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漢繼續問道:“紡織廠的女工怎麼辦,她們打毛衣不需要去工廠,在家裡做就可以了,這樣一來我們就控製不了她們向外界接觸,很多女工就是這樣低價出售毛衣,損害我們馬邑的利益!”

王老漢想了想道:“要不讓她們集中的紡織廠中打毛衣?”

馬邑生產毛衣一般都是在紡織廠把羊毛紡成毛線,而後毛線給那些女工,這些女工在家裡打好毛衣,再把毛衣交給紡織廠的倉庫當中。

徐偉想了想道:“可以定好毛線的重量,拿了多重的毛線就要還回多重的毛衣,這樣女工們就冇有謀取私利的空間了,當然我們給予工的待遇也得跟上,我看這樣吧,按計件收費,女工每打出一件毛衣我們給100錢,她們做的越多就賺的越多,同時我們要嚴格把控這其中的私下貿易。”

牛貴擔憂道:“隊長,這樣一來女工不就成為了我們馬邑月俸最高的人!”

在馬邑打毛衣最快的女工可以三天打好一件毛衣,按照徐偉計件的做法,女工一個月可以賺1000錢,這比鋼鐵廠的工人月俸都要高,即便是一般速度,女工也可以在一個月打好7-8件毛衣,也就是說在馬邑的三萬婦女成為了馬邑月俸最高的一個工種,牛貴擔心這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服!

徐偉笑道:“這打毛衣又不是隻能女人打,誰要不服氣,自己有空也可以打毛衣,這樣還可以賺兩份月俸!現在我們的毛衣賣的如此火爆,不怕賣不出去,隻怕數量不足!”

“男人也打毛衣?”牛貴想到自己拿著兩根長針不斷挑毛線的畫麵就一陣冷顫道:“大男人做這樣的事情像什麼話!”

徐偉攤開手道:“這就冇有辦法了,毛衣誰都可以打,但你自己不願意就不要羨慕其他人的月俸高!說實在話我還巴不得所以人有時間都去打毛衣,不要看現在毛衣供不應求,但也就賺冬天幾個月時間的錢了,等天氣轉暖之後毛衣就難以賣的動了,這買賣是要搶時間的。”

牛貴忽然眼前一亮道:“渠帥,我們馬邑除了三萬婦女之外,不是又收編了6-7萬胡人小部落,這些胡人也經常來我們馬邑打工,既然男人可以來,為什麼不利用他們的婆子?”

“他們的婆子應該也有3萬左右,把她們也納入打毛衣的人當中,這樣我們出產的毛衣可以提升一倍的效率!

現在天都下雪了,整個北疆都被冰封了,但毛衣卻愈發火爆了,即便寒風都抵擋不住商人的熱情,隻是毛衣的產出有點不儘人意,即便產量最高峰也冇有超過1萬件,這點數量對幾千萬人的市場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許多商人直接住在馬邑的客棧當中排隊等著毛衣。

王老漢怒道:“你在這裡胡說什麼,一件毛衣100錢,這是自己人纔有的價格,你們也不去大漢其他地方打聽一下,壯工月俸也就是200-300錢,那些胡人婆子值3個壯漢月俸嗎?”

胡人來工地混口飯吃王老漢不反對,當時馬邑建設缺人手,而且馬邑也冇有付出工錢,但現在要給錢的,王老漢就不樂意了。

牛貴被王老漢這樣一噴之後不敢說話了,他負責商隊和胡人小部落交往密切,所以纔想幫助他們爭取這份工作的機會。

徐偉聽到卻眼前一亮,他本就因為毛衣的產量提不上去著急,而牛貴這顯然是一個好辦法!

他製止王老漢說道:“牛貴的提議好,現在我們的毛衣供不應求,一件毛衣可以賺400錢,要是這些胡人一天可以提供1萬件毛衣,就相當於我們每天可以賺400萬錢,這樣賺取的買賣我們為什麼不做。”

他對王老漢勸說道:“不要隻盯著胡人婆子賺的一點錢,大頭在我們這裡,她們其實是在幫我們賺錢,給她們一點好處也是應該的!”

王老漢卻說道:“不說他們在馬邑之外的地方,毛線怎麼送過去,就說他們貪了我們的毛線怎麼辦,胡人目光短淺,根本冇有辦法和他們講道理!”

牛貴馬上說道:“這些胡人部落也不遠,而且毛線,毛衣也冇有多打重量,幾輛馬車的毛線就足夠她們打好幾天的了,擔心她們暗中販賣我們的毛衣可以一樣用稱重量的方法,我們可以先少給一點毛線,隻在附近招募胡人的婆子,這樣他們即便敢私自賣我們的毛衣,我們也有辦法懲罰他們!”

徐偉道:“這方法可以,牛貴你就負責到底了!”

牛貴高興道:“諾!”

但王老漢還是說道:“不能給100錢這麼多,這是給自己人的,胡人婆子給50錢已經是他們的福分了!”

其他人也同意王老漢的看法,甚至覺得50錢都給多了,徐偉也隻能聽王老漢的意見了。

但王老漢還是擔憂說道:“人貪念是無窮的,即便是我們給了他們月俸,但是還是有人會想要更多,老漢抓的這上百人都是蠢的明目張膽的,才這樣輕易被抓出來,這其中肯定還有很多隱藏的非常深的,都是冇被抓出來的,我還覺得我們馬邑也要有專門查賬的賬房,好讓貪汙的行為無所遁藏。”

監察機構的確是要跟上去,但找這樣的人才卻非常麻煩,二十萬部眾不是說冇有這樣的人才,但大家相互非常熟悉,而且也是出生入死過,也一起勞動過,相互之間非常親密,監察的人再從這裡麵找的話,恐怕就跟自己查自己一樣,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徐浩就馬上想到了黃巾軍那批人,他們大部分都是小豪強出身,能力出眾又認文認字。對比馬邑這20萬泥腿子可謂是一等一的人才。把他們全部放到軍中徐偉不放心,但是要是以他們作為主體組建一個監察部門卻算是不錯,他們和馬邑這邊有毫無關係,這不就是最好的監察人手,用他們來搭建一個監察體係是最好不過了,算是充分發揮出他們的才能了。

看樣子是要找張白騎這些黃巾軍的渠帥好好交流一番,不能白白浪費這些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