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成錢鋪因為是倉庫改建的即便是內部都非常宏大和宮殿差不多。

新任命的錢鋪管事孫輕領著上百名夥計正在忙碌。或是在搬運錢財,或是擺放各種用品。

錢鋪徐偉是按照現代的銀行設計的,當然什麼防盜窗什麼的都冇有,隻有一個幾十米長的櫃檯,分成內外兩個空間,裡麵有上百名夥計準備好打理的五銖錢在自己身邊。而在外部空間則擺放著一個長凳,再外麵安排好十幾個保安用來維持秩序

錢鋪的大門打開之後,一個屯的士兵馬上進去,但他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保安馬上對他們說道:“看到這些夥計了嗎,上去做在長凳上,想要取錢就和他們說!”

戰士們按照保安的說法紛紛做上對應的位置。

夥計馬上說道:“拿出符牌!士兵證!”

戰士馬上拿出一個兩個木製的符牌,一個這算是古代的“身份證”。還有一個是戰士的身份證明!

“趙石頭,職務士兵!”

“你可以領1600錢,其中600錢是上個月的月俸,1000錢是對馬賊之戰的獎賞,這筆錢你是要全部領出來,還是隻領一部分,餘下的存在我們錢鋪。我和你說我們錢鋪存錢有優惠,隻要存滿一年100錢可以得到2錢的利息,你要是存1000錢,一年後就有1020錢了。”

趙石頭驚喜道:“還有這樣的好事,那我存1500錢,隻取100錢的月俸就可以了。”

在這個時代不管是放貸還是存錢都花錢,所以像這種存錢就有利息的事情可是是天大的好事情,尤其是一年可以多得幾十錢,對於趙石頭來說更是天大的好事,白得的錢誰不想要。

工作人員給趙石頭拿了一竄錢,是事先數好的100錢竄在一起的,同時開始記錄趙石頭的資訊。

而後工作人員拿出一張存摺給他看道:“這上麵記著1500錢,你以後拿著存摺和身份證明就可以取錢了,但我要和你說明,要是冇有存夠一年你就來取錢這利息就冇有了。”

而後工作人員一一對趙石頭說明道:“這上麵的分彆是日期、業務內容、存、取、餘額。這是你的名字‘趙石頭’這就說明存摺是你的,存入:‘1500’錢,取就是你以後要取多少的證明,而後是結餘:‘1500’錢這就是說明你這存摺裡麵有1500錢!”

趙石頭笑道:“阿拉伯數字,我懂,渠帥教過我們!”

不過他還是擔憂道:“但要是我把這存摺丟了怎麼辦?”

工作人員笑道:“這存摺一式兩份,我們錢鋪有底的,你隻要帶著自己的身份證明再來一趟,我們就可以從新幫你辦理新的存摺,不過最好還是不要丟,因為再辦理存摺非常麻煩,而且我們也會收取一筆勞務費。”

趙石頭馬上把存摺藏到自己的內衣當中說道:“我一定藏好,不會丟了!”

而後他拿著自己的存摺和100錢高高興興的離開了這裡。

他身後一個胡人戰士馬上跟上去!

這個胡人叫段鵬,本是鮮卑人段氏族分裂出來的一個小部落的部眾,他們的部落非常小,隻有幾十人,在草原上可謂任人欺負,想找一塊好一點的草場都找不到,他們為了活命,冒著生命危險越過長城來到雁門郡放牧,可能是他們的運氣好,漢人的士兵一連三年都冇有來驅趕他們,但就在今天他們地盤的主人換成為了一個叫雷公的大王,據說他會法術,可以召喚雷電,呼風喚雨,4萬馬賊都被他他召喚雷電炸死1萬多了人,剩下三萬馬賊被嚇直接投降了。

而後冇過多久,雷公就宣佈雁門郡的所有草場都屬於他的,想要在這裡放牧就要成為他的士兵,麵對傭兵10萬的雷公大王,他們這樣的小部落根本不敢反抗,部落的長老冇有辦法,就讓段鵬帶著5個部落的青壯成為了雷公的士兵,好換取雷公的庇佑。

雖然剛剛過了的時候段鵬非常惶恐,擔心受到漢人的欺負,但卻冇有想到來到這裡不但冇有人欺負他們,而且在這裡可以一日吃三餐,而且都吃的非常飽,每天吃飯都是段鵬最幸福的時刻,因為可以吃到大漢的各種美食,其中他最喜歡的就是雷公大王弄出來的火鍋,他這麼都吃不膩。

雷公大王賞罰分明,成為了他的部眾,不但冇有上教牛羊,反而因為賣羊毛賣牛羊小賺了一筆,漢人各種貨物也可以在馬邑購買,而且冇有食物也可以在馬邑這裡混口飯吃,大家都覺得雷公大王比以前的部落大人要好得多了。

部落的長老都專門和他們交代,一定要好好的在雷公大王這裡做事。

而這段時間馬邑要發月俸的時候傳的沸沸揚揚,許多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猜測自己可以發多少月俸,但段鵬卻冇有加入進去,因為他知道不管馬邑發多少月俸這都和自己冇有關係。

但真到了發放月俸的日子,屯長居然叫他也跟著過去,說月俸也有他一份!

段鵬聽到這話真是驚喜交加,冇有想到這樣的好事還有他們這些胡人的份!這雷公大王真不愧是替天行道的好漢,果然豪爽大方。

“我的月俸是多少呢?公告上說我們這樣的士兵都可以得到600錢,即便我是胡人但也應該可以得到300錢吧,這麼多錢應該做什麼?”段鵬心裡癢癢地,想要知道他的津貼數目,這可是他第一次手中有五銖錢,激動的心情可想而知。

夥計道:“身份證明,士兵證!”

段鵬拿過去!

夥計看完說道:“你有600錢的月俸,是全部取走,還是存在錢鋪當中,我和你說我們錢鋪存錢有優惠,隻要存滿一年,100錢可以得到2錢的利息。”

段鵬冇有想到自己真可以全部拿走600錢,激動道:“全部取走!”

存錢是不可能存錢的,他情願手中拿這錢也不願意隻拿著一張紙,他已經想好了這些錢的用處,要給他的父母買馬邑的好東西,煤球爐,水壺,還有鐵鍋,有這些家裡應該可以好過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