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帝看到奏章之後,馬上召集三公九卿問道:“現在朝廷冇有錢,仗也打不下去了,傅變說要招撫冀州的黃巾賊,眾位愛卿覺傅變的奏章如何?”

太尉崔烈立刻站起來道:“不能招撫,張燕這些黃巾賊屠戮士族官員,為禍蒼生,現在已經到了窮途末路,自然逃把這些賊寇絞殺乾淨!”

崔烈的老家就是冀州的清河郡,雖然不是主戰場,在張牛角圍剿門閥士族的時候逃的早,但家產全部冇有了,甚至連田地都被傅變押著冇有還回來,而且親人也死了許多,可以說朝廷當中冇有一個官員比他和黃巾軍的仇更加大了,於公於私他都不同意招撫黃巾賊!

其他大臣也激烈反對,倒不是他們對黃巾軍有什麼深仇大恨,而是他們感同身受,現在的崔烈太慘了。

張牛角他們當初做的太誇張了,整個冀州的幾百家門閥士族直接受到重創,要知道冀州可是大漢三大門閥彙集第之一。

現在全部完蛋了,冀州的門閥士族冇有上百年是根本不可能恢複元氣的,這對其他地方的門閥士族來說實在是太恐怖了,改朝換代也冇有這樣的。

他們的階級屬性就讓他們不可能接受,張燕等黃巾賊繼續活在這個世間,招撫想都不要想,張燕這些頭目一個個都要誅九族,千刀萬剮!

就要讓其他地方的賊寇知道張燕他們的下場,知道門閥士族神聖不可侵犯!

崔烈大聲叫道:“傅變私通黃巾賊,要抓回來受審,朝廷再派大將去剿滅冀州的黃巾賊!”

“太尉大人說的好!”

“就應該這樣辦!”

其他官員一個個都讚同崔烈的提議!

靈帝大聲叫道:“閉嘴!”

群臣都被嚇到了,一個個不說話看著靈帝!

靈帝冷著眼看著文武百官道:“一個個就知道,殺,殺,殺!”

“錢呢?”

“現在才12月份,國庫就空的快要跑耗子了,你們這是打算讓朕吃土!還是打算讓前線將士吃土來剿滅賊寇!想要繼續打也行,你們自己想辦法弄錢出來!”

司徒許相道:“即便朝廷冇有錢,但也不能放過黃巾賊,要是今天招撫了張燕這些賊寇,天下其他的賊寇會不會有樣學樣,這樣天下還能安穩下來!”

“國庫冇有錢,朝廷加稅就是了,剿滅這些賊寇也是為了百姓的安穩,百姓是會理解朝廷的!”

尚書令盧植出列奏道:“萬萬不可,這幾年朝廷為了剿滅各地叛亂已經多次加稅了,要再加稅,隻怕天下各地的黃巾賊會死灰複燃,要知道當初在冀州剛剛加稅,張牛角就起事了,大家就不擔心中原再次出現一個張牛角!”

盧植這話還真讓文武百官擔心了,要是張角這樣守規矩的叛賊,大家還真不擔心,打的再激烈也到不了他們頭上,但像張牛角這樣的叛賊就太可怕了,對這些官員來說這和誅九族差不多了。

大將軍何進出列奏道:“陛下,還是先招撫,等張燕這些賊寇放棄了兵權,要殺要剮還不是幾個小吏就可以辦到的事情,這樣也不用費太多兵力。”

何進的話讓靈帝有點意動,張燕屠殺冀州的門閥士族他不在意,畢竟對於門閥士族靈帝也冇有多少好感!但張燕這根插在中原的毒刺,卻也到了不等不拔出的時候了,要是可以用招撫的方法讓整個冀州安定下來,靈帝是願意的,至於後麵朝廷官員對張燕的報複,靈帝也不在意!

但盧植阻止道:“大將軍此言差矣!陛下要是招撫了張燕,就要保證他的安全,要不然朝廷和陛下豈不是失信於天下,這樣的計謀有損朝廷和陛下的威嚴!”

靈帝馬上反應過來了,這不是拿自己本就不多的威嚴幫助冀州的門閥士族出氣,他和門閥士族很熟嗎?

他巴不得天下的門閥士族都受到黃巾軍的屠殺,便宜誰也不能便宜這些門閥士族,他可記得當初張牛角起事的時候,文武百官明裡暗裡說朕撈錢這才讓張牛角這些賊寇再次反叛。

便宜門閥士族,這樣的事情不能乾!

於是他說道:“要是招撫張燕,以後張燕就是朝廷的官員了,以後大家都不能再說什麼報複的事情了!”

崔烈怒道:“要是朝廷真招撫了張燕這樣的反賊,這官老夫不做了!”

靈帝知道崔烈家族損失慘重,難得好脾氣道:“太尉,朝廷已經冇有錢了,還有一個西涼賊要打,朝廷根本奈何不了張燕,不招撫又該如何!”

崔烈道:“冀州纔是朝廷的心腹,而西涼不過是邊陲之地,即便捨棄了又有什麼關係,大漢這些年難得從西涼得到了一錢的稅賦,捨棄西涼對朝廷來說就是捨棄了一個巨大的包袱,10萬西涼精銳進入中原,什麼黃巾賊不可以擊敗!”

崔烈這番要放棄西涼言論震驚了文武百官,大家都冇有想到崔烈為了報仇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可是放棄祖宗之地!

陶謙聽了崔烈的言論,怒不可遏,立即厲聲狂呼:“司徒可斬!斬了司徒,天下乃安!”

此語一處,四座皆驚。

崔烈勃然大怒道:“你不過是一個敗兵之將,要不是天子大度,你現在就在昭獄當中,現在膽敢在朝堂上胡言亂語!”

陶謙是車騎將軍張溫的弟子,跟著張溫去了西涼平叛,隻是他跟著自己的老師打了一個敗仗而歸,靠著老師的關係纔沒有受到太大的處罰,還成為了朝廷的侍郎。

文武百官為了顧全司徒崔烈的麵子,不得不上書天子,彈劾陶謙出語無狀。

陶謙從容答道:“涼州為我大漢之要衝,國家之屏障藩衛,祖宗曆儘千辛萬苦開辟出來的基業,豈能能隨隨便便說放棄不要?陛下在百年之後又如何麵對大漢的曆代先帝!”

“崔烈身為三公,當朝宰輔,不儘心儘力想辦法去消滅叛逆,卻張嘴就說要放棄我大漢萬裡疆土,這種人不殺,該殺何人?如果叛逆占據了西涼,勢力膨脹,軍力提高之後再入寇三輔,長安震動,難道朝廷連長安都要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