有一些綠苗出現了,水車也在抽水,經過高架水渠引入田地當中,讓這些小麥欣欣向榮,茁壯成長,隻要看到這一片片翠綠色的景象,隻要看到這種景象馬邑的部眾就一臉笑容,大家知道今年小麥的收成不低。

而新一年的開荒情況徐偉非常重視,除了工廠的工人之外,其他青壯勞動力都要去開荒種地,包括軍隊當中也是一樣的,整個馬邑的重心都在春耕上麵。

王磊他們就被徐偉拉到野外墾荒,徐偉當年可是當過兵的,他打算把我軍自力更生的傳統帶到這個世界來,於是2萬部隊包下了20萬畝墾荒的任務。

為了激勵大家徐偉更是親自代頭開荒,每天拉著一個曲轅犁,開墾土地飛快,其他將士看到徐偉都這樣努力了,激動不已,一個個都下死力氣,上行下效之下,每個人的開荒進度都非常快。

而經過了一年的積累,現在的馬邑開荒可謂兵強馬壯,不缺耕牛也不缺鐵,光耕牛就有2萬多頭,堅固的百鍊鋼犁更是有3萬多,還有1500多架八牛犁,至於其他的什麼鐵鍬,鋤頭,耙子,不但數量多到人手一把,還有足夠替換的,終於不用像去年一樣,還用木質農具開荒,現在馬邑的部眾開荒可謂全副武裝了,徐偉估計效率最起碼是大漢其他地方農民的十倍以上。

因為馬邑這片地區都是盆地,土地平坦,大家隻要把石頭,樹根等雜物搬走,就可以用八牛犁開荒,百人的生產中隊公用二十頭牛,兩架八牛犁一天就可以開墾出40-50畝土地,這效率和獨門獨戶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在十幾萬軍民的努力下,不到一個月時間徐偉規劃當中的200萬畝土地就開墾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