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繼續道:“你們幾個管事月俸份也定在最高檔,每個月可以得到1萬錢,大家都可以先發一個月的月俸,這樣就不至於大家般新家,手中卻一點錢都冇有。

可以多得錢,王老漢他們也是喜笑顏開。

但徐偉也提前讓他們注意道:“現在大家都可以領月俸,整個馬邑一個月多了上億錢的流水,一個不小心容易引起擠兌,其他物品還好辦,大不了拖延一段時間,但要是大家都一窩蜂兌換糧食,我們馬邑就會出現生存危機,所以糧店會在每個小區都開一個,但糧食每個人一個月隻能購買一石,而且這些糧食要自己吃的,不能轉賣,各個區長你們要注意部眾利用這個空子從中牟利,抓到一個處理一個!”

各個區長自然向徐偉保證一定會盯著大家,不讓大家鑽馬邑的空子。

徐偉道繼續道:“王磊你們也要注意不要讓商隊把糧食運出了馬邑,發現一起馬上把他們的糧食扣押下來,我們把糧食定低價是為了讓大家生活更加便利,不是為了給奸商牟利的!”

王磊點頭道:“我會讓大家注意的!”

王老漢擔憂道:“我們為什麼不按照外麵的價格賣糧食,這有一倍多的差價,隻怕很多人都會心動,馬邑有幾十萬人在,我們即便防禦的再嚴密也會出現漏洞的!”

徐偉嚴肅道:“工廠的生產需要各自物資的穩定,穩定低廉的物價纔可以加快一個地區的發展。尤其是工廠的發展少不了工人的努力,但要是糧食價格像去年冀州一樣最高飆升到1000錢,努力工作連自己都養不活,這誰會願意當工人!所以馬邑的物價一定要要穩定要低廉,低廉道一個工人足夠養活一家五口人,這樣大家就不會再去羨慕那些有田地的部眾,我們要想辦法把人吸引成為工人!馬邑的作坊纔是我們的支柱。”

而對於暴漲暴跌的物價,這點徐偉是感同身受,他在現代就是一個小商販,不管做什麼,隻要賺點錢,就會出現各自問題,不是店鋪要漲,就是進貨的價格要漲,反正就是要把你賺的錢全部在吸出來,讓你維持在一個餓不死,賺不到多少錢的轉態。

徐偉好歹是接班人也上過政治課,自然不會和香蕉人一樣連仇恨的對象都會弄錯,他當年就恨死了那些食利階層,他們纔是什麼事情都不用做,輕輕鬆鬆把自己的血汗錢吸走了,地產商他們這套不和當年的地主有什麼區彆。

在現代的時候徐偉雖然冇有經曆新天朝剛剛建立的時候,他卻非常渴望那個時代穩定的物價了(不好的事情他選擇性遺忘了),現在他既然掌管了馬邑這一地當然要實現自己以前的想法了。

而且徐偉對這個世界的物價真是心驚肉跳,他剛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一石糧食要500錢,而等戰爭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更是暴漲到1000錢的程度,要不是他帶著牛老漢弄出百鍊寶劍,他們恐怕要吃草才能度過這場糧食危機了。

而今年冀州糧食大豐收(少了十幾萬食利階級)又冇有門閥士族控製糧食的價格,冀州的糧食價格又跌回100錢左右,這差不多是東漢盛世時期的價格了,許多冀州的老人就是看到這個糧價纔回憶起以前大漢的盛世,冀州糧食價格低,連帶著幷州幽州的糧食價格都受到影響,雖然冇有跌到100錢,但卻也從最高峰的300-400錢,跌到了200多錢!物價好像做過山車一樣,徐偉當然要想辦法穩定物價了。

徐偉想了想道:“以後我們實施糧票製度,作坊的工人有一餐在作坊吃,每個月有1石糧食足夠養活自己了,我們每個月就個工人每個人發一石糧票,而種田的部眾也就這半年時間需要購買糧食,每個月有2石也足夠,我們每個月發兩石糧票,以後來到糧店購買糧食的人除了錢之外,還要有糧票,這樣就可以控製住糧食的消耗了,客棧酒樓可以多批一些糧票。”

正好徐偉這裡有造紙廠,而弄糧票甚至連印刷廠都不需要,隻有刻製一個帶有糧票的印章,而後不斷蓋在白紙上就可以了,而且這個時代白紙都冇有普及,也不用擔心有人來造假。

徐偉唯一慶幸的事,不用弄什麼布票,鹽票等等雜七雜八的票證,要不然以小小的馬邑還真難以弄出這麼複雜的體係!

商議好月俸的額度之後,每個區弄一個小賣部,當然徐偉弄的和超市差不多大,裡麵東西非常多,而後就是把各自物資運輸到這些小賣部當中。方便弄到錢的部眾購買商品。

當然要發放月俸,徐偉也在馬邑城主府四周弄了一個大倉庫改造成為錢鋪,找了一個叫孫輕的手下,他們家以前就是開典行業兼職放高利貸,隻不過勢力不大被人弄的破產了,他本人甚至成為了流民,在徐偉攻打鄴城的時候投靠過來的。

徐偉瞭解到他這個經曆之後,安排在藤甲軍功曹從事,專門掌管錢糧,他也做的妥妥噹噹的,於是徐偉把他安排成為了錢鋪的管事。

同時徐偉弄了上百夥計,都是認識簡單文字的人,要不是黃巾軍帶來這批高素質人才,加上徐偉本人也在不斷教20萬部眾讀書認字,還真難找到這麼多夥計。

錢鋪以後就是發放月俸的地方就是這裡,同時也是部眾存錢的地方,徐偉覺得儘量不要讓工廠的管事,馬邑的高層接觸的真金白銀,這也算是一種防止**的方法了。

同時各個工廠的管事,小區的區長開始把要發月俸的好訊息告訴大家,整個馬邑城歡聲一片,大家早就期待無比了,現在月俸的事情終於定下來了。

當然為了不影響工作,整個馬邑24個區,一個一個區來,這樣可以減少人流量,而且也可以控製貨幣的流入,畢竟這樣可以多24天的延緩時間。

而最先開始的就是2萬軍隊的士兵,他們是第一批領取月俸的人。為了保證取錢的效率,士兵們都是一個屯一個屯的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