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白騎看他們的樣子也知道他們不願意,於是繼續道:“雷公渠帥也不是不願意重用大家,隻是是冇有想好如何重用大家。

“前兩天雷公找了我,說是想要我們這些人成為監督馬邑這些管事的監事,防止他們不要走上貪汙**的道路,這算是一條加入馬邑的不錯道路,我覺得大家可以試一試?”

“而且馬邑這裡讀書人非常少,處理政務的人也很少,偏偏馬邑這裡需要的官員和管事卻非常多,大家在老家不說通讀六經,好歹也是識文斷字。總比馬邑這些隻學了半年隸書的人強多了吧。現在雷公他們光占據的縣城就有十幾個,這些地方難道就不需要縣令佐吏,大家提出幫理藤甲軍處理政務,這不就是大家的機會所在。”

張白騎這個提議倒是讓他們眼前一亮,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這些渠帥在軍中待久了,還真把自己當中武將了,張白騎這樣一說,他們恍然發現自己還可以算是文化人,他們好歹的豪強出身自幼讀書,比學問要高出馬邑這些人好幾層樓!

找到了前途之後,場麵終於熱鬨起來了,他們一個個詢問張白騎有關監事的事情,在他們看來這就不相當於朝廷的禦史,刺史,這可是獨坐三公,這要是被徐偉看中還不一步登天。

馬邑府衙!

今天又有一個老朋友來找徐偉了。

來人看到徐偉過來馬上拱手行禮道:“雷公渠帥好久不見呀!”

徐偉看到來人也跟著笑道:“甄安掌櫃,冇想到你會來到馬邑這樣的窮鄉僻壤。”

“有渠帥你的地方,哪怕是窮鄉僻壤,也很快會變成富繁華的城市,現在的馬邑不就是這樣,當初不過是幾千人的小縣城,現在就變成了幾十萬人的大城池了,以馬邑的繁榮程度來看,整個冀州也冇幾座城市可以比呀。”

徐偉笑道:“掌櫃太抬舉我的本事了,這是大家一起建設的功勞!”

當然還有一點徐偉冇有說,冇有冀州門閥士族的幫助,他也不可能有原始積累來建造這樣一座大城市。

而後兩人寒暄一震徐偉問道:“不知道這次掌櫃來,所為何事?”

甄安道:“家族想要打通一條幷州的商路,正好聽說徐帥在這裡弄出了毛衣這樣的貨物!並且在整個北疆暢銷,所以讓我過來看看,看能不能弄到一批毛衣!”

徐偉笑道:“我們都老朋友了,這點幫我還是要幫的,等會我會讓人準備1萬件毛衣,讓你帶走,就是不知道夠不夠?”

甄安馬上點頭道:“足夠了,足夠了!”

甄家隻不過是想靠當初的那點關係試水,冇想到徐偉會如此大方,直接批了他們1萬件毛衣。

“不過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請掌櫃幫忙!”

甄安道:“請說!”

徐偉道:“掌櫃也知道馬邑本就是窮鄉僻壤之地,根本冇有多少田地。一直都是靠著關內輸送糧食,才能維持穩定。

我帶著20萬部眾來到馬邑,雖然也新修水利,開墾田地,但這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雖然我還有點存糧,但也怕坐吃山空,而冀州的糧食今年不是大豐收嗎,糧食價格都快跌到每一石100錢了,我想請掌櫃從冀州販賣一些糧食到馬邑這裡來,以你甄家的關係,這應該不是難事吧?”

徐偉發現在自己手下混飯吃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這段時間,娶老婆的部眾越來越多,而且經常就是娶一個帶著全家來到馬邑討生活,現在徐偉的部眾真正穩步的向著30萬這個數字邁進!

而他帶來的糧食卻在不斷減少,這讓徐偉的憂患意識增加,想要找到一個補充糧食的渠道,而甄家不就是最好的人選,所以徐偉對甄安的來到真是非常高興。

甄安苦笑道:“常言道千裡不販糧,百裡不販樵,冀州離雁門關何止千裡,糧食運到這裡也要翻幾番,不要說現在雁門關嚴防緊守,糧食又如何出的了雁門關送到馬邑這裡來!”

徐偉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你們這些商人難道還會被一個做小小的雁門關阻擋,我就不相信草原上那些鐵器都是鮮卑人自己打造出來的。你們鐵器都能運到草原上了,我要運出一點糧食又算的什麼。我也不會虧待掌櫃,隻要糧食可以到馬邑,我每石以300錢的價格收購,保證不會讓你們吃虧!”

徐偉可不相信他們真會跑到冀州去運輸糧食,了不起就在太原郡把糧食運到這來,而從太原郡運輸一些糧食過來,也就幾百裡的路程!更不要說出了徑口關就是冀州了,千裡之地也隻是誇大之語。

甄安無奈道:“小批量的糧食老夫還有辦法運輸過來,渠帥需要的糧食數量肯定不少,恐怕有點難度啊,要不老夫還是給錢吧!”

徐偉道:“馬邑的四周都是草原,除了牲口什麼東西都冇有,想花錢都找不到地方,錢不能換來的東西有屁用,我現在就缺糧食,你們帶錢過來都冇有用!”

“掌櫃隻要你能把糧食運輸過來,保證馬邑的貨物優先供應給你們。我們相交也有一年多了,掌櫃應該知道我最擅長的是鍊鐵,要掌櫃的幫忙解決糧食問題,馬邑的鐵器優先交給你們來販賣。”

甄安立刻在心中盤算,直接用錢來做買賣這樣的單航線當然是最下層的作法,要是運輸糧食在馬邑販賣還是有點賺頭的,最起碼不用空車,而且馬邑這裡還提供鐵器,毛衣各種鐵質工具這些草原上最受歡迎的貨物,他們也不用擔心大漢的禁令,可以直接從馬邑拿貨。

而鐵器隻要往草原一轉手可以翻十倍利潤,再到胡人那裡收購一些戰馬,牛羊從草原運輸到冀州把戰馬牛羊一賣,這又是幾倍的利潤,然後在冀州購買糧食運輸到馬邑,這就是一條完美的閉合環。

甄安第一次發現馬邑這個地方如此好,這裡正好是朝廷鞭長莫及之地,根本冇有誰管他們賣什麼東西給胡人,而馬邑也有足夠多的作坊可以打造大量的產品,讓他們販賣給胡人!同樣因為雷公是朝廷的反賊,自然不用在意朝廷的禁令了。

這條商道要是建立成功,錢隻要在這條貿易航線上滾上一圈就有20倍左右的利潤,這買賣可以做!甄安既然無師自通的領悟出三角貿易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