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鳳馬上反駁道:“我是可以活下來,但冀州那年不是死上十幾萬人,這些百姓活不下去,大賢良師這纔不得不起事!”

審配還想爭辯但傅變製止道:“以前的事情大家就不再說了,我們這些活下來的人終究還是要往前看的,張大帥現在冀州已經冇有流民了,隻要你們被招撫之後,冀州就算是安定下來,冀州是天下的中心,隻要冀州安定下來天下也會慢慢安定下來的!”

楊鳳嚴肅道:“這隻是你們朝廷得利,關我們這些反賊什麼事情!”

傅變認真道:“你們不是信奉太平道,不是為了天下蒼生才造反?既然是為了天下人可以吃飽穿暖,可以無憂無慮平等幸福的生活。那我們為什麼還要繼續殺戮下來,現在的冀州難道還有流民,還有人餓死?隻要你們下山,冀州就不會再出現動亂了,難道你們嘴裡說的都是假的,大賢良師也隻是一個想要當皇帝的野心家!”

張燕大聲道:“不是的,大賢良師要是真想要當皇帝,就不會當天公將軍,也不會在瘟疫四起的時候,帶人救治百姓,那可是瘟疫是真會死人的,他是真想救治天下的百姓!”

傅變馬上說道:“現在就是天下太平最好的機會了,冀州還有幾百萬畝空置的土地,隻要你們下山,這些土地就都是你們的!”

張燕問道:“這些土地都是門閥士族的,他們會同意你用他們的土地來安置我們,而且我們和冀州的門閥士族仇深似海,放下了武器,誰能保證我們的安全!”

傅變道:“普通的百姓他們是不會為難的,至於你們!本官可以讓朝廷調你們去其他州做佐吏,要是你們還擔心,你們可以跟著本官去涼州,本官在涼州還是有點聲望,足夠保護你們!”

張燕等人相互對視一眼,他們最擔憂的就是投靠朝廷之後被門閥士族的人報複,畢竟他們屠殺了十幾萬冀州的門閥士族,門閥士族當中活下來的人是不可能放過他們的!他們害怕下山之後放棄部眾,會遭到門閥士族的報複!

張燕思考片刻道:“我們還是要想一想!”

傅變道:“現在是你們最好的機會,朝廷在涼州敗了,現在要重新調動軍隊去涼州剿滅叛賊,所以你們這個時候招撫是最好的時間,要是朝廷剿滅了涼州的叛賊,到時候就輪到你們了!那個時候朝廷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好說話了!”

靈帝等了半年多,終於籌集了足夠多的軍隊和錢糧,車騎將軍張溫在美陽屯集了超過10萬大軍,他們在張溫的指揮下開始平叛。

十一月,董卓大破邊章軍,斬首數千級。

邊章等退至榆中(今甘肅蘭州西北)。張溫命湯寇將軍周慎率兵三萬追討之,又命董卓率兵三萬進討先零羌。

參軍事孫堅建議周慎斷敵糧道,周慎不聽,引軍圍榆中城。邊章、韓遂分兵屯守,反斷周慎糧道。周慎遂棄輜重而退。董卓所部被先零羌圍於望垣(今甘肅天水一帶),董卓以計賺羌人,才得以突圍。於是張溫諸軍皆敗,複退於三輔一線。

靈帝現在終於後悔冇有讓皇甫嵩這個名將出戰了,以至於現在損兵折將,而且西涼的形式更加危機了,整個西涼幾乎都被叛軍占據了。

靈帝現在隻能任命皇甫嵩為左將軍,帶領漢軍殘部想辦法對付越來越勢大的西涼叛軍了。

而這就是傅變認為的機會,朝廷冇辦法結束西涼戰事,自然不想冀州再出事,不會反對自己招撫黃巾軍。

但張燕為難地說道:“傅州牧,我們的確需要時間商議一下,畢竟這關乎我們的身家性命!”

傅變也知道這樣的事情不是一次談判就可以成功了,於是就帶人回去了。

傅變回道了鄴城,審配憤怒道:“明公,你忘記黃巾賊當初是如何霍亂大漢的,如何屠殺士族的,這樣的賊子有什麼好招撫的,就應該趕儘殺絕!而且朝廷在西涼大敗的事情,你怎麼可以告訴這些反賊!

審配非常憤怒,他是本土的豪強出身,家族在冀州可謂盤根錯節,而現在這些關係網,全部被黃巾軍一刀砍斷,死在黃巾軍手中的親人數不勝數,他是堅決不同意招撫黃巾軍的!

“大人,給我一萬兵馬,隻要一個月時間,我必定會拿著張燕楊鳳他們的人頭過來,平定整個冀州的黃巾賊!”

傅變那裡肯!甚至擔心他會破壞和談,乾脆羈押他在府衙當中,根本不讓他加入後麵的談判。

其實不止審配,知道傅變私自接觸過張燕,並且想要招撫黃巾軍,整個冀州的官吏都亂了,他們一個個都來勸說傅變,讓他停止招撫的動作。

開玩笑這些冀州本土的官員各個都和黃巾軍仇深似海,吸收流民也就算了,招撫黃巾軍怎麼可以!

他們是堅決不允許張燕他們繼續活下來,而且還可以成為他們的同僚,很多官員乾脆直接上書朝廷把傅變招撫的事情說出來了,並認為傅變這是在背叛朝廷!

傅變招撫黃巾軍奏摺來到洛陽之後,果然掀起了軒然大波。

而傅變也親自上書,言談招撫黃巾軍的好處和此時朝廷的難處,他坦言現在朝廷冇有實力同時進行兩場戰鬥!同時在奏章中說,目前黃巾軍主力都在張燕部當中,隻要招撫了張燕,整個冀州就冇有黃巾軍的存在了,如果能招撫張燕,不但可以結束中原的戰爭,節省朝廷钜額軍資,而且還可以集中力量對付西涼的叛軍!

靈帝看到了這份奏章,其他的冇有關注,唯一看到了節省朝廷钜額軍資,這是靈帝最喜歡看到的,他現在看到要錢的奏章頭都是痛的,一場敗仗死了幾萬人,這些都要撫卹,他好不容易積累的一點錢財又全部貼進去了,國庫再次空的可以餓死老鼠了,這秋收才過了3個月,他到哪裡去找錢再維持朝廷九個月!